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恐怖主义显形 港响恐袭警号

暴徒入魔 扬言"屠城" 市民发声 拒绝揽炒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驾驶飞机撞毁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双塔;18年后的今日,香港也陷入恐怖主义肆虐的危险边缘,网上有人煽动网民搞港版的"9.11恐袭",声言要烧山"屠城",并对所有政见不合的市民或内地旅客"杀无赦"。香港暴徒高喊"揽炒"口号,打着同归于尽的旗帜,企图将香港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与策划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同出一辙。

香港文汇报梳理过去3个月的暴力冲击浪潮,发现恐怖主义四大苗头一再亮起,包括暴力逐步升级,武器火力更猛更致命;暴徒也逐步走火入魔,丧失人性,不单对警方有敌意,起杀念,甚至对无辜市民也动武;罔顾市民的安危在民居附近纵火,或者懒理站内乘客的生死,在车站出入口放火;网上瀰漫"黑色恐怖",极端的言论犹如病毒入侵,蚕食几代香港人齐心打造的繁华城市。

恐怖主义的苗头已现,是对社会的一种警号。爱我香港者,须齐声向暴力、"揽炒"说不。

【恐袭警号一】武器升级 欲夺警命

暴徒为策动"恐袭式"乱港行动,配备各适其适的暗器及装备,由最原始就地取材地拆围栏铁支、挖砖头,到近月武器装备的火力大升级,危险性之高随时殃及无辜路人,足以制造港版"911恐袭"。

暴力示威浪潮初期,暴徒已非手无寸铁,每每就地取材挖走地面的砖头或围栏的铁支,向警方方向乱砸乱掷,使暴力示威现场砖头铁支横飞,相当惊险。

随着示威浪潮升级,暴徒的冲击行动更有组织和预谋,不少暴徒有备而来,身穿顶尖级的保护装备,护甲、头盔、眼罩,有人还自制巨型弹叉发射器,用来离远抛掷砖头攻击警员,射程更远,威力更猛;有人改装气枪,准确地向远处警员施袭。

在明刀明枪企图杀警的同时,暴徒们还自制不同款式的暗器,包括手术刀,尖头雨伞等,企图在警员放下戒心时,刺伤对方。

钢丝勒颈 民居放火

在众多"暗器"中,以钢丝阵最致命,因为远处看,钢丝并不显眼,当警员以为前无障碍物向前冲时,钢丝阵勒住警员的颈部,随时可伤及大动脉危害性命。

暴徒近月渐趋丧心病狂,除了仇警,还罔顾无辜居民安危,到处纵火及泼腐蚀性液体。

以上月31日的冲突为例,暴徒便在湾仔、尖沙咀等地合共投掷逾百枚燃烧弹,更在接近民居及酒店处放火;刚过去的周日,暴徒在多个中环站出入口放火,完全视站内数以千计乘客的人命如无物,一旦火势失控,无数市民将无辜葬身火海。

【恐袭警号二】破坏基建 瘫痪商业

《逃犯条例》修订所引发的暴力示威持续至今3个月,暴徒"挟持"香港社会的手法,已不再局限于堵路,阻碍商业活动,近期还大肆毁坏铁路及航空交通基建,企图妨碍市民正常生活,以及瘫痪商业活动。其中,港铁车站近日更成为暴徒的破坏重点,多个港铁站曾因为受损情况严重而被迫关闭。

香港市面近月被暴徒破坏得满目疮痍,全港各区均有栏杆被他们拆毁,用作设置路障堵路,及地砖被掘起用于攻击警察,有关情况在湾仔、铜锣湾及旺角等暴徒经常聚集的地方更特别严重,一些被掘起的地砖已经改用水泥填补,但维修后不久又被破坏,交通灯亦被破坏。

早前机管局及港铁虽然已经成功取得禁制令,但暴徒屡次无视法纪,在机场及车站"搞事",甚至罔顾行车安全,向路轨或架空电缆投掷杂物,犹幸维修人员及时发现煞停列车,否则若列车冲向电缆上的杂物,高压电短路随时引发大爆炸,列车上数百名乘客便成牺牲品。

【恐袭警号三】"起底"欺警 肆意"黑恐"

