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台湾记者采访被围 批暴力者"猪队友"

■曾聲言反對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的台灣記者廖士翔,批評使用暴力者是「豬隊友」。 fb圖片

■曾声言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台湾记者廖士翔,批评使用暴力者是"猪队友"。 fb图片

香港暴力冲击不断,令反暴力的香港市民义愤填膺外,也令一些"黄丝"看清真相。曾声言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台湾年代集团旗下年代新闻台与壹电视新闻台记者廖士翔,在早前来港采访有关新闻时拍摄暴徒拆毁栏杆制作路障,就只因说了一句普通话便被人群起问候,直至他拿出"壹电视"记者证这"免死金牌"才得以脱身。他于事后反问:"只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我逃过了一劫;难道我今天是中国大陆来的记者,群众打人就合理化了吗?"他更批评使用暴力者是"猪队友","和理非的诉求,好像快被少数人士给消费光,更断送其他『社会运动』所做的努力了......"

根据廖士翔的facebook资料,他于上月30日早上从台湾乘飞机来港,并发帖指称"第三度前往香港,见证看看是不是真有所谓的『831大限』,也希望此行一路平安",更在帖中声称自己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立场。

在本周三,廖士翔就发帖以"感到痛苦"来形容其心情。他说,曾在连线直播时面对一群人对他骂脏话、用伞阻挡拍摄,甚至是被攻击,"好在这回靠着记者工作证,让风波稍稍平息","我本人没挂彩受伤,也没像怡德那组,被投掷的汽油罐给波及,何其万幸。但走到现在,和理非的诉求,好像快被少数人士给消费光,更断送其他『社会运动』所做的努力了......"

廖士翔进一步解释,8月31日接近傍晚时,抗议群众情绪渐渐高涨,原本在湾仔警察总部前的祈祷会,变成了拆公交车站栅栏制作三角形拒马。当时,他透过镜头拍摄群众们蒙面拆除栅栏的过程,有人担心身份因而曝光,即围拢起来并用雨伞遮挡。然而,当他准备与台北一方作直播时说了一口普通话,接下来"脏话就飙出来,所有人一拥而上,撑起雨伞挡在我跟手机镜头中间"。

他说:"就算表明身份,还是没有人要相信;一阵混乱中,就有人趁机抄家伙打了过来,但好在大部分的人都还算克制,我也没因而受伤。直到我拿出了壹电视的识别证,才有人高喊『他台湾人啦』,所有人才一哄而散。"

廖士翔在facebook上反问:"只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我逃过了一劫;难道我今天是中国大陆来的记者,群众打人就合理化了吗?"

他更忍不住批评道:"对媒体动粗这种错误,不管在台湾还是在其他地方,好像每场陈情抗议,都有这种猪队友。即便你的诉求再正确,小弟我也很难认同,而这更是破坏了前面『社会运动』的一切努力。"

台网友:我撑港警!

不少台湾网友纷纷留言表示认同。尤国华就忆起自己一段经历:"在香港期间本人搭乘香港TAXI前往公司。被路障拦路后围上来一群的黑子『嘎抓』,粗暴拍打车门与车窗喊我与司机下车,被迫下车后我放在后备箱的行李被丢在地上踢出很远,司机本人和暴徒起冲突,我的头发突然被一个黑子男拉住往后扯。在我大声喊我是台湾来的之后才放手。所以说,不到香港,不知道这些学生仔的恐怖。有一些台湾媒体还每天为他们说话,说他们『被镇压』,我只想说『他们真的被镇压 香港就会太平』我撑港警!"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