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写给香港教师的一封信

星岛环球网消息:韩愈《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不只是简单的教授书本知识,还要教授学生为人处事的道理与热爱祖国、关爱别人的可贵品质。连日来,香港激进示威者在街头打砸毁烧,冲击警察,肆无忌惮从事非法活动。其中,卷入了不少青少年学生,令人痛心。为此,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先生再次撰文,质问学生只擅长搞政治运动,香港还有未来吗?何柱国先生呼吁,全港的各大教师工会和教育组织应严肃思考,给我们年轻人一条活路,请政治必须远离校园。

何柱国先生的题为《请老师给同学一条活路》的信发表在今日的《星岛日报》与《头条日报》上。以下为全文内容:

请老师给同学一条活路

连月来的暴动画面,最令我揪心的是看到青少年学生参与了这场将毁灭他们前途的暴乱。他们有的冲在暴动现场最前线,持武器与防暴警察或异见者对打,有的扔汽油弹、掷砖头和纵火;另有的在二线为“勇武”暴徒提供各种支援和掩护。自九月开课后,我们更见到政治占领校园,大学生暴力冲击校长办公室,包围教职人员;中学生以暴徒打扮在校外拉起人链喊叫政治口号,又有过百名穿校服中学生在商场高唱辱警粗口歌和侮辱国旗。相对之下,学生大模大样的跳闸坐免费港铁只是小儿科而已。

相信很多家长和我一样,在六月以前没法想象香港的年轻人竟能如此暴戾!不但拿起致命武器攻击警署,对于手无寸铁的异见者,同样可以不留情地狠下毒手。暴青非但不畏法,更以犯法为荣。本应享受校园生活的中学生甚至小学生,却成了街头示威和抗法的生力军;天真稚气的笑脸,变成一张张阴森冷漠的黑面罩。根据警方数字,街头暴力活动中被捕人士转年轻化,有的年仅十二三岁。香港的教育真的病得不轻。

街头暴青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在不同层面参与了这场暴乱的青少年学生,政治上脑,人生轨迹已被硬拖脱轨了。他们身处险境而不自知,大学教授一句“违法达义”,把多少青少年推向法网,面临牢狱之灾的风险;更甚的是青少年的内在变化却是看不见的,才是更大的风险。他们也许尚未意识到,正在成长中的灵魂与人格已可哀地蒙上一层锈蚀。在其人生成长的初阶段,已习惯了不尊重法纪,纠众暴力对付异见者,兼且否定自己的国家,以至民族(如以“支那”辱骂他人)。他们的价值观、道德观,乃至国家民族的身分认同,通通都已被扭曲和破坏。如何复健?能否纠正?并不乐观。

谁怜天下父母心?听到不少忧心忡忡的家长说要送孩子到国外读书,生怕他们在香港被政治污染了。家长送小孩子到学校是期望他们成才,将来在社会上做个守法和有用的人,怎会想到去学校是送羊入虎口。本应专心求知识、学乖学好的子女,竟然学会仰慕街头暴青、仇恨警察、仇视国家。他们未来长大后,还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吗?能有足够的技能应对竞争性日强的就业市场吗?每月按时领取不俗待遇的老师和校长们,请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有愧吗?

有教师可能会喊冤说他们只是尊重学生的自决权而已。恕我直言,这只不过是逃避责任的虚伪借口。如果事事学生都可以自决,还要老师和学校何用?也许有人会说凭甚么怪责老师呢?很简单,产品出现问题,生产商自然难辞其咎。今天香港暴青当道,学生品行差又不守法,教师会没有责任吗?香港纳税人提供庞大的公共教育资源,是期待学校培养出阳光善良、富国际竞争力的下一代精英,而不是教育出反政府、反国家、反民族的异物怪类。青少年在学校被政治灌输,基础知识学不了多少,倒学会一身政治斗争的本领,这是谁之过呢?

中学通识科原意是训练学生的分析能力,却被热衷政治的教师利用来散播政治仇恨和偏见。教师于学生有不对等的特殊权威,绝不应将个人政治主张加诸心智未成熟的学生身上,窒息了同学正常成长的空间。占中时期便有幼儿园女教师以图画灌输儿童警察是坏蛋的歪理,最近有教师病态式的公开发表仇警杀警言论,也有教师笑嘻嘻的带学生上街贴墙壁。教师将自己个人的政治思想和对社会的怨气直接传给学生,公平吗?你们在课堂上逞一时之快,却毁了孩子的前途,道德吗?想想今天暴动街头上如有你们的学生,你们能安心吗?倘若你的学生在参与暴乱中学坏或被侵害、在街头暴动中受伤或被捕,你们良心不会受责备吗?

特首林郑月娥年前回应教育界的呼吁,增拨了五十亿港元作为中小学教育经费,目的是在提高教学质量和教育工作者的待遇。没想到在优渥资源下,学生反而投奔街头,中学倘沦为政治洗脑营,学生只擅长搞政治运动,香港还有未来吗?全港的各大教师工会和教育组织应严肃思考,给我们年轻人一条活路,请政治必须远离校园。 

微信图片_20190925115716

微信图片_20190925115720

来源:星岛日报  作者:何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