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以偏概全的谴责令人喷饭

近日,香港大律师公会和香港记者协会分别发表声明,对警方依法严正执法作出“谴责”,但声明即被会员或外界反驳,批评该声明以偏概全,误导公众。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前暂委区域法院法官黄汝荣,前副刑事检控专员李绍强,执业大律师赵振寰也分别致函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不认同香港大律师公会于9月3日发表的《香港大律师公会就警方处理公众示威的手法的新闻发布》,批评该发布以偏概全,也不代表全数会员立场。香港记者协会也是“谴责常客”,然而,记协所作出的谴责欠缺客观理据,部分内容更与事实不符。

谴责成了政坛笔战的第二个战场。当谴责成了针对政见、不同阵营的另类武器,表态最重要,内容反而是次要,每个谴责声明写两三段落,似是而非,或人云亦云,便算交了功课,再刊载在组织网页,让他人代为转发。措词强硬,严词厉色便可以,观点立场先行,事实放一边,个别行业组织只选举性批评,或对某些经删剪或节录片段,作断章取义的谴责。

一个组织在作出任何谴责声明前,征询会员或行业意见是基本常识,否则,在发出声明后,却遇到行内从业员巴掌打脸的罗生门,除了削弱该组织的公信力,也变相自揭组织毫无代表性可言。若组织把掌权者的个人自由创作,套上组织信纸和下款,便算是该组织的谴责声明,但却与多数行内从业员的意见相左,这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行内共识?算不算“被代表”和骑劫?

若谴责声明具选择性及偏颇,以歪理抹黑谴责对象,未审先判,是黑白不分、本末倒置。大律师公会和记协甘心作出选择性谴责,与公义为敌,掩盖真相,埋没良知,成为罪恶的帮凶。

作者:笃行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