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姑息恐怖主义 必定后患无穷

美国前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曾说:“没有事情比防范恐怖主义更为迫切。”

2002年,香港通过《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该条例把“恐怖分子”描述为“作出或企图作出恐怖主义行为或参与或协助作出恐怖主义行为的人”。至于什么会构成“恐怖主义行为”,是指一些行动牵涉到针对人的严重暴力,对财产的严重损害,危害作出该行动的人以外的人的生命。此外,该行动或恐吓的意图是强迫特区政府,或是威吓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的,及是为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主张而进行的。

因此,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把上周末的暴力事件定性为“黑色恐怖”合情合理。暴徒不但以近100枚汽油弹、砖块和腐蚀性液体向警察施袭,还在不同地点纵火,更肆意破坏东涌港铁站,威吓站内的工作人员。暴徒想利用激烈的武力手段迫使政府屈服于他们的诉求,他们的行为充斥着恐怖主义的特色。

暴徒分裂国家的野心在6月12日开始表露无遗,当日激进分子疯狂冲击守护立法会大楼的警察;7月1日攻入立法会大楼后在内肆意破坏,挥舞象征“港独”的龙狮旗,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撕毁基本法,其政治目的昭然若揭。

警方于7月19日在荃湾捣破一个爆炸品仓库,检获两公斤TATP烈性炸药、汽油弹、刀具、投射器等武器,以及“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之T恤。这是香港历来最大宗的炸弹袭击阴谋;8月1日警方在天水围破获一个制造烟雾弹工场,但有关行动仍未能使警员免受汽油弹所伤。

恐怖分子更向公众伸出魔爪。例如在8月5日号召全港大罢工时,他们把金属物件放置在港铁路轨上,这极容易酿成列车出轨事故,造成人命伤亡。8月13日他们又在机场殴打两名内地游客,其中一人更一度昏迷。

示威者的其中一个要求是政府停止检控被捕人士,不再追究他们在示威时的违法行为。他们要的是不仅对暴徒和触犯刑事毁坏罪的嫌疑人不予追究,甚至对那些涉嫌谋杀、伤害他人的罪犯、纵火犯、还有制作爆炸品的罪犯,都不予追究。

然而,那些激进分子应该心知肚明,就算政府想这样做,也绝对不可能答应这样的要求。他们必定会以政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为由继续对社会大肆破坏。其实,激进分子对构建对话平台毫无兴趣,他们一心想激怒北京,迫使中央出手,伺机抹黑中央、破坏“一国两制”。

有人建议通过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安抚示威者,认为将有助缓和局势,从而向解决困局的方向迈出一步。这简直是罔顾前车之鉴。政府因应激进示威者的要求而宣布暂缓修例,激进派就立即提出新的要求,抬高价码。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对抗中央政府,就算是葬送香港也在所不计。

对采取恐怖行动的暴徒一定要寸步不让。这是历史的教训。凡是向恐怖分子低头的,哪怕就算是一次,都会后患无穷。向恐怖分子服软,最多也只不过是暂时缓和局面,赢得一点时间而已,所付出的却是代价不菲,得不偿失。

面对恐怖主义威胁,警队应该加强警力,对英勇的警察予以重奖。律政司也应该对公共秩序的案件加强检控,保证这些案件得到迅速处理,并对恐怖分子控以最重的罪名。那些与恐怖袭击有关的罪行以及企图杀害警察的激进分子一旦定罪,法官必须判处包括终身监禁在内的最高刑罚。

虽说恐怖主义必败无疑,但是要全面消灭它并非易事。为此,不但政府和警方需要共同努力,检控人员和法官也要予以配合,维护香港现有的繁荣安定。社会各界必须明确反对政治暴力,反对任何恐怖行径。否则,香港的未来将不堪设想。

注: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

来源:大公网  作者:江乐士 前刑事检控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