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家长反对洗脑拒政治侵校园 逾百人步行至政总表诉求

■家長遊行,拒絕政治入侵校園。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家长游行,拒绝政治入侵校园。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纵暴派煽仇警、煽“独”分子播“独”,各种歪理谬论入侵校园,污染莘莘学子。昨日逾百名家长由中环遮打花园出发,步行至政府总部,向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表达诉求,拒绝政治入侵校园,并要求局方正视校园欺凌事件、监管教师操守及撤销或监管通识科。

百名家长手持写有“反洗脑,拒绝政治入侵校园”、“严惩播毒老师,拯救学子”及“拒绝洗脑,还我安静校园”等横额标语,由中环遮打花园出发,步行至金钟政府总部。他们于政总外在巨型横额上贴上写有诉求的便利贴,要求教育局正视问题。

召集人指活动有5要求

活动召集人刘可澄表示,是次活动有5大要求,分别是:要求教育局拒绝政治入侵校园;如果有教师教学生“港独”主张或冲击,一律将其严惩或革除;要求局方正视校园欺凌事件;成立专责小组,监管教师操守,不能让其宣扬政治取向和暴力;要求撤销或监管通识科。

刘可澄说,现在看到很多学生不单自己组“人链”,更不让其他学生正常上学,质疑为何政治会入侵校园。她续说,当日在新城市广场有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开着手机电筒喊叫口号和组“人链”,这已经很明显是政治入侵校园。

她又认为,学生只是一块海绵,你给他什么他就会吸收,而某些通识科教材,将警察的样子描画得面目狰狞,她形容这是一种植入思想,利用通识科去误导孩子仇警。因此,特区政府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正视和处理政治入侵校园的问题。

一名教高中英文的陈老师也说,看到有些名校的教科书会假设警察是坏人,误导学生仇警,“更有学生跟我说,学校里有同学在喊口号,我觉得好过火,为何学生会如此偏激?”另外,觉得通识科真的很有问题,老师教通识是“餐搵餐食餐餐清,今日都唔知听日要教乜”,而且教材实在太过自由。

促开除“黑校长”“黑教师”

活动另一名召集人欧阳海璇表示,不单家长担心孩子的安全,小朋友亦会感到恐惧和烦恼,因为他们没有一同叫口号和组“人链”,所以会在学校里被孤立。教育局应该要开除这些“黑校长、黑教师”, 不然学生都不敢去上学。

张建宗忧暴力场面损孩子心灵

暴力行为和校园欺凌持续影响儿童心灵成长,身兼儿童事务委员会及青年发展委员会主席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发表网志表示,孩子不适当接触或经历暴力场面,会影响他们的情绪行为和长远精神健康,每位成年人都有责任守护孩子,呼吁大家一切以儿童最佳利益为优先考虑。

社会乱局持续,不少人都希望可透过对话寻找出路。张建宗表示,自己过去一段时间,已默默地开展了与不同界别者的深度对话,而儿童事务委员会及青年发展委员会亦分别于上星期举行茶会及主题特别会议。他说,儿童事务委员会委员均担心当前社会事件引起的争议、校园欺凌和暴力行为等,会令儿童的身心和精神健康受到影响。

有委员看到有家长带同孩子参与游行和示威行动,而即使孩子未有直接参与其中,亦很大机会从新闻片段或社交媒体接触大量冲突和暴力片段,“孩子会感到害怕及迷惘,亦可能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症征状,甚至有儿童模仿暴力行为,或者对某类人产生不信任或仇恨。”

成年人有责任守护孩童

委员一致认为,孩子不适当接触或经历暴力场面,会影响他们的情绪行为和长远精神健康,为害极之深远,“儿童是需要成年人保护的,每位成年人都有责任守护孩子,我呼吁大家一切以儿童最佳利益为优先考虑。”

政府重青年发展 对话定比对抗好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昨日发表网志坦承,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有些人可能会讥讽政府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年轻一代都不会领情,但他却并不那么悲观,指最近接触的年轻人,都能就各项社会实务议题和平理性地讨论和提出建议,彼此能够坦诚沟通。他期望能更深入听取青年人和社会大众的声音,让各项民生政策可更到位,因对话一定比对抗好。

