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苹果》急于漂白暴力恶行说明什么?

超过百日的暴乱近期再有升级之势,甚至已经演变成恐怖袭击,暴徒在大街上公然袭击市民,对于政见不合者动辄围殴,一言不合就将市民打得头破血流,事后还沾沾自喜说是什么“私了”。在激进的“连登讨论区”上更有帖子鼓吹、教导暴徒如何“私了”,如何有组织地攻击政见不合者。同时,暴徒大量使用汽油弹攻击警员、警车,在人流密集的地区、在港铁站外肆意投掷汽油弹,完全罔顾人命安全,有暴徒更在光天化日之下抢枪。暴徒抢枪来干什么?当然就是要置警员于死地。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事实:所谓反修例风波已经演变成恐怖袭击,暴徒的行径已经完全失控,失去底线,也失去良知。

烂苹果美化暴徒暴行图争取民意

暴力不断失控,当然不符合幕后大台及乱港派的利益,在风波肇起之时,幕后大台十分重视运动的民意支持,一直大力控制暴徒行径,尽量避免造成大伤亡,更发动手下舆论喉舌不断美化,目的就是要争取民意。但随着动乱持续百日,暴力程度不断升级,对香港破坏愈来愈严重,广大市民对这场动乱都感到反感及厌倦,近期的参与人数大幅下降,暴徒虽然凶强好斗,但其实最前线的暴徒也不过几百人,基本上已是强弩之末,不断推高暴力不过为掩饰民意的背离。

对于这个趋势,幕后大台心急如焚,于是急急指令《苹果日报》为暴徒涂脂抹粉,搞出一个所谓“专访”,形容暴徒掷汽油弹是“火魔法”,又引述受访暴徒所言,“用火焰阻挡警员推进,旨在为前线手足撤退争取时间,望同行者理解”;自己会提醒前线不应被仇恨支配将“魔法”直接投向警员,因为要记住“出嚟嘅原因系做乜嘢”,强调不想做到任何人命伤亡。

何谓贼喊捉贼,虚伪无耻?看看这个暴徒专访就可以。全港市民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暴徒如何对准警员、警车投掷汽油弹,有一幕更拍到暴徒特意从高处向港铁站内的防暴警投掷汽油弹,汽油弹是大杀伤性武器,这些行为并非是阻止警员推进,而是置警员于死地,这样还没有伤人命之心?这些暴徒除了残暴之外,也相当无耻,为他们美化的传媒就更加等而下之。

《苹果》一方面为暴徒肉麻美化,反对派另一方面也有意与暴徒画清界线。记得早前每当暴力冲击之后,反对派政客都会急急出来为暴徒辩护,肆意攻击警队,企图转移视线,但在近一个月,大多数反对派政客不但没有再到冲击前线配合暴徒,而且在事后也默不作声,犹如潜水一样。这一方面说明反对派对于暴徒恶行心知肚明,知道不断升级的暴力已经引发民意巨大反响,但由于反对派怕割席会被暴徒批斗,唯有默不作声,装作没事发生。

反对派对谴责暴力持双重标准

另一方面,反对派当前的首务是收割这场风波的政治果实,转化为区议会议席,近期反对派政客及参选人已经大举落区,进行选举工程,他们落区最怕的是被街坊问起对暴力看法,如果他们说支持暴力,必将影响选情,但如果谴责暴力,又会引起激进选民反感,所以反对派政客惟有对暴力冲击不再回应,也不再到抗争前线,否则参选人在区选前被捕,岂非机关算尽一场空?《苹果》忙漂白反对派纷潜水,正说明暴徒行径不得人心,所以《苹果》才要为暴徒美化,而反对派更加不想与暴徒扯上关系。

在《苹果》不断为暴徒漂白,反对派有意与暴徒保持距离,以免影响区选选情之时,前一段时间一直潜水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又报称被人袭击,对于任何暴力固然不能容忍,但反对派在谴责暴力的同时,为什么对于连月来的暴力、恐怖袭击、到处纵火破坏,甚至要置警员于死地的暴行却不发一词,这不是双重标准是什么?而且,在暴徒暴行引发民意巨大反弹,加上反对派企图在国庆节再动员发起大游行之时,邝俊宇又称受袭,时机上未免太过巧合,而在政治上往往是没有巧合这回事。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