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群殴市民穷凶极恶 元朗无法无天毒招“私了”

图:白衣男被暴徒围殴至头破血流,更被冷血挑衅:“你想死,点解唔自杀?”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暴徒无法无天,公然滥暴“私了”,元朗“921”再度腥风血雨!多名市民前晚(21日)在元朗遇袭,一名白衣男更惨被暴徒拳打棍殴,甚至用铁栏狂扑足足一分钟,一名穿迷彩衣服男子“帮口”亦捱打,更离谱的是有人假扮记者,竟冷血地问白衣男子“点解唔自杀?”另有暴徒声称目睹一名白背心男“撕纸”,又群起毒打,背心男不支倒地。有大律师警告施袭者已触犯伤人罪,最高可判终身监禁。

白衣男遭狂殴逾一分钟

大批暴徒前日于屯门捣乱后,逃窜至元朗继续搞事,凌晨时分,区内有多名市民被暴徒袭击,一名白衣男在大马路与康乐路交界,被十多人持续狂殴足足一分钟,暴徒施以连环拳、长棍打,甚至拿起垃圾桶、路边铁栏、铁梯和雨伞扑他的头,白衣男被打至头破血流,一名穿迷彩衣服男子见状欲阻止亦捱打,之后两人被所谓义务急救员带到一边急救,白衫男拒绝,坚持等待救护车到达。

在等候救援期间,白衫男情绪激动称:“见到个社会想死,(暴徒)打死我啦!”在场一名乱港分子竟假扮记者,幸灾乐祸问他:“先生,你想死,点解唔自杀?”白衫男受访期间,又被暴徒从后起飞脚,他慨叹暴徒乱港,怒问现在香港是否“谁大、谁恶、谁正确?”

背心男被拖落车打爆头

同一时间另一边,有暴徒声称目睹一名穿白色背心男子于附近所谓连侬墙“撕纸”,背心男否认,解释只是放工路过,见对方人多势众一度跪地求饶,依然被暴徒淋水、掌掴,背心男一度登上的士,最终被暴徒拉下车,再用伞和拳头狂打,他血流披面,不支倒地。

疯了的暴徒毫无血性,事后更在网上大讲风凉话,形容恶行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以武抗暴、自卫还击”,颠倒是非。

网传一段声称属“白衫男打人前传”短片,片段中白衣男被一群暴徒包围,双方发生口角,其间白衣男拿出一个玻璃瓶挥舞自卫,但没打中任何人。暴徒声称片段显示白衣男“挑衅在先”,群众有权“还击”、“私了”。

议员恐暴力歪风蔓延

执业大律师丁煌反驳,片中白衣男没有打中任何人,也没有伤者走出来指控白衣男,不算打人,相反根据新闻片段,白衣男确实被打至血流披面,一众施袭者已触犯伤人罪,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丁煌指出,法官只会根据暴力的严重程度和伤势判罪,就算施袭者未成年或年纪较大,最多只会影响量刑。

民建联元朗区议员萧浪鸣表示,昨天收到多名街坊反映,担心“私了”风气会蔓延,日后会有更多流血事件,希望警方严正执法,制止暴力。

记者手记\谁在杀人?

图:穿迷彩衣男子疑帮白衣男解围,亦遭暴徒以铁栏、长棍及垃圾桶暴打

9月21日晚凌晨时分,警方于元朗大马路成功以催泪弹驱散暴徒,正当记者以为冲突已平息之际,突然听到远处有一阵骚动,一番疾跑后见到两名男子与一群黑衣人争执,记者立刻拿起手机记录,只见数名黑衣人突然冲向两人,以行山杖及雨伞等疯狂挥打他们,两人经不起毒打后退,暴徒却好像“打上瘾”,十数人一拥而上。

暴徒一边喊着“私了!私了!”一边用尽“架生”狠打,完全没有“留力”之意,短短一分钟二人已血流披面,完全没有还击能力,但仍有暴徒用铁框对准白衫男的头部猛击。记者多次采访冲击事件,但近距离目睹两人被无辜毒打,仍感不忍。

在该两名男子等候救护车期间,对面行车路又有大批黑衣人叫嚣,记者上前了解,惊见一名穿白背心的男人倒卧在地,额头血流如注,地上血迹斑斑,急救员见状立刻将他抬走,记者一路跟去,竟又见前方20米有另一名满头鲜血的男街坊被急救,一次过见到如此多血,不禁感到一阵不安。

短短十多分钟,四街坊于元朗街头被毒打,残暴之程度令人触目惊心,不禁令记者反思,到底这一班口口声声争取民主的黑衣人,知不知道民主为何物?整天说着“警察杀人”,现在到底是谁在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