除了明刀明枪的暴力冲击,暴徒更发动一场没有硝烟的网络战,疯狂地在网上散布"黑色恐怖",在不同的社交平台造谣煽动网民的反政府情绪,以及不停对撑警、撑政府、撑法治的人士进行"起底"欺凌,普罗市民、港铁车长及职员、校长、警察都深受其害,当中警察更成为他们主要针对对象,暴徒不断煽动他人滋扰受害人,还企图策划实际行动,进行"杀警"、绑架警员年幼子女等泯灭人性的行为。

本月初开学前夕,负责主持警察例行记者会的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就成为"黑色恐怖"的受害者,其一家被暴徒在网上恶意"起底",全家福照、住址、电话、子女名字及就读学校的资料,都在fb和讨论区流传,更有暴徒列出一连串欺凌手段,如"aa胶痴(黐)张櫈"、"拎银包电话,跌入厕所"等。暴徒更声言,要去谢的子女就读学校"接放学",称谢子女会是开学后"第一个牺牲(的警察子女)"。

声称用麻包袋"招呼"警子女

警方表示,由6月至上月29日,经主动调查及警员报告,共发现1,662名警员及亲友的资料被不当公开,有人煽动他人进行违法行为,包括刑事恐吓、恶意滋扰,甚至非法使用他们的资料借贷等。有暴徒声称要到宿舍"接返学",以及用麻包袋"招呼"警察子女。

"黑色恐怖"的可怕之处就是暴徒"独断独裁",即使受害人说话多有理、多实在,只要暴徒"唔啱听"就会以"莫须有"理由将之"起底",再加以滋扰。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副主席谭建钊就是受害者之一:暴徒因为"唔妥"他呼吁港铁员工坚守岗位,不要参与"三罢",就被暴徒"起底",更连续几天从早到晚都收到大量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滋扰、恐吓。

【恐袭警号四】政见逆我 私刑加害

暴徒渐失人性,与恐怖组织的"孤狼"无异。在遇上持与自己不同政见的无辜市民时,他们每每私刑侍候,轻则辱骂,重则穷追猛打,虐打至头破血流仍未肯罢休,即使是记者、普通市民,暴徒都毫不留情,香港文汇报记者统计过去两个多月的新闻,曝光的私刑个案约十数宗,未被传媒披露的个案,相信更多。

在众多私刑个案中,上月13日机场大瘫痪期间发生的非法禁锢及袭击事件,最能赤裸裸窥探暴徒人性的丑陋面。当晚,近千名黑衣暴徒蛮横地霸占机场,令所有航班"停飞",有暴徒在机场客运大楼,强行指一名内地男旅客为公安"卧底",将他包围高声质问:"你系唔系差佬(公安)!"

该内地男旅客受惊急步离开,但暴徒一路追打,将他箍颈按地,以及用胶索带紧缚其双手,不停拳打其头部,有人抢走男子背包,将其证件摊在地上拍照,然后上载网上公开。

禁锢旅客 图阻救护

暴徒将该内地男旅客禁锢、殴打两小时后,其间,一直支持香港暴徒的外国记者Richard Scotford亦看不过眼,试图出手营救,更称:"即使是战争,也不会如此对待战俘。"

当消防救护员到场时,暴徒竟罔顾人命,大叫:"唔好放佢!除佢裤!游佢街!"救护员被暴徒重重包围,无法带该名已昏迷的旅客离开现场,即使后来廿多名军装警员到场介入,仍要再花上一小时才突破重围将该名旅客送上救护车。

暴徒又盯中内地《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把他包围,更用胶索带绑在行李手推车上"行刑"。付国豪宁死不屈高叫:"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暴徒随即将他毒打,又阻挠救护员救援,扰攘大半小时,付才被抬上救护车。

其后各场暴力冲击,亦经常有无辜市民被暴徒虐打,暴徒甚至将情绪发泄在港铁职员身上。比如9月4日,有数百名暴徒在宝琳站,包围一名刚下班的港铁站长,导致他的手及颈部受伤,需要送院。

暴徒的禁锢、毒打、施暴等"行刑"手法简直与极端组织同出一辙。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