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专访 | 市民一句加油光头铁汉落泪

图:“光头士沙”刘泽成坦言心痛香港被搞乱,当日擎枪是为了阻止暴徒试图抢警枪\大公报记者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本港过去三个月暴乱持续,警队紧守岗位、无畏无惧维持社会治安的表现获得肯定,十名香港警员获邀出席国庆庆典相关活动,当中三名警员,包括七月葵涌警署被围堵期间,负伤面对过千暴徒、仍能克制冷静的“光头士沙”刘泽成。刘Sir昨日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身为中国人,能有机会出席国庆庆典感到光荣。他又对暴徒搞乱香港这个家感到心痛,街上市民一句加油打气说话,则是最大动力,令铁汉差点流下男儿泪。

46岁的刘泽成出身于警察世家,19岁便加入警队。7月30日葵涌警署被围堵当晚,他凭着克制冷静,成功保护自己和另一名警员安危。对获邀出席国庆庆典相关活动,他称感到非常开心,认为是最大荣耀,但强调荣誉并非归于个人,而是代表整个警队接受。

过去三个月,刘泽成多次受伤,包括在葵涌警署当晚被搞事者用镭射枪射伤右眼,眼肌肉受损出现重影;6月12日立法会外的暴乱,他被暴徒用砖块击中腰部及右脚,膝盖裂了一块小碎片,虽不碍行走,但需于下月进行小手术取出碎片。

刘Sir忆述,7月30日负责守护葵涌警署,晚上约10时多,指挥中心要求他的小队,救援一名因政见不同人士而被围殴的男子,他出警署外已被激烈推撞,暴徒不断投掷水樽、棍等硬物。混乱期间,他与其他队员失散,仅余下两人。

然后,有人尝试推跌他,数不清被拳打脚踢多少次,头盔也被抢走,他开始晕眩,有人企图抢枪,“如果自己被袭击倒地,预计到同事情况一样,最坏情况是身上的左轮手枪会被抢走,后果不堪设想。”刘Sir称。

惨遭起底 被迫关手机

他于是擎枪警告,雷明登霰弹枪内只是布袋弹,虽不会致命,但他想了一想,自己身为人父,眼前在袭击他的人也是别人的孩子,心痛他们以暴力表达诉求,心里反问,“你真系想搞乱屋企(香港)?”眼见擎枪已有驱散成效,便没扣下板机,最终与另一队员在葵芳站汇合,解除危机,

刘Sir说,当晚已被网民迅速“起底”,电话响不停,每小时收到500至700个恶意来电,内容全是粗口,或大叫“黑警”、“杀死你”、“伤害屋企人”等。他的太太受到惊吓,孩子也要取消参加原定的暑期兴趣班。他批评这种滋扰行为不文明,晚上需关掉手机。

自从被起底后,刘Sir太太要求他出街需要戴口罩、帽子等遮盖容貌,但仍不时被人认出。有一次,他在街上被市民认出问:“你系咪葵涌警署光头Sir?”他直认不讳,原以为接着是一轮的无理臭骂,不料该名市民竟说了一句“加油,支持香港警察”,又问可不可以一起拍照,令他热泪盈眶,差点在街上哭出来,原来很多市民一直在默默地支持警察,他称:“其实市民支持就是坚持工作最大动力,一份支持、一句说话可以令我好开心。”

高兴获邀出席国庆庆典

十名香港警员获邀出席国庆庆典相关活动,刘Sir是当中一人,首次赴京,他笑称,“作为中国人,特别希望去首都走走看看,更想走一走长城,做一做好汉”。昨日中秋节,他说:“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节日快乐!祝新中国70岁生日快乐!”他并希望大家想想香港是我们的家,繁荣安定得来不易,不是我们这一代的功劳,而是上一代努力建立起来,不应去破坏及强加自己想法在别人身上,这不是民主,只是“揽炒”。

两同僚抗暴徒陷险境

将与“光头士沙”刘泽成下月一起出席国庆庆典活动的警员,还有同一个机动部队的成员、在近月暴乱中受伤的胡警员,以及在6月9日立法会外暴力冲击中被铁通击中右额爆裂的曾警员。

25岁的曾警员称,6月9日当日,游行人士无按大会指示在终点散去,聚集立法会示威区叫口号。午夜时,有人向警员抛杂物,冲击警方防线,一位同袍被六、七名黑衣人围殴,他救人心切,上前一边叫人行开和挥动警棍,不料数十人已在埋伏,有人大叫“死差佬”,将他推跌及拳打脚踢。他后脑被击中多下,感觉有人想抢警棍。

血流披面 需缝20针

曾警员被同袍救起,但立即被铁通掷中右脸,血流披面,在医院需缝20针,其中一针险到眼球,视力幸没受损,现仍需休养。他称这是首次在行动中受伤,现时有头痛、头晕等后遗症。

他称对施袭者并无仇恨,认为他们是受一些片面的新闻报道影响,做出仇警举动。他称自己也是年轻人,理解各人对议题可以有不同看法,但认为不应用武力表达诉求,不应单凭一个评论、一张照片,便断章取义指责警察,应多方面接收讯息。

23岁的胡警员是“士沙刘”所属小队的成员,葵涌警署被暴徒围堵当晚,他与刘Sir被困险境。胡警员被鸡蛋、刺激性液体溅中,身体多处有瘀伤,左上臂被灭火筒击中,其后需休息数天,才能返回前线工作。他称相信刘sir的专业判断,如果倒下或被抢枪,自己生命也会受威胁。

胡警员19岁中学毕业便投考警察,加入警队前是少年警讯成员。他当时与刘Sir在少讯共事,获刘Sir教导投考心得、正确的价值观,想不到四年后在机动部队能够在他摩下继续共同进退,可谓亦师亦友。

胡警员称,2014“占中”后,同期的少讯朋友有人因理念不同而离开,部分人今日变成示威者。他称年轻人可能一念之差,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三个月来的暴乱,不少相识多年的朋友离开他,胡警员称,他对警队信念坚定,因为警察在做对的事,毋须因舆论而畏惧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