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他曾是香港反恐特勤队的一员 今称很后悔离开警队

原标题:香港故事:“作为前特警连说真话都不敢,我会看不起自己”

今年43岁的阿森(化名)曾是香港反恐特勤队的一员,20多年前加入警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反恐行动。4年前,阿森离开退出警队,未曾想到,这支他敬重热爱的队伍有一天会遭到大面积的抹黑和伤害。

“我很后悔离开警队。我在电视前哭到收不住声,因为我在电视上看到受伤睡在地上的,都是我认识的同事。但我只能在电视前看着,而不是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他希望站在前线的是他自己。

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6月以来,香港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势力借和平游行集会之名,进行各种激进抗争活动,警察更是首当其冲,成为激进示威者围攻的目标。面对社会大众的不解和误会,阿森坐不住了,“作为前特警,我连说一些真话都不敢,我会看不起我自己。”

有人问他:“为什么香港警察那么残忍,对市民用催泪弹?”

“一条马路是让车走的,不是让人在那里聚集的,我们只是想让你们驱散,警察有什么问题呢?警察用了超过一个小时不停地去警告你们,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做回警察应该做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会觉得这件事很奇怪,我不明白。”

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让阿森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不明白为何示威者说着“反送中”的口号,却去攻击警署和警察宿舍,去香港各区制造骚乱和破坏;他不明白警察眼见有人犯法,前去执法,为何会被骂“黑警”;他不明白大家为何一边说着“爱香港”“香港加油”,却一边破坏香港;一边以香港是个“法治之都”、“文明之都”而骄傲,却做着破坏“文明和法治”的事情……

阿森称,法治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之一,如今却忽然不见了。

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20多年前,阿森庄严宣誓,成为香港警队的一员。香港警察的职责,他至今仍铭记于心。对于任何得到批准的合法游行,警察会帮忙维持秩序,甚至帮游行队伍开路,但修例风波里屡屡违法的示威者,却将警方推入无奈中。

“不管你的诉求是什么,对不起,你挖第一块砖开始,你就开始违反香港的刑事法例,你就是犯法,有人犯法就有人执法,就像有光就有影。我们警察的权力是法律赋予的,香港警察不会软弱到,因为有人支持或没人支持而不去执法,对不起,我们不会。”

20年的警察生涯里,阿森参与过中华航空空难事件、机场持枪客闯入禁区事件等大大小小反恐行动。但这一次激进示威者的能力还是让他惊讶。他认为,激进示威者简直进化升级到一个专业水平,他们的策划性、组织性、资源,和他们的召集力、行动力,令阿森相信,示威者的背后一定有力量教唆。

“我想全世界的游戏玩法(都是),你要瘫痪政府,第一件事首先你就要将警察的功能废除,没人执法是不是就等于你可以随便违法?因为他们(警队)是维持你整个体系里面最重要的一环,叫做秩序,这是最大问题。”

尽管暴力在升级,但阿森认为,香港警察的表现始终很克制。他说,激进示威者使用暴力的程度,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警察都不会这么温柔。

“当他们真的受到生命威胁,他还是要去忍住不用最大的武力去保护自己。印象最深是在警察身上插了一刀,他们只是一帮维持秩序的公务员,为什么你们好像要拿他们的性命一样?”

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如今,阿森是一名健身教练兼电影演员,在此次风波中,因“前特警”的身份,他的学生有超过四分之一借故请假或退学,8个电影或节目被告知取消。

对于未来,他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对依旧奋斗在前线的兄弟,他希望他们随机应变,万事小心,撑下去。

来源:中国新闻社  作者:陈烁 李柏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