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摧毁香港法治的,是某些道貌岸然者

香港经常自诩有内地不可替代的优势,最为重要的是有良好的法治,赢得国际投资者的信心。可是,3个多月来,香港的法治正在被残酷地摧毁。笔者要强调的是,摧毁香港法治的,不仅是那些肆无忌惮地破坏公共设施的暴徒,更可怕更可恨更危险的是某些道貌岸然者。

手拿铁棍肆意砸烂地铁入闸机售票机,用灭火筒消防喉乱喷乱射,甚至点火乱烧,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何种心肠,如何下得了手?他们缺乏基本的家教,泯灭了基本的人性,成为了幕后黑手的打手和牺牲品。表面上看,他们是破坏香港法治的直接凶手,但是,他们并不可怕。他们搞破坏,他们犯罪,把他们抓了,绳之以法,便是了。有一个抓一个,有十个抓十个,有一千个抓一千个,在7百万香港人中暴徒总是少数,平暴制乱不是难事。

法官判案出现双重标准

抓暴徒,香港警察值得一赞,忠于职守,奋不顾身。但是,是否真的能将违法者绳之以法?且看一些荒唐事。港大应届毕业生、22岁男子杜启华,7月沙田暴乱当中咬断警员手指,被控两项蓄意伤人、一项袭警等罪。尽管控方一再强调,控罪性质严重,要求维持宵禁令以免再犯。但署理主任裁判官高伟雄,不仅批准保释,同时剔除宵禁令,更减免每周到警署报到的次数。

一位65岁退休的独居老人,日前因不满“中学人链”高呼口号音量过大,疑情绪激动,混乱中伤及一名女教师,令其手指受伤,被控伤人罪。虽然辩方指出,其正领取每个月3,000元的综援金,社署刚批出一笔金钱去治疗牙齿,亦怀疑患有糖尿病,希望法庭予以有条件保释。但裁判官却以“案件性质严重”为由,驳回申请。

这两宗案件,孰轻孰重,其实不难分辨。更何况,杜某共有四项控罪,当中一项是涉及《侵害人身罪条例》的第17条,即“意图造成身体严重伤害而伤人”(俗称蓄意伤人),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独居老人符某虽然同属《侵害人身罪条例》,但只是第19条的伤人罪,最高只判3年。不论所控罪名的数量还是罪名的严重程度,后者都无法和前者相比,但偏偏罪名重的,却能享受更“优越”的待遇。

非公正执法者破坏法治

为何有这种倚轻倚重的判决怪事?社会质疑一些裁判官不是依法公正判案,而是受自身的政治意识及立场左右。事实上,质疑声绝非始于今日,暴乱持续3个月以来,该类例子数不胜数。包围中联办并污损国徽的疑犯可保释,最终审判遥遥无期;但涂污美国驻港领事馆,由抓到诉到审仅需3日。黄之锋涉及参与包围警总的煽惑罪,裁判官不仅给予保释,更开恩任由其离境到台北及德国,继续发表煽动性言论;更有参与非法集会的疑犯,获裁判官开恩可以离境到台湾;44名犯有“暴动罪”重罪的疑犯,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保释。

笔者认为,为什么暴乱3个月不止,其中这种“轻判”放出了错误信息,使某些犯罪的年轻人收不到警戒,反而被变相的鼓动。试问,这种“轻判”是否对暴乱不止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试问,这些带着某种立场去做审案的法官,是否更是香港法治的破坏者?若说暴徒是破坏香港法治的恶狗,那么非公正的执法者破坏法治恶于恶狗!

3个月来,香港市民还可以看到某些反对派议员的嘴脸,他们公开声称与暴力行为“不割席不笃灰”,在一次次暴乱中充当暴徒的的保护伞,甚至直接参与打砸烧的行动。这些人,是更阴险的香港法治破坏者。他们长期以来以反共反中央为宗旨,使尽各种手段妄图夺取香港的管治权,但是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这回,借助各种外部势力,不惜“揽炒”要挟国家,其中以破坏香港赖以生存的法治根基为突破口,来摧毁香港的“一国两制”和繁荣稳定做赌注,其险恶用心可耻可诛!

最后,不能不指出的是,在某些暴徒还在策划暴乱升级为恐怖行动之际,却有商家要求对参与暴乱者“网开一面”,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对于迷途知返的青年人,当然要给出路,但是也必须在暴乱平息后依法处理,可暴徒要升级为恐怖行动你却要“网开一面”,到底是要干什么?

作者:刘斯路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