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无悔撑警|老板娘屡接"午夜凶铃"饱受欺凌:依然爱港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激进示威者本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极端思想,恶意打压及狙击持不同政见的商户,甚至将它们纳入杯葛名单,煽动他人罢买及恶搞,曾参与撑警集会的小店老板娘王莉莉是其中一名苦主。早年丧夫的她,靠该小店独力抚养两名年幼儿子,却被“黄丝”害致生意大减,半夜经常接到“午夜凶铃”人身攻击她,甚至向各政府部门“报假案”,一时投诉其店卫生有问题,一时投诉违反消防条例,令她疲于奔命辩解,纵然受打压、欺凌,但她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无悔撑警,只因她爱香港,希望警方努力让香港回复和平。

王莉莉表示,香港之所以可爱,在于她原本是包容的城市,容许市民自由表达见解,但暴徒口说追求言论自由,但讲一套做一套,破坏香港的和谐及秩序,希望各界认清暴徒的假面目,放下政治成见重建香港。

■王莉莉靠十元八塊的腸粉及傳統小食養活兩個兒子,卻被「黃絲」害致生意大減。

■王莉莉靠十元八块的肠粉及传统小食养活两个儿子,却被“黄丝”害致生意大减。

“警察的工作好辛苦,已十分克制,我支持、尊敬他们为香港治安付出的努力,所以就算我被人打压,也无悔撑警,会继续支持他们。”大埔驰名的小食店“友口馥”老板娘王莉莉紧握着拳头,坚定地说。

王莉莉是一名朴实而命途多舛的单亲妈妈,早年丈夫心脏病发梦中猝逝,她与两名儿子一度领取综援渡难关,后来她为了自力更生“死悭死抵”储钱开设该小店。每日天未亮已返抵店内,用古法石磨磨米浆,制作各式各样的肠粉和传统小食,靠十元八块的小本生意养活两名就读小学的儿子。

歇业一天 全家赴撑警集会

每天一脚踢在店内团团转挣钱,但因为要撑警、要撑安稳的香港,6月30日她休息一天带着两名儿子参加“撑警集会”。她补充:“我让他们(儿子)选,如果不去撑警,他们可拣去冒险乐园,我自己去撑警,最后他们拣撑警。”

那天时晴时雨,雨势一度特别大,仍无阻三母子要向暴力说不的决心,“想儿子自小有民族意识,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集会在雨中结束后,王莉莉把相关照片上载脸书(facebook),讵料纵暴派支持者为排除异己,将其小店纳入杯葛名单,“非常痛心及难过,我支持警察是我个人意愿,与铺头无关,唔应该恶意抹黑及诬蔑我的小店。”

人身攻击 被诬“不守妇道”

除了被排挤以致生意应声下挫一半,王莉莉也遭纵暴派支持者电话滋扰,“三更半夜打来,讲一些侮辱说话。”纵暴派的网络大军还在社交平台对她进行人身攻击,有人指骂她“不守妇道”,甚至有人恶意中伤指她经常标榜自己是单亲妈妈“博同情”,“我觉得好冤枉,我无做过违背良心的事,也没有博同情。”

恶意投诉 谎报卫生消防差

最离谱的是纵暴派轮流致电政府部门,对该店作出子虚乌有的指控,“过去两星期,几乎每日都有政府部门人员上来,食环署、卫生署、地政署、消防处、劳工处。”最匪夷所思的是渔护署收到举报指她在店内养狗,“你都见啦,我这里哪儿有狗?消防也接获举报说我在铺头门前生火,总之古灵精怪乜嘢投诉都有,单是应付这些投诉已搞到气断。”

该店屹立大埔几年,以香滑肠粉打响名堂,连“发哥”周润发、影星姜皓文、黄德斌等也远道来惠顾,她说:“如果我的铺头真的有卫生问题,早就被人查封,亦唔可能咁啱在这数个月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怒斥暴徒 讲自由实压异见

王莉莉一直热爱香港,这里之所以可爱,在于她原本是一个多元化、包容的城市,容许市民自由表达见解,以及靠一双手打拚属于自己的天空。但黑衣暴徒划破这里的和谐及理性,窒碍这里自由的气息,“他们口口声声说言论自由,但原来讲一套做一套。如果他们真正尊重言论自由,就唔应该打压持不同政见的人士,而系应该透过和平理性的沟通方法找到共识。”

