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惨遭"同路人"性侵 黑衣女爆料:怕被捕哑忍狼爪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3个月的暴力冲击活动迄今未见有明显消退迹象,人们在冲击现场上可见,许多黑衣人是年轻女孩。其实,她们不但会因涉嫌参加非法活动而被捕,更随时可能遭到“同路人”的性侵。一些用来接送暴徒的“保姆车”(私家车),已成为图谋不轨者的猎艷工具。有黑衣女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她曾险遭“保姆车”司机狼吻,也从不少“同道”女子口中得悉,目前“保姆车”群体中混迹大量“猎艷司机”,这些人藉“义载”来“觅食”,思想单纯的少女最容易成为他们的猎物;一些黑衣女遭诱奸、迷奸甚至被强奸,但因担心报警后被拘捕而哑忍,而色狼的行为越来越大胆。

■徒步離開機場的女性示威者,往往成為「義載」色狼的獵物。 資料圖片

■徒步离开机场的女性示威者,往往成为“义载”色狼的猎物。 资料图片

每次暴力冲击完结后,煽暴者都会在特定群组安排大量“保姆车”送走暴徒。据了解,这类“保姆车”自7月21日元朗事件后变得活跃,TG上更出现过千人的“保姆车”群组,随时可调动大量“保姆车”到各区运送暴徒离开。不过,该群组开设不久,便爆出多宗“保姆车”司机涉嫌强奸事件。

据悉,有人会在暴动现场开车兜圈,刻意寻找那些“落单”(单独一人)黑衣女,以安全为由把她们载到酒店或僻远地方强奸或迷奸,完事后便威逼事主不要报警。

男司机专觅落单少女

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期在多次暴力冲击现场观察,发现每次冲击后,都有数十辆甚至数以百计的私家车到现场接走暴徒,为掩人耳目,煽暴者在网上把接送车称为“保姆车”或者“校巴”,指示他们到某处“接仔女”。为方便暴徒辨认,一些“保姆车”前后窗刻意贴上“P”字,这些“保姆车”司机会在现场一带慢驶,与暴徒定好目的地后,便会开车走人。

本月7日,有煽暴者发起“和你塞”活动,企图瘫痪机场,事后大批“保姆车”到东涌一带接人。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多架P牌“保姆车”在附近一带慢驶,而暴徒几乎不过问任何细节,有车便冲上去,其中亦有“落单”少女被男司机急急载走。

有些“保姆车”的男司机刻意在人流较少的地点慢驶观察,一见到“落单少女”便会拉下车窗叫少女上车,但如果有男暴徒要求上车,司机便会以地点不便等理由拒载。

早在8月初,网上就爆出多宗“保姆车”司机涉嫌强奸、迷奸事件。香港《文汇报》记者观察,“保姆车”司机强奸事件流出后,部分黑衣女开始抗拒上男性司机的“保姆车”。一名参与过冲击的黑衣女向香港《文汇报》表示,已有太多“女战友”被“保姆车”司机强奸,因此未到最后关头都不会单独一人上男性司机的“保姆车”。

无良淫魔“赵完唱”

8月2日,网上爆出第一宗未成年少女被“保姆车”司机强奸事件。有网民贴上大量证据,包括司机的名字、相片及车牌等资料,哭诉事件经过,指自己在7月尾的一次暴力冲击后,逃跑时有一架丰田七人车司机表示可以送她回家,事主不虞有诈就上车,司机驶离现场不久便花言巧语骗取事主信任,再把事主送到一间酒店。到达酒店后,男司机便狼性毕露,强奸事主,更威逼事主如果向任何人举报,便会把事主参与暴动的证据交给警方。事主因怕被捕不敢报警,只敢在Telegram跟朋友哭诉。

除强奸案件外,亦有“保姆车”司机迷奸女暴徒。本月初,网上爆出一宗非常轰动的迷奸案。一名男子向朋友分享,在暴动现场把两名女暴徒接走,上车后便“扮好人”提供饮料给予两女,迷晕她们后便把她们带到酒店强奸,更指她们在清醒后不停痛哭,但却因怕事不敢报警。该司机更称两女只有16岁,并声言会继续用此方法猎艳。

上述黑衣女向香港《文汇报》记者直言,受害者多是思想单纯的少女,她们遭性侵后也哑忍,一是担心报警后会暴露曾参与暴力活动的证据而被警方拘捕;二是担心证据不足,自感报警后也抓不到色狼;三是还有所谓“崇高理想”,自认为公开性侵事件会影响“革命的纯洁性”,这都造成“保姆车色狼”越来越大胆,更有在网上公开与友人交流“猎艳经验”。

