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起底岑子杰:遭港人怒斥“暴徒”“走狗”

原标题:起底岑子杰:多次组织非法集会乱港,遭港人怒斥“暴徒”“走狗”

近期,发生在香港的系列极端暴力违法活动中,一个名为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下称“民阵”)的组织行事高调,多次鼓动市民、发起非法集会。身为“民阵”召集人的岑子杰是包括“818维园集会”等活动的幕后策划者之一。

9月6日,岑子杰宣布,“民阵”已向警方申请9月15日再办游行。次日,他便受到“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黎智英“召见”,与同为“祸港四人帮”的李柱铭、何俊仁等人密会。

生于1987年的岑子杰,被港媒称为乱港派中“上位”心切者、“汉奸接班人”。2014年,他便参与“占中”非法集会;2016年任民阵召集人时,又与黄之锋、罗冠聪等一众“独青”获邀赴台“取经”;2018年更协助组织当年的“七一”非法游行。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中),图片来自大公报

鼓动市民参与集会致商业区瘫痪,大谈“亲美”言论

8月18日下午,“民阵”在香港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发起了“818维园集会”。“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称,“民阵”申请了30万人集会,所有人员从14时开始集合,总人数“有望”破百万。

18日的集会刚开始,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就发布声明称,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的行为表示遗憾,政府将全力支持警方严正执法。

1小时后,定点集会开始变成“流水式”集会,各大街道随后也被人潮挤满。当日,香港下着暴雨,不少集会人士离开维多利亚公园向中环行进。集会变游行的局面使得整个铜锣湾商业区陷入瘫痪,商场被黑衣人士避雨占领,所有出口均被堵塞,店员在观望,旅客被滞留。

在非法示威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岑子杰仍无故指责“818维园集会”遭警方不合理禁制,并声称参与当日集会的有170万人。但根据警方随后公布的数字,维多利亚公园一带集会人数最高峰为12.8万人。

今年“七一”前夕,“民阵”就曾鼓动香港市民上街,岑子杰在接受采访时声称,“民阵”游行秩序非常好,并卸责称暴力是“其他团体所为”。岑子杰还大肆“称赞”美国议会与香港特区政府不同,“更了解香港市民心声”。

多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批评称,“民阵”对暴力冲击事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民阵)申请‘和平示威’,然后走了,留下市民冲击。”

据媒体报道,2003年,“民阵”发起“七一”游行反对相关立法,此后年年发起“七一”游行。2014年的非法“占中”行动背后也有“民阵”黑手。

与“台独”团体关系深厚,相互勾连多年

在发起“反修例”游行过程中,岑子杰曾高调感谢同日在台湾发起的“反修例”集会。据悉,在台发起的集会由三个“台独”团体联合发起,包括“在台香港学生及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组”、“台湾公民阵线”和“台湾青年民主协会”。

此次,“台独”政党基进党还为岑子杰发起的“反修例”游行制作了“宣独短片”,并在海外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上大肆传播,鼓吹反对“一国两制”。

这并非岑子杰首次与“台独”势力勾连。2016年,岑子杰任“民阵”2015年至2016年度召集人时,就曾获邀同黄之锋、罗冠聪等一众“独青”赴台“观选”,并向“台独”政党“时代力量”时任立委黄国昌、林昶佐等“学师”。

曾因非法集结被罚,香港市民怒斥其“暴徒”“走狗”

2006年,岑子杰开始以议员助理的身份参与地区工作。2008年起,岑子杰开始协助“民阵”的工作,并逐渐活跃起来。

2011年,岑子杰参与了一次“堵路游行”,随后被控非法集结被罚款1500元。2014年,岑子杰参与“占中”非法集会,2018年又协助组织了当年的“七一大游行”。

香港暴力示威浪潮持2个多月,早已波及商户及打工者生计。面对面对强烈的止暴制乱呼声,“民阵”仍不收手,还妄图在8月31日搞所谓“集会”,警方已发出反对通知书。

岑子杰的所作所为早已让香港市民感到愤慨。8月29日,有香港市民在街头抗议“民阵”屡次将游行演变成暴力冲击,搅乱香港,损害市民生计,并斥“民阵”是近日社会乱局的“始作俑者”。

更有市民指着岑子杰的鼻子当街痛骂,斥责他是暴徒,指责他为“美国走狗”。在此情况下,岑子杰却“恶人先告状”,对着香港市民破口大骂。

“近日演变成激烈冲突的示威虽然不是全部由他们发起,但他们要对有关事件负上很大责任。”香港市民黎先生批评“民阵”不时发表仇警言论,挑起社会对立情绪,令紧张局势难以化解。

市民冯小姐则表示,近日的暴力冲突令香港国际形象受损,她认为“年轻人初时游行只是为表达意见,他们有言论自由,但现时已经不再是和平示威,他们到了哪儿就拆到哪儿。”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