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百业受创全民叫惨 政府纾困多招救市

图:暴乱令酒店业生意大受影响,有员工被要求放无薪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这个家,以我们每一个香港人的努力而建立。”政府的宣传片希望唤起大家“珍惜香港这个家”!愈演愈烈的暴乱已严重影响经济民生,特区政府至今已推出191亿元措施支援各行各业,并落区对话聆听社会各阶层的声音,只希望大家同心协力助港走出困局。《大公报》访问打工仔到小企业;有80后港青建立的饮食王国因暴乱而关闭部分店铺﹑有两代人营营役役为两餐经营多年的小贩档随时毁于一旦;有旅行社转型期望“起死回生”;不过,太子港铁站仍是“仇警灵堂”,和谐社区晚晚变成暴乱不止,人与人之间充斥仇恨,香港突然变得很陌生,全港市民都受害,齐向乱港暴徒说:“收手吧!”

行旅行社休眠 前景暗淡

图:旅客因暴徒塞机场、堵道路纷纷避走,不敢来港

暴乱祸百业,旅游业首当其冲,有接待内地旅行团的本地旅行社(地接社)处于“休眠”,经营“港澳一号假期”地接社的陈世棠表示,市况比2003年沙士更差,正想办法转型,例如改办游学团等,不过若然暴乱持续,看不到前景,今年底租约期满,公司就会倒闭。

陈世棠1998年加入旅游业,由导游“驳脚”做起,2006年成为老板,成立首间地接社公司,凭?开办不同主题的香港游成功吸客。

去年港珠澳大桥和高铁香港段落成通车,访港团一个接一个,陈世棠的公司在旺季时每日接待30团,每月可多达900至1000团,不过自从六月暴乱爆发以来,八月份只接待两团,九月更录得零团惨况。

衰过沙士“占中” 转型求存

21年来经历过不少风浪,陈世棠忆述2003年沙士吓窒游客,2014年“占中”阻路赶客,他一一克服,但今次的暴乱已持续过百日,至今仍未休止,行业一片暗淡。

“我估计这行,未来一年也无法复甦,旅客来玩首要是安全,看见暴徒塞机场、乱打人,怎会敢来香港?”

陈世棠目前正想尽办法转型求存,包括接一些本地的游学团,或社团组织开办的一日游,尽力捱过难关,“不过我相信暴乱一日未停止,这一行也难见起色,间公司可能做到12月,就无法做落去。公司正处理“休眠”状态,办公室七人被裁,剩余三人放无薪假。

他有两名前员工,丈夫原本是旅游巴司机,太太做导游,自从访港团暂停后,两夫妇改到港铁当兼职车站助理,因在上班时遇上暴徒,说了一些对方不喜欢的话,即时被针对,将两人的照片放上互联网公审和起底,“两夫妇还有小朋友要养,暴徒简直将他们赶绝,现在他们也不上班,唯有周围借钱。”

食谷种 导游打算转做保安

对于政府推行的支援旅游业界措施,及学费全免的“特别.爱增值计划”,旅游及酒店业界人士表示欢迎。从事旅游业30年的导游称,会第一时间报读半日或晚间制课程,对物业管理及保安课程感兴趣,因应现时的暴乱时势,港铁站、机场等地需聘请大量保安,相信转行后不会再失业。

香港专业导游总工会主席余莉华任职导游30年,欢迎政府的培训计划,称会帮行内人士争取报读,她坦言,香港导游普遍已无团可带,在家“食谷种”,若是家有孩子需养育,心情会非常焦虑。培训计划可缓解已失业或放无薪假从业者的焦虑。余莉华称,有意报读咖啡调制课程,对保安课程亦有兴趣。

“有好过冇,起码有份工做吓。”酒店及餐饮从业员协会秘书长叶柳青表示,酒店业有员工被要求放无薪假。她认为每日154元津贴额“抿水”,希望可提高至250元一日。香港旅游从业员联会主席叶志伟欢迎政府推出支援措施,但希望课程津贴可提升至7000元。

惨上惨 的士保费累加五成

的士业生意备受暴乱冲击之际,保费飙升一加再加,今年首九个月内累计暴增50%,业界营运雪上加霜。多个的士业团体组成“的士业关注保险事宜联盟”,昨日到政府总部请愿,要求政府有关部门与保监局尽快开会,立即调低的士保费,并召开多方平台会议,共同解决目前困局。