她期望各界放下政治成见,放弃互相攻击,让香港回复昔日的可爱。

起底杯葛小店主 暴徒霸道凶恶

暴力之徒唯我独尊、霸道凶恶,在今次杯葛商店的名单中可见一斑。本报记者追访名单内多间商店,不少店主一脸无奈地表示,他们不懂政治,也不会论政,最近只就暴力事件与食客“吹水”闲聊,或在网上抒发个人见解,言论不合纵暴派心意遂被罢食,与“文字狱”无异,有商户说:“我写他们讲大话,无讲晒事实,就咁就被针对。”甚至有店铺表示,“从来都冇公开政治立场,唔明白点解会咁,近日生意大跌五成。”

一言不中听 即列黑名单

位于西环的口水鸡专门店,老板张太表示,其店铺被杯葛,相信源于其不谙广东话的丈夫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一则有关近日示威活动的帖文,该帖以广东口语书写,其丈夫理解错误,作出一些纵暴派不中听的言论,随后纵暴派便锁定其丈夫的个人社交网站进行“起底”,并把该店列入罢食名单中。

张太指,夫妇二人对事件大感无奈,“我丈夫经常玩社交网站学白话,点知搞出个大头佛。”为避风头,该店早前一度关店几天。

暴力示威频 水饺店停业

在太子花园街开设水饺店的王老板表示,从来没有高调公开发表过政治立场和取态,亦没有参与连月来的任何示威、集会活动,他坦言自己是普通老百姓,不懂深奥的政治,也没有归信任何政党政派,“我们只是支持社会安定!”王称,受到暴力示威活动的影响,数月来的生意额最少跌近五成,上月甚至有数天因为店铺附近举行示威,反正营不营业也是生意不足,最终他决定暂停营业。

湾仔一间模型店的老板沈先生对被纳入罢买名单大感错愕,表示毫不知情,幸未受到骚扰。“近日受到示威活动影响,生意亦大减,今次纳入名单就雪上加霜。”

闲聊被曲解 网上受讨伐

上环近月一间生意冷清的茶餐厅老板亦指,近日确实有在茶餐厅内与食客讨论有关示威活动,但他并无明确表明立场,只是有部分食客误会了他的言论,即在网上“声讨”“我们都是成班人在轻松‘吹水’,无想过后果系咁。”

一芳水果茶发言人不愿多提事件,只回应指,由6月至今,生意受影响,其中一家分店的招牌被喷漆,其他分店暂未见受太大影响。

粉丝不弃 各区食客力撑良心店

■大埔良心小店「友口馥」。

■大埔良心小店“友口馥”。

暴徒为灭声,无所不用其极,魔爪更伸延至持不同政见的小店身上,曾参与撑警集会的小食店“友口馥”也遭殃,该店一方面备受不分是非黑白的“黄丝”狙击,另方面也获忠诚粉丝力撑,专程从各区到该店惠顾支持。

日前,本报记者到该店了解情况,老板娘王莉莉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堂食和外卖的食客也耐心地等候食物出炉的一刻。记者随机采访多名食客,以了解他们对该小店的评价。

观塘客专程赴大埔惠顾

专程从观塘来到大埔惠顾的熟客刘先生说,从来不认为该店卫生有问题,也未试过食后有不适,对于“黄丝”恶意贬损其商誉,刘先生大感不值,批评说:“这种恶劣行为十分无知,有智慧、有思想的人都应该同佢哋(暴力分子)划清界限。”另外多名受访食客虽然是首次慕名而来,但他们表示在该店观察多时,没发现任何不卫生或违法的情况。

饮食业6月起蒸发50亿

纵暴派以反修例作为幌子发动暴力示威,已严重打击港人的消费意欲,餐饮业市道更首当其冲,而网上流传被杯葛的商户名单中,大部分是食肆,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表示,名单内的食肆生意雪上加霜,而整体饮食业自6月初起,已蒸发50亿元生意额,近两星期更有不少餐厅及酒楼结业,“以前周六、日,酒楼食肆八九成枱被预订,甚至全部爆满,但今年估计只有三四成入座率,随时大把位。”

员工被迫放无薪假

黄家和指出,暴力冲击事件不单影响饮食业,旅游业及零售业同样受灾,形成连带关系,短期内更无复甦迹象,担心饮食业情况会持续衰退,甚至失业率上升,“2003年沙士,整个香港都好齐心去解决问题,令经济快速复甦,但今次反修例事件有太多事发生,唔系一朝一夕可解决。”他又提到,油尖旺区、铜锣湾区的食肆最为严峻,不少餐厅及酒楼要求员工放无薪假,以免“蚀到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