老狼贱招:先抄牌 扮自残

■「發夢」黑衣女雖然包住了口鼻,但掩不住眉目。 資料圖片

■“发梦”黑衣女虽然包住了口鼻,但掩不住眉目。 资料图片

暴力冲击持续3个月,一些年轻人都曾参与过大大小小的“发梦”(冲击活动)。由于现场有许多不谙世事的少女,亦吸引了不少图谋不轨者前来“觅食”。最近在网上传出不少曾“发梦”的少女被欺骗,成为网上讨论区和f b中的热话,不少网民纷纷谴责这些猎艷之徒,警告他们不要再在“发梦”现场“搵食”,否则“见一镬打一镬”。

香港文汇报记者亦曾多次在暴冲现场留意到,在“发梦”现场中,不少并非整个面部都被包住的少女在附近休息时,都会有一些男子靠近向她们“搭讪”,如果得知女孩是“新手”,就会装成一个很有经验的“前线”,称一旦有事可以保护她们,藉此获得女方的信任,有些人更实时获取女方联络方法。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看,这些所谓“前线男”并没有什么装备,有的甚至连头盔都没有,明显并非是准备参加冲击,而在冲突发生前,他们已早早离场。

在機場示威活動中,很多女性示威者參與其中。 資料圖片

在机场示威活动中,很多女性示威者参与其中。 资料图片

网上讨论区“LIHKG”(连登)早前有人指出,有位吴姓男子多次借“发梦”活动“搵食”,纵然他本身已有女友,但仍然向不少现场女子索取电话号码,亦多次在现场对女性“摸手摸脚”。有知情人士指出,吴喜爱选择入世未深的年轻女学生和现场“救护员”埋手。

灌醉去开房 14岁都唔放过

据了解,吴的手法层出不穷,有指吴曾经假借自杀,引诱在冲击时认识的女性救护员会面,之后再以内疚等借口诱谝女方与他饮酒,当把女方灌醉后就带她去开房。事件后来被揭发踢爆,吴亦再次假借内疚需要诉苦,向多名女子提出见面,当中最小的仅有14岁。有时,他突然会向女方传送出自残图,利用女子的同情心增加见面机会。

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随着“发梦”活动日渐频繁,色狼的“觅食”手段更层出不穷。网上指有人会假装“搭单”买装备,“义载”联络甚至借宿等。总之,猎艷者的最主要目标就是一众入世未深的女孩子。

喝饮品有点晕 趁红灯落车逃

■有自稱「義載」者吹噓脅迫兩名女示威者就範。

■有自称“义载”者吹嘘胁迫两名女示威者就范。

“谂起上次嘅经历真系好危险,再坐落去可能真系会出事。”一位曾经怀疑遇到“义载”色狼的黑衣女向香港文汇报记者忆述“险遭狼吻”过程时,仍然是心有余悸。

近期网上盛传越来越多色狼混入所谓“义载”车队中,已有多名黑衣女遭色狼“毒手”。色狼在每次“发梦”(指冲击行动)后都会以“义载”之名,将蒙面黑衣女载离现场,并趁机将她们诱奸、迷奸甚至强奸。色狼针对被性侵者不敢报警的心理,威胁受害者如果揭发事件,就会将她参与暴力活动的证据交给警方。

黑衣女李小姐(化名)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自己在近期的“发梦”中疑遇到“狼车”。“呢次系8月25日嘅荃湾区游行,当时地铁被冲击,港铁将荃湾站关闭。大批防暴警察马路上驱散人群,我当时嘅唯一谂法就系如何尽快离开荃湾。”但家住观塘油塘的她并不熟悉荃湾区交通,她称警方在现场不时发射催泪弹平暴,人潮混乱,直至傍晚之际,她和一名同行黑衣女在港铁站附近见到一辆黑色私家车在她们附近停泊,一名中年男子问她们:“需不需要帮忙?如有需要可以上车,我是‘接仔女’(义载)的。”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她们就上了该辆“保姆车”。

拒去饭局 司机黑面

一同上车的还有一名蒙面黑衣男,但一路上各人都没有太多话题,黑衣男在深水埗下车。此后,中年司机开始打开话题,先是向她们递上饮品,并扮亲近撩她们。李小姐形容饮品味道有点怪异,并感觉有点头晕,当时已提高警觉想提前下车。此后,该司机又问她们饿不饿,“要不要去餐厅食饭?”李小姐认为司机曾想载她们去别的地方,因此拒绝了,并对司机说在黄大仙放下她们就可以。司机听到后就立刻变脸,脸露不悦。最后二人终在彩虹邨附近一个红灯,趁车停时“落车走人”。

李小姐表示,自己亦有看过网上有黑衣女遭性侵的消息,起初亦不以为然,直到搭过这程怀疑“狼车”后才改变了想法,“虽然只系怀疑,但难免有不安。我衣家唔想再参加咩嘢冲击活动,因此也唔会有下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