数十名的士业人士及十多辆市区的士昨日参与请愿,他们高举标语,并在的士车身贴上“加完再加 雪上加霜”等标语,不满保险公司继今年三月对的士保费加价30%,九月又再加价30%,保费加至4万元,占营运总成本40%,保费于九个月内已累计增加50%。立法会议员郑泳舜、刘国勋、易志明、保险界议员陈建波接收请愿信。联盟其后到保监局递交请愿信。

联盟召集人、的士车行车主协会永远会长兼主席吴坤成表示,暴乱持续三个多月,旅客被吓怕不敢来港,的士司机生意大不如前,夜班司机生意仅剩50%。市道惨淡,保险公司再加保费,犹如“趁火打劫”,令业界营运雪上加霜。

香港的士商会主席黄保强形容,旅游区现时“鬼影都无只”,他称现时每日开工十多小时,才勉强够回本。

三亿元培训“被失业者” 万人受惠

图:租用政府场地的美食车未来半年租金可减半

暴乱打烂工人饭碗,政府昨日宣布委讬僱员再培训局,斥资三亿元推出“特别.爱增值”计划,凡于六月一日后失业、被迫放无薪假或开工不足的人,均可免费参加,修读包括陪月员、宠物美容、咖啡调制员等证书课程,每月获发最多4000元津贴,料一万人受惠,下周四起接受报名。

持续三个多月的暴乱,旅游业首当其冲,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表示,访港旅客跌幅情况严峻,八月下旬按年暴跌49.6%,九月初至今跌幅徘徊于30%至40%。个别地区酒店八月入住率下跌50%。而政府统计处上周公布,六至八月份整体失业率为2.9%,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业失业率升至4.6%。

可同时报读四课程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表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早前宣布一系列措施帮助企业和市民,培训课程计划是其中之一,透过课程增加僱员的竞争能力,纾缓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僱员再培训局主席余鹏春称,市民可同时报读最多四个课程,预计惠及一万人,计划涉款三亿元。

培训课程涵盖19个行业、36项技能,包括英语、普通话、资讯科技等,分为全日制、半日制和夜间课程,不设学历限制,费用全免,学员完成课程后,出席率达八成,可获发津贴。“全日制”、“部分时间制”课程津贴额分别为每日153.8元及76.9元,每月上限4000元。

课程涉及的工种包括:陪月、咖啡调制、宠物美容、小丑艺术表演等,每项为期两至三个月。以陪月员为例,据市场价,初入行月入约1.2万元,资深陪月员更可达3.8万元,咖啡师初入行月入1.3万元。

邱腾华称,当局与旅游业界和工会商讨后,决定加推支援措施(详见表),其中资助导游续牌进修费料6000人受惠。而美食车估计平均节省1.8万元租金。邱强调,政府会与业界继续商讨,多做些工作减少经济下行压力对业界影响。

衣卖衫食白果 小贩坎坷

图:汉哥不满黑衣人口说民主自由,却损害别人的自由,也影响很多人的生计

暴乱不止吓走旅客,市民也不愿外出消费。多个旅游区的排档商贩都慨叹,受暴乱所累,近月生意额暴跌四成,部分日子甚至全日零收入。

“冇人行,冇游客,生意真系好差!”在宝灵街摆档卖衫的曾先生说,两代人做小贩养妻活儿,至今30多年,捱过沙士疫潮,内地开放自由行,旅客涌至,生意愈做愈好。

拆栏筑路障 生意插八成

好景不常,2014年“占旺”阻路,但两、三个月就捱过;到去年附近的高铁香港段通车,带来更多游客;今日的暴乱,游客绝迹,就连本地人怕殃及池鱼,减少出街,市道历来淡静,现时每日连最低工资也赚不到,刚过去的几日,甚至全日“食白果”,“好无奈……唔明白,点解香港搞成咁,唯有自己节衣缩食,悭得就悭!”

