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警属反对独调 倡成立监师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暴徒、纵暴派、反对派连日来对依法维持治安的警察甚至其家人、子女进行起底、攻击、抹黑,令他们承受巨大身心压力。民建联主席、立法会议员李慧琼,及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昨日联同多位警察家属约见保安局、教育局和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并提交联署信,提出强烈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更建议成立监师会。联署代行人、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近期有公开诅咒警察子女的老师竟获校方宽容处理,认为有必要成立与监警会性质相若的监师会,对有问题老师作出独立调查,以保护学生不受伤害。

李慧琼及葛珮帆昨日与多名警察家属约见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和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罗智光,并提交一封本月5日由香港警察家属讯息中心及香港警察家属联署信件,有15个警察及纪律部队宿舍参与联署,希望向政府反映警员及其家属现时所受的压力,并要求局长回应香港警察家属的诉求。

联署指,近日社会上的暴力事件愈趋严重,令很多警务人员身心受创及承受着钗h不公平对待及无理指责,作为警务人员家属,非常忧心及痛心,眼见警员维持法纪,坚守香港的核心价值--法治精神面临严重冲击。

警察家属表示,很想为挚爱分忧,为解决香港问题出力,因此打破缄默,特意致函各局长,希望改善香港教育问题及改善警队成员及家属的不公平待遇。

盼速设辱公仆罪禁蒙面

联署共向3位局长提出逾十项诉求。他们向李家超反映,警员家属强烈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希望加快推动侮辱公职人员罪及蒙面法的成立;为警队争取更多资源,提供足够的支援,给予适当支持,维持警队士气;成立针对大型示威等特别事故联合纪律部队,包括警队、消防、惩教、海关、入境和飞行服务队等人员;必须设立退休公屋政策。

倡教师设扣分制禁仇视

他们向杨润雄提出的诉求包括:必须成立监师会,监督并提交调查报告致教育局,再根据报告内容作惩处及扣分机制,禁止仇视言论,教学保持中立态度及观点;课室设置录像及录音设备,在需要时作参考;中国历史科目必须列为必修科目,重新检视通识科课程及课本内容,课程内容及观点必须保持中立。

要求恢复警察固有福利

在与罗智光会面时,他们要求恢复警察固有福利,包括公务员海外教育津贴(OEA)及本地教育津贴(LEA);必须增设内地教育津贴计划(MEA);争取在职及退休警务人员及家属医疗保险,包含住院及门诊服务等。

陈祖光其后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他们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因为调查的出发点将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绝对不可能接受。”

针对近期不断爆出“黄师”发表恶毒仇警言论,但往往获校方轻轻放过,已令警察及家属听到不寒而栗。陈祖光表示,若一名强奸犯犯罪后,即使道歉亦不会再安排其处理妇女事务,而教师要与小朋友接触,职业特殊,“心肠恶毒,亦不适宜从事教育工作。”

确保公正处理“诅咒事件”

他提到早前散播诅咒警察子女“活唔过7岁”恶毒言论的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事后仅被校方取消行政职位了事,认为“被宽容处理”。他指出,应参照监警会,设立监师会这一独立调查机构,以确保类似事件得到公正处理。

陈祖光续指,警察工作性质特殊,不应与一般公务员享受同等福利待遇,并引述有警员近期因公负伤后在公立医院救治遭到个别医护人员冷言冷语,认为有必要为警员及家属提供独立医疗机构等。

余黎青萍:设独调会不适时

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委任大律师公会前主席、资深大律师林定国,和前高官余黎青萍加入监警会,参与调查近月连串事件的调查工作。余黎青萍昨日在接受电台访问时指,现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根本是不可行及不适时的,林定国亦呼吁公众给予一点时间,去观察他们在监警会的工作。

余黎青萍在节目上解释,一般而言,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在事件全部平息及结束后始成立的,倘事件仍在持续,搜证方面就未能全面,而现在一个特别困难之处是,倘要传召证人亦未能确定有关人等是谁,“他会否上来与你交谈都是一个问题,所以现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根本是不可行及不适时的。”

警方不会无端施行暴力

她相信,警方不会无端施行暴力,希望在调查过程中可以获得全面信息了解事件,又慨叹历代港人得来的成果倘因连串事件而遭破坏,将会由这一代的年轻人承担恶果,令她感到很痛心。

林定国在同一节目中强调,市民有必要守法,不应用暴力表达诉求。事实上,倘无暴力场面,警方亦无任何法理依据使用武力。他希望各方思考自己的行动到底是保护还是破坏法治、自由及人权等的核心价值。

就林郑月娥早前提出的“4项行动”,包括与司局长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余黎青萍认为,任何一个有承担、爱民的政府都应该要去深入研究社会问题及落区探访市民,不管能不能成功降温,都是积极及良好的措施。

林定国直言,他不会天真到以为提出行动后事件会马上平息,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林郑月娥有系统地提出了回应是正面及积极的,针对有人觉得特区政府并没有清晰回应“五大诉求”而感到不满,她很有系统地答应了撤回草案,及有理据地表明了不答应其他诉求的原因何在,立场清晰,希望市民理性客观看待及解决问题。

被问及有人质疑他们是“林郑月娥自己友”,余黎青萍强调,自己做过10年申诉专员公署,还主持过不少调查工作,素来公私分明,做事十分审慎及严格,且从来都没有政见,只是希望以自己的经验来贡献社会。

林定国则笑言,留意到某些报章指他与余黎青萍都是“特首的自己人”,他不太理解背后有何含意,“特首与我唯一的共同点只是皆姓林。”

林定国吁给监警会时间

他强调,每一名获委任的委员都很清晰地明白,监警会是一个独立的组织,他们有一个很严肃的责任去独立行事,倘在他们都未正式工作时,市民就武断地质疑他们会否缺乏独立性,这可能不是一种太理性的态度。他呼吁公众给予一点时间去观察他们在监警会的工作,以至检视他们的工作成果后再作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