罗致光:“工作假期”助拓视野

罗致光撰写网志,从青年人参加工作假期谈起,指他一直鼓励年轻人藉此体验外国生活,透过工作和旅游扩阔眼界。事实上每年当他与即将毕业的同学倾谈,都见到不少同学兴致勃勃地讨论,想先去一年工作假期,才正式投身工作。

他指出,虽则现时各大院校均有提供机会予大学生到外地院校交流或当交换生,但不少基层大学生仍因缺乏经济支援而无缘参与;且读书跟工作的体验始终不尽相同,读书有学校代为安排,工作则要自己“落手落脚”寻找机会,还要适应不同文化僱主的要求,以及学习独立生活和保护自己,对个人成长很有帮助。

他引述一些关注青年发展的人士指,一些基层学生碍于负担不到出发所需“盘川”,对工作假期却步,这令他们担心将会间接影响基层青年的职场竞争力以至向上流动的机会,故建议政府考虑给予有经济需要的青年人一点资助,让他们敢于起步。

他认为,这建议与让年轻人可获“平等发展机会”的原则相符,值得作进一步探讨,但亦有其具争议的方面,包括以往已常有商界中人向他“投诉”:香港劳动市场已人手短缺,政府还“进一步”鼓励青年人参加工作假期,人力岂非“买少见少”?不过,其实如年轻人有机会到外地亲身体会,视野会更阔更广,日后回港在职场相信会有更好的经验和发挥,僱主最终亦能受惠。

学者吁亲子冷静谈时事

反修例暴乱持续,年轻人特别容易遭激进思维煽动,与父母意见相左,令家庭关系撕裂。有教育学者及校长指,面对社会争议,家长需要先冷静个人情绪,让子女知道社会有不同意见,而学校亦要教导学生从不同角度看事情,接纳其他人的看法,求同存异。

香港教育大学幼儿教育学副教授刘怡虹昨日于商台节目指,面对连串社会事件,父母亦可能有愤怒、失望、焦虑等情况,所以特别需要先冷静,接受子女或与自己意见不同,才再讲出自己想法,过程中可教育孩子聆听别人,以客观角度明白他人的角度,了解社会存在多元意见,做好“正向管教”。

她又提到,面对孩子的问题行为,家长不应纵容或溺爱,而是需要“温柔但坚定”:在过程中可温柔地解释相关规则,展示愿意聆听意见的态度,而亦要坚定地对待有问题行为,明确表示不能继续下去,即使不强调责罚,仍要表明问题行为需要承担后果,让孩子从中学习。

出席同一节目的中华传道会吕明才小学校长马俊江指,教育应要让孩子学习尊重与包容不同意见,不论是否发生社会事件,亦要教导他们从不同角度看事情,及如何接纳他人的看法,求同存异,这对于学校及家庭教育都很重要。

家长心声

周先生:反对罢课

有些父母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带着年幼的孩子出来游行,香港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他们能告诉我到底要争取什么吗?另外,我非常反感和反对学生罢课和组“人链”,学生的本分就是读书。

尹先生:拨乱反正

当初取消了国民教育,年轻人的思想被洗脑成现在这个样,他们所谓的激烈行为也是受到朋辈和学校“黄师”的煽动。我很希望教育局能恢复国民教育和反省现时的教育方式,尽早拨乱反正。

黄先生:要爱祖国

我为学生现在的情况感到很痛心,因为现在的教育把他们教到黑白不分,烧国旗、反父母,一个普通市民都能看到通识科有非常大问题,为何教育局长却说通识没有问题呢?我们是中国人,要爱祖国,希望教育局和老师不要埋没良心。

周女士:惊被洗脑

我有一名外孙女在唸小学一年级,我感到很担心,因为有人已将政治问题带入校园,当中情况严重的尤其是教会学校,我好惊小孩子会被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