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大公社评:速还市民免于黑色恐惧的自由

过去的三个多月,香港人患上了集体“周末恐惧症”。又到周末,所谓的“光复屯门”游行如期进行,“见过鬼怕黑”的市民又一次战战兢兢,担心今日的游行重演暴力血腥收场的一幕。事实上,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压倒一切的当务之急,香港最需要的不是暴力示威自由,而是市民免于黑色恐惧的自由。

“光复屯门”申请人狡称,今次游行是抗议“大妈”占领公园骚扰居民,属民生议题,与近期的暴力示威没有关系,亦增加了纠察人数,希望游行以和平方式进行。然而,说什么不重要,做什么才重要,观乎过去的游行,无论是民阵组织还是地区人士发起,莫不以“和平”开始,以暴力告终。今次的游行又岂会例外?

就屯门区游行而言,有关申请人七月及八月已发起两次。当初也曾信誓旦旦“安排纠察队”,“确保和平表达诉求”,结果次次演变成暴力冲突,包括围攻屯门警署、占据马路及轻铁轨道等。以八月的那次示威为例,屯门警署当晚收集到十六筐、约八百块“踏浪石”,一至三楼有近百扇窗户被砸烂,出入拍卡系统遭到破坏等,这就是所谓“和平游行”的真相。

鉴于近期的游行变质变味,一再挂民生问题的羊头,卖暴力血腥的狗肉,警方多次否决游行申请,堪称审时度势的应有之举。警方对今日屯门游行亦发出反对通知书,既是基于经验的判断,也是负责任的决定。但令人吃惊的是,游行上诉委员会昨日判申请人上诉得直,推翻警方的决定。上诉委员会成员应该祈祷今日无事发生,若是游行再以暴力收场,甚至发生重大伤亡事故,作为帮凶者将难逃悠悠之口!

其实,打着“光复”名义的暴力游行在全港四面开花,旨在为黑色革命延续火种,这是路人皆知的事。上诉委员会的衮衮诸公,绝对不可能天真到相信今时今日有“和平的游行”,之所以仍然判定游行申请人得直,无非是害怕被批评“打压游行自由”而已。联系到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公开表达对反中乱港势力的支持,游行上诉委员会被指屈服于美方的压力,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早已被古今中外的历史所证明。黑色暴乱没完没了,既有外部因素,更有内部因素。别看黑衣暴徒穷凶极恶,实则内心虚怯,一旦被揭开蒙面就落荒而逃;那些明目张胆地勾结外部势力的人,额头上几乎刻着“汉奸”二字,也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貌似公允的人或机构,一次又一次助纣为虐,起到了黑衣暴徒起不到的作用。

然而,市民的眼睛雪亮,每个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会被记录在案。正如每次台风杀到,总是能暴露出基建方面的漏洞,今次的颜色革命也是对建制的试金石,谁是真正爱国爱港,谁是与反中乱港势力暗通款曲的“二五仔”,已是无所遁形。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