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教育局、食环署不敢担当也属“香港之病”

香港动乱持续百日至今未有平息,前昨两天,同上周末一样,血腥恐怖分子公然抢枪、狂殴路人、焚烧国旗、火烧警车……港九各处火势弥漫、骚乱不断,可怜我们英勇的警队冒着暴徒不断扔来的汽油弹,疲于奔命,顽强清场。照理说,面对前线英勇无畏的警察兄弟,我们的政府部门也应该有所作为,可事实并非如此!本人已多次在《大公报》撰文指出,“香港之乱”源于“香港之病”。一个人得了病会表现出多种症状,一个社会病了也是如此。从近来发生的两件事情可以看出,政府问责部门也有“病症”。其一,教育局不履职尽责,对公开咒骂警察子女“活唔过七岁”、“20岁以前死于非命”的“黄师”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仅发公开信表示谴责,不予革除其教师资格。其二,食环署不履职尽责,对遍布大街小巷的所谓“连侬墙”,不主动清洗,当市民提出质疑时,还寻找种种理由推讬。

行政长官是特区政府首长,但并非千钧重担皆压在一人肩上,各司、局、署都承担着相应职责。然而,教育局在处理“黄师”问题上底线不清、措施不硬,食环署在清理所谓“连侬墙”问题上拖拖拉拉、畏手畏脚。这说明,两部门的主要问责官员和他们的团队成员,严重缺少担当精神!如果政府问责部门都如此行事,试问:仅靠一人冲刺在前的行政长官和最后“防护堤”的警察兄弟,香港何日才能止暴制乱、恢复秩序、重回正轨?

依规处理是职责所在、民心所向

教育局作为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监管、对教师资格的确认,相信早有一套完善制度。那么,有教师公开发表“仇警”言论,是否应该取消其任教资格?假若对教师有“言行不检点”的规定,就应依规取消其任教资格;假若至今还没有这方面的制度,则是教育局的失职。“黄师”发表“仇警”言论已过去几个月,教育局现在才发公开信谴责,是不是晚了一些?而以“谴责”代替处理,暗含“下不为例”,释放的信号是:任何教师第一次发表“仇警”言论都不会被追究。这岂不是一种错误的导向?

食环署作为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大字报”到处张贴,所谓“连侬墙”满街都是,其中既有反“一国两制”内容,也有“仇警”、“杀警”言论,更有人身攻击的污言秽语;无论是看其形态还是看其内容,都有损香港国际大都会的形象。对此,食环署应在第一时间组织人员进行清理。遗憾的是,当市民自发地清理时,食环署的负责官员不仅不行动,还找出种种理由推脱责任。这岂不是有违“服务市民”的宗旨?

也许,两部门会以“民意”为由开脱自己。那么,民意如何呢?有人一个月前就发起网上签名,要求革除戴健晖教席,一日就收到超过三万个签名,难道教育局没有看到?所谓“连侬墙”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如果政府连清洁环境这种事都不愿做或不敢做,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也就无从谈起!再看看那么多市民自发地上街清墙,难道这还体现不出民意所在吗?

怕得罪人就不要当“问责官员”

什么叫“问责官员”?就是要对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负责到底,如果没有履职尽责,就应该被问责,接受相应处分。作为“问责官员”,要勇于担当,不惧困难,不怕得罪人。

时下的香港,社会对立情绪达到了极点,反中乱港势力到处制造暴力恐怖事件,而且手段更加残暴,完全没有“熄火”迹象。必须承认,在此情形下,“问责官员”秉持公义、主动作为是有风险的,但不能因为履职有风险就不去履职,这是涉及职业操守的原则问题。纳税人提供的俸禄不是白给的,既要求公务人员平常时日履职尽责,也要求非常时期勇于担当。如果不明白这一点,就不要当公务员,更不配担任“问责官员”!

再看看香港警队的表现,教育局、食环署应该感到羞愧!百余日以来,香港发生了百余宗暴力事件,有警员被长矛刺背,有警员被砖块砸头,有警员被咬断手指,有警员被腐蚀性液体泼面,还有许多警员及家属个人信息被网上“起底”,警察家属安全受到威胁,警察子女在学校遭受歧视……尽管如此,全体警员忍辱负重、决不后退,筑起了香港公共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两相对比,毋须多言,境界乃见!

公务员应强化主人翁意识

政府部门不敢担当既然是“香港病”的一种症状,那么,要医治此病,就应寻根溯源,查找病根。在笔者看来,香港公务员队伍普遍主人翁意识不强,是一个重要“病因”。

香港被英国管治了155年,回归只有22年,两个时期相差悬殊。在英国管治时代,公务员只有“仆人意识”,缺“主人意识”,凡事听上级指令。香港回归后,原有的公务员队伍整体上得以保留,延续了这种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现在没有“总督”发号施令,行政、立法、司法在许多问题上又存在分歧,民意也飘忽不定,加之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将这“一潭水”越搅越混。于是,一些问责官员失去了主见,竟然当起了“骑墙派”,很多事怕得罪人,作壁上观,非常糟糕。

公务人员凡属于分内之事,不仅要管,而且必须管到位。教育局、食环署这样,其他政府部门也应如此!所有公务人员应强化主人翁意识,积极作为,敢于担当,而不是见矛盾就躲、见风险就避。当今香港不缺少“骑墙派”,缺的是有担当者!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