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Telegram赠现金装备食物券 "助养"小暴徒做炮灰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暴乱至今已逾百日,不少被捕者都是未成年人,令人无比痛心。坊间不时传出有人透过各种“糖衣炮弹”诱使青少年参与暴力冲击。大公报记者发现,自七月起,在社交软件群组有人以“助养”为名,拉线配搭“家长”和“子女”,把从“家长”处募集来的财物交到“子女”手上。有些网站更是赤裸裸地提供现金“助养”,仅某一个支持“港独”分子的社交平台专页涉及的金额更超过50万元,充分显示暴乱“有大台”。

《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通讯软件Telegram频道平台上有多个“助养”群组,专门募集为前线冲击的暴乱分子提供支援的“家长”,帮他们与前线冲击的所谓“子女”建立联系。“家长”负责提供各种物资:包括“食券”,即不同餐厅的现金券,解决参与暴乱者的三餐;“文具”,即暴乱分子的防护用具,如口罩、滤芯等;“大盐”,即大支装的生理盐水,用作冲洗伤口及眼睛之用。群组管理人担任中间人角色,将从“家长”收到的物资送到“子女”手上。此外,有群组还提供修理电话、剪头发等服务。

金钱利诱 出手阔绰

随着暴乱冲击的常态化,有些网站和群组改为更直接的金钱“助养”。记者发现,一个曾经支持“港独”分子的facebook专页,自七月起开始发起所谓“助养基金”,实行一对一“配对”,需要“助养”的“子女”以编号形式代表,旁边写上金额,有意“竞投”者便留言该编号,竞投成功后由专页负责人直接联络。根据此人报告,目前已搭配了约110宗个案,涉及金额约57万元,平均每宗个案获批5000元。

这些“助养”群组均强调,以保护冲击分子身份秘密为首要考量。在运作上,采取在地铁沿线交收物资的方式,群组负责人在不同地区安排接头人交收物资,部分亦可透过邮寄方式送“食券”。有些群组更安排获助养的暴乱分子到网上超级市场的门市部自取食物,或在各种自助电子仓自行取物。大公报记者在暴乱现场也经常见到,有大盒装载已分类的零钱、连锁餐厅及超市现金券放置在特定位置,让暴徒领取。

推人上前 自己缩沙

群组管理人不时会上载一些撑暴“家长”与暴徒“子女”的对话,以证明“助养”成功。其中有人声称,他在六月开始已参与冲击,但当其父母知道后,便中断所有支援,令到他三餐不继。而他收到“家长”的支援后,现时三餐无忧,更有余钱购买生活用品。他向群组管理人及“家长”表示感谢,更声言会继续全力参与冲击。

此外,亦有人在暴乱现场派饭。不过,这些暴徒“子女”胃口已越来越大。早前在讨论区便有暴徒讨论伙食问题,吐槽现场派的汉堡、能量棒等“食得好心酸”,要求后援团别再买干粮,要求买日式饭团。

据了解,部分“家长”支持暴力乱港,但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走到前线。然而,他们却透过全方位的金钱和物资支援作诱因,怂慂唆使别人的子女参与冲击。

13岁男童自爆TG识“朋友”上钩

图:这位十三岁男童在暴乱现场被捕

连月暴乱中,有不少未成年人被煽惑上街做暴力冲击前锋,结果涉参与暴乱被捕。“13岁少女烧国旗被捕”、“16岁男仔纵火被捕”、“13岁男童搜出‘镭射枪’被捕”等消息层出不穷。据悉,警方从6月至今共拘捕近逾千人,包括数十名16岁以下未成年人士,年纪最小的只有十二岁。

警方上周日(22日)拘捕一名13岁小暴徒,从其口供得悉,原来他们是被“上街有钱收”的方式利诱参与暴乱的。该名男童当日在堵塞机场的行动中被警方截查,并在他身上搜出大批价值不菲的暴力冲击装备、近4000元现金以及大量现金券等。就读中一的该男童自爆,经Telegram(TG)认识了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对方表示只要喊口号、对警察及建筑物掷砖,便可到物资站取钱物。据男童自称,自6月至今已获得近3万元的财物。

事实上,早前已多次传出有金主收买年轻人暴力冲击的消息。上月25日,一名12岁升中生因参与暴乱被捕,有视频指出该男童受人唆摆,在集会上发表极具煽动性的乱港言论。消息透露,该男童被警方带回家中搜证时,发现他自己房间的床下藏有七万多元港币现金,很大可能是幕后操控者利诱其参与暴动的奖赏。

家校合作 留意孩子异常行为

针对Telegram上出现“助养小朋友计划”,别有用心者用钱利诱未成年人上街做炮灰,陈树渠纪念中学校长招祥麒提醒家长,要比以前更关心子女,观察子女行为有否异常。例如,是否比以前更常出街?或多了金钱使用?他认为,家长多关顾,才能正确帮助子女面对问题,助他们健康成长。

招祥麒指出,作为教师同样要多留意学生的举动,例如是否突然阔绰起来,多了请同学吃东西?如发现情况有异,须尽快与家长沟通,了解学生情况。他说,中小学生的成熟程度不足够,社会各方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向中小学“出手”,否则对小朋友的身心发展影响很大。最重要是加强家校合作,共同度过眼前挑战。他又期望政府有效提供措施,助社会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