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纵暴"志在利用勇武派谋攻区选

在这3个月的反修例暴乱中,反对派一直与“勇武派”合作无间,表面上反对派政客不断指不赞成违法暴力,不主张采用暴力手段,但实际上反对派政客却是大力纵容以至配合暴徒的冲击行动,一众老中青政客更热衷走到冲击最前线,为暴徒打掩护,以议员身份阻挠警员执法,其中如民主党林卓廷、邝俊宇、许智峯;“人民力量”陈志全,以及毛孟静、谭文豪,以至近日议员生涯一场空的区诺轩之流,更与暴徒合作无间,成为暴徒“最佳拍档”,是名副其实的“纵暴派”。

为什么反对派政客突然“勇武”起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反对派觉今是而昨非也不过是为区选考虑而已。反对派眼见“勇武派”奇货可居,动员力强,而且迷惑到不少青年,于是借这场风波寻求与“勇武派”合作,由反对派负责动员“和理非”支持者,通过发起各种游行、集会为“勇武派”造势,让“勇武派”利用游行集会作掩护,伺机发动冲击。之后反对派议员又化身“调解员”出来阻差办公,纵放暴徒。这一套伎俩在前一段时间反覆上演,直到警方果断将多名反对派政客拘捕,才令反对派有所收敛。

反对派联合“勇武派”剑指区选

反对派谋划与“勇武派”结成联盟,不但合力煽动这场反修例风暴,更企图联合“勇武派”剑指区选。日前被视为戴耀廷“接班人”的区诺轩,就在报章撰文大谈反对派议员在这场风暴中的“贡献”,分析为何“勇武派”要支持反对派参选人谋攻区议会以至立法会选举。

区诺轩在文中不讳言,反对派可以作为“勇武派”的代表,因为这场运动“难免需要一名群众相对可信的代表出头应对,议员正好具备这些条件。”

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反对派在这场风暴中一直扮演推波助澜的角色,他们表面不赞成暴力,但所作所为却是在煽动暴力,纵容暴力,他们早已与“勇武派”结成了“不神圣同盟”,谋祸港、谋区选。区诺轩在文中亦提到:“区议会议席连带影响新界、港九区议会选委会席位,甚至是立法会功能组别代表,兹事体大,以现在社会民意之强,有志之士若想投身社区,实在应该做好本分,尽力争取”。而更重要的,是支持反对派选举工程。

让“勇武派”做选举工程烂头卒

言下之意,就是要“勇武派”在区选中投桃报李,为报答反对派在这场运动对暴徒的支持,他们也应该配合反对派的选举工程,一方面协助反对派进攻无人愿意挑战的“白区”,为反对派牵制建制派参选人,美其名是尽量争取议席,实际是做反对派选举工程的烂头卒;另一方面要求“勇武派”积极参与反对派参选人的选举工程,帮他们派传单、搞选举、洗楼摆街站,将“勇武派”变成“选举派”,这就是反对派与“勇武派”结盟的真正目的。

反对派要在区议会选举翻盘,就需要利用“勇武派”,不但是要吸纳其票源,要“勇武派”做他们的助选团,更要通过支持“勇武派”继续抗争,为这场风波添薪加柴,以持续到区选之前,从而令区议会变得高度政治化,利用高投票率来弥补反对派在地区工作的“空白”。这是一个谋攻区选的计划,反对派不惜向“勇武派”示好,向这些平日看不起的“废青”堆起笑脸,为的就是政治利益。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