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暴力乱港招民愤 “黑色革命”必败亡

最近,路透社接连发布两则独家消息。

一是8月30日该社综合香港和内地消息报道,特首林郑月娥八月上旬或之前曾向中央交报告,分析“五项诉求”的可行性,更表示撤回修例有助化解政治危机,但被中央拒绝并下令她不能屈服于示威者任何诉求。

二是9月2日路透社称,获得林郑月娥与香港商界闭门会面时的录音,林郑表示她引起了“不可原谅的大混乱”,如果可以选择,她第一件事会辞职。她称事件“已提升至国家、主权和安全层次”,化解危机空间有限;中央对解决事件未设死线、不期望事件会在国庆前解决,绝无计划出动解放军。

乱港派图取代林郑班子

这两则报道具有三层涵义:一是把“黑色革命”的锋芒引向完全针对中央,因为,据说香港行政长官是同意撤回修订的,但被中央拒绝。二是为“黑色革命”提供结束的一个方案,即:现任行政长官下台,组织特区新的管治班子,亦即满足“五大诉求”中第五项的要求。三是企图阻止中央执行《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

就在路透社发布第一则消息前3天,即8月27日,有媒体引述特区政府消息,鉴于暴力事件不断恶化,考虑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但是,立即引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强烈反对,以及某些建制派人士的强烈质疑。从各种迹象看,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很可能止于“考虑”而不付诸行动。

“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的如意算盘是,既竭力阻止中央政府执行《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又强烈阻止特区政府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逼林郑月娥下台换上他们属意的接任人,组织他们心仪的新管治班子。于是,曾经参与现任行政长官竞选者和志在争夺下任行政长官者纷纷蠢蠢欲动。

6月16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提出“五大诉求”的第五项是“林郑下台”,后来改为“重启政改,实行‘真普选’”。眼看中央岿然不动,“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决定回到原来的第五项诉求。因为,他们相信,在当前香港政治氛围里,中央所属意的人选不可能当选,而他们心目中的人选却有很大机率登上第五任行政长官继任人的宝座。

毋庸讳言,特区政府修例受挫,让“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暂时占据了香港政治形势的上风。建制派空前分化和分裂。爱国爱港中坚力量空前受压。在这样的政治氛围里,如果组织第五任行政长官补选,那么,可以预言,第一,会有几名属于建制派的人士站出来竞选,加剧建制派分裂;第二,当选者很可能是隐蔽的“拒中抗共”分子。

爱国爱港阵营对于香港政局是明察秋毫的。8月30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他的脸书专页中刊登题为《点收科?》的文章,明确指出:“特区政府和中央在《基本法》规定的体制内有一整套的政治、行政、财政、法律和武装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在必要时,除了这些香港体制内的力量外,中央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可用。我们要调动香港体制内、体制外的一切常规和非常规力量,做好短、中、长期的部署,也要做好常态和非常态下的部署。”

调动体制内外力量制乱

请注意:梁振英的文章指出,不仅要充分使用体制内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而且“中央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可用”。梁振英的文章还提到,体制内外的非常规力量,和非常态下的部署。

梁振英的文章值得重视,所披露的是解决“黑色革命”的唯一正确方略,这是基于对“黑色革命”的正确的战略研判。

“黑色革命”主角不是和平示威游行的香港居民,而是一小撮欲令香港玉石俱焚的暴徒。他们以暴力和其他非法手段,瘫痪香港社会,企图推翻特区政府,改由“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执政,篡夺中央政府根据《基本法》的权力,包括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实质任命权,将香港的高度自治篡改成“完全自治”,成为西方的附庸,把香港变成颠覆国家政治制度的基地。

路透社披露林郑月娥与商界对话内容后,“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公开逼行政长官辞职。另一方面,“黑色革命”暴乱变本加厉。9月1日和2日,暴徒不顾香港法院颁布的临时禁制令,堵塞香港机场附近道路、破坏港铁多个车站,干扰列车正常运行。同时,香港多次继续发生非法游行集会和暴力事件。这一切意味着“黑色革命”很快将被终结。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