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沉迷破坏 食过返寻味

■許多在「前線」的黑衣人,已將暴衝當作「刺激」以「享受」。 資料圖片

■许多在"前线"的黑衣人,已将暴冲当作"刺激"以"享受"。 资料图片

挖砖掟弹砸港铁 暴力升级如食"迷幻剂"

"今日又搞集会游行?想趁机搞破坏至真!"过去3个月以来,不少市民每每听到有人要搞集会游行活动时,总是会提出这些疑问。确实,每当这些所谓的集会游行后,伴随而来的,就是一次次暴力冲击破坏活动。暴力工具从最早时的棍棒、遮柄,发展到砖头、铁支、丫叉(弹弓),甚至投掷燃烧弹,破坏活动则由撬铁栏、挖地砖,发展到冲砸普通商铺和商场内公众设施,甚至肆意大规模地破坏地铁设施。香港文汇报记者多次近距离地观察暴徒的行径,发现许多身在"前线"的年轻人,无视法律后果,竟将暴冲当作一种"刺激";有一些暴徒更视暴力为"迷幻剂",为暴力而暴力,将暴力行径当做"人生享受"。

张得民、齐正之

这场已持续逾百日的"反对修例"运动,起初主要由"和理非"主导,当时虽有"独"人鼓吹要"勇武抗争",但在"黄丝"群体中并没有引起多大回响,就算发生了6.12严重冲击事件,在随后的6.16大规模游行后,聚集的人群也很快散去,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6.12后"勇武"渐规模化

不过,由6月中下旬开始,连登及Telegram群组出现大量有关"和理非无用论"的帖文,鼓吹要"勇武"、"要用暴力迫使政府让步"。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这些帖子其实大多数是由6.12后开始形成组织化的煽暴派发出。

有活跃的"勇武"分子向记者透露,"勇武派圈中人"均认为,他们在6.12冲突中虽然没有尝到什么甜头,但也没有什么"损失",更形成了有相当能量的"勇武"组织,再加上当时的社会气氛紧张,因此完全有可能"食过返寻味"。

就此,幕后煽暴分子开始重订策略,包括在网上招兵买马,将"勇武"规模化,同时分设多个不同群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勇武组",把所有物资都优先给予"勇武",目的就是要利用他们与警察硬撼,引发冲突。

为使物资更快传送到前线,他们订出一套物资传送手势,如双手拍头就是要头盔、左右手反方向拉就是需要索带、双手放在眼上就是要护目镜等,这套手势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冲突现场的物资传送问题。

7.1冲立会变"全民勇武"

6月21日,"香港众志"多名头目号召金钟一带群众包围警总,很快就有暴徒主动挑衅警员。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暴徒的组织性与之前有明显分别,很多前线已对路障及物资等运作了如指掌,倘前线没有足够装备,暴徒就会即场透过手势运用,向数百米外的金钟物资站发出指示,极速把物资送到前线手上。

6.21一役后,"勇武派"更加嚣张,有煽暴者更购入成千上万的冲击装备在游行现场派发,令更多"和理非"不自觉地变为"勇武"。在7月1日冲击立法会事件中,明显"勇武"数量已大大上升,当日处于前线的冲击者中几乎是"全民勇武",所有参加者都戴上装备。

在冲击期间,有人更毫不避忌地挖起地下砖头攻击警察,而每当有人挖砖,身旁"睇水"的人便会大叫"落雨",意思是要人打开雨伞掩护,以防被记者影到,此后"落雨"便成为暴徒的一个常用暗号,以召集参与者掩护同党"做嘢"。

7月1日,"勇武"分子冲入立法会大楼并大肆破坏,偷走大量计算机硬件,更助长了暴徒的气焰,而"勇武派"也在短时间内大跃进,摇身一变成为在反对派阵营中比"和理非"还有影响力的群体。

"接仔放学"助长暴徒气焰

例如,煽暴者感到暴徒在冲击后可能难以找到交通工具脱身,就在"和理非"中召集人手,用"接仔女放学"的暗语通知他们前来接送暴徒离开、运送物资,甚至送前线成员到各个现场。此时,煽暴者可说已成功建立了一条运输队伍,暴徒在每次冲完就有专车接走,不用担心警察在地铁截查拘捕,更助长了暴力冲击。

7月21日晚,暴徒在西环大举冲击中联办大楼,但不久,暴徒被警方逼退至中上环一带,正在该处采访的香港文汇报记者就在TG"大消物"群组中发现,煽暴者正不断发出"接仔放学"的指令,号召该运输群组成员到中上环。记者所见,现场一带此时已有过百辆私家车抵达现场。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香港文汇报记者故意脱下有记者标记的外套在街上急走,途中多次有司机停车,称自己是"家长",可以送记者回家。在记者婉拒后,司机即出示TG群组证明自己"家长"身份,当记者上车后,司机就下车大叫问"有冇人都系过海",待整架7人车坐满后才离去。行驶期间,司机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做"家长",因为自己"唔敢冲",便选择响应连登的号召到场。

仿乌克兰现"火魔法师"

7.21事件后,暴力冲击越演越激。当时,"勇武"中有人提出模仿乌克兰的"勇武派",在冲击中使用燃烧弹,但因怕被警方发现,即改用游戏字眼,把燃烧弹称为"火魔法"或"鸡尾酒",使用"火魔法"的暴徒则称为"火魔法师"。

8月5日下午,记者在沙田一带追踪暴徒活动,最初,暴徒只是四处破坏及用附近栏杆筑起路障,直到傍晚,突然有人向现场前线表示"有火魔法师准备紧",现场气氛实时变得紧张,"前线"亦整装待发准备"火魔法师"进攻,果然不消一会,便有数名全身包实的"火魔法师"现身,现场"勇武"实时为"火魔法师"开路,"火魔法师"快步上前点火向警署投掷燃烧弹,现场"勇武"随即起哄叫嚣,数名"火魔法师"把身上的燃烧弹用完后,即在"勇武"的掩护下极速逃离现场。

暴徒成立"火攻队"及在煽暴者提供大量装备后,气焰更加嚣张,除周六周日大型活动外,这些"勇武"就连平日也在各区发起冲击。为确保在冲击中更有行动力及防止有"鬼"。8月中开始,"前线"分成多个小队,小队成员虽不用公开自己身份,但一定要曾一齐冲过或有队员介绍,确保不是"鬼"后才可加入。

8月下旬,这些小队在荃湾一带大肆破坏,伏击警察,行动非常具组织性,犯案后便极速逃离现场。煽暴者与暴徒透过暴力冲击增加经验,制定不同方案针对警察,靠"be water"不断进化,再加上得到大量金钱装备支援,暴力活动明显直线上升,其实力早已不可与6月12日同日而语。据了解,近日在元朗及金钟的大规模暴力事件正是由这些小队合作发起。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