另一档卖纪念品的丁先生,一样两代做小贩,上有高堂,下有妻儿,全家靠他一力背起,“未试过好似现在咁,生意少咗八成,真系开档又死,唔开档又死!”丁先生忆述早前有黑衣人在附近拆路边铁栏筑起路障,警方发射催泪弹驱散,黑衣人四散走过他的摊档旁边,他都惊慌,也闻过飘来的催泪烟,唯有匆忙收档。他说若然最终被迫结业,唯有到餐厅洗碗。

画家汉哥入行13年,以往在南昌街一带租一地铺卖画,辗转到宝灵街落户,生意一半靠熟客,另一半靠门市游客,他慨叹门市生意暴跌七成,“我这些画画,揾唔到大钱,只希望有个档口揾餐饭食,点解连畀我揾餐饭食机会都唔畀?”他不满黑衣人口说民主自由,却损害别人的自由,也影响很多人的生计,“他们可以透过游行和平表达诉求,而唔系诉诸暴力,不停搞破坏,影响其他人!”

住太子站灵堂 街坊噩梦

图:太子站被打造成“灵堂”,前往“拜祭”的黑衫人狼哭鬼嚎,附近居民日夜难安

纵暴派的政治文宣、海内外黄媒“洗脑”式的假新闻,炮制“8.31太子站死人”,流言蜚语蛊惑人心。有人信以为真,仿如邪教“信徒”日日到太子站献花悼念,造谣者设灵堂、搞献花、晚晚烧衣,哭啼连连,不少陌生人到此跪拜,居民为保人身安全,绕路避走所谓的“太子站灵堂”。

“阻住条路又跪又拜”

“屋企旁边无端有‘白事设灵’,好唔吉利!”60岁的刘太住在邻近太子港铁站已30多年,她慨叹这里原本是热闹、和谐共处的老社区,街坊街里打招呼问好,但自从有人造谣“太子站打死人”,和谐社区都不复存在。一个月来港铁太子站B1出口被迫封闭,已对居民出入太子站极为不便,加上“信徒”将出口布置成“仇警灵堂”,摆花圈,设碑志,无论日与夜,都有几十人群聚摺衣纸、烧冥镪,加上大批陌生人川流不息走来献花拜祭,又上香又点蜡烛,街坊坦言怕怕。“睇上去唔系一般市民,着晒黑衫,我见到佢哋都会行快两步!”街坊刘太说,晚上更有不少外籍人士聚集,“气氛好诡异”,这班来“拜祭”的黑衫人鬼话连篇,在大街大巷惨叫、哭泣,令社区陷入不安。

刘太说,“灵堂”位处弥敦道与太子道西的交界,是非常繁忙的路口,“日日大批人聚集阻住条路,他们又跪又拜,放工时间人多到要见缝穿针,有时无办法亦会路过。”几日前中午十二时,她见到有个男人不满B1出口被搞得乌烟瘴气,主动清理白花,一名“驻场”女子即大骂他,接着十多人起哄包围该名男子,又打开雨伞,“情况好危急,我睇唔落去,劝说他不要搞(白花),被十多人打死好唔值得!”

暴乱三个月至今未平息,社区气氛极不和谐,“去餐厅吃饭都会有口角”,见过有枱食客讨论时事,另一枱食客就突然大骂起来,人与人之间因政见不合爆争拗甚至动武。

在“灵堂”咫尺之遥的旺角警署,九月以来连续多晚被暴徒包围,投掷汽油弹、堵路及纵火。刘太好几晚失眠,就算睡着也会被吵醒。她住在10楼,关上所有窗,仍听到外面暴徒叫嚣不断,由凌晨二时吵到三时仍未静止,“点会有觉好瞓”。她记得有晚凌晨一时许,听到外面车辆恶意响按,“仲要有节奏,响成十几分钟,心都烦埋,仲要有人不停嗌口号。”刘太无奈地说,近月“活在恐惧中”,夫妇都不敢开窗,惊怕暴徒的汽油弹飞入家里,“有一次家里闻到好大阵㶶味,初时以为是电线短路”,后来知道是暴徒烧纸皮等杂物,“老实讲暴徒搞到我神经紧张,准备看精神科,纾解自己不安的情绪。”

打乱作息 忧有意外

68岁的退休人士Sandy,住旺角警署对角,她说未见过太子这么恐怖。她忆述8月31日晚从铜锣湾回家,港铁不停太子站,“有钱都无车返,只好搭到南昌站落,从大角咀步行回家,我未试过唔识路返,好彩有同路人带路”,当晚行了约一小时,行到太子附近,见到很多暴徒被警察追捕,“成群人冲过来,我好惊,只好走入人多地方暂避。”

Sandy慨叹暴乱已打乱生活作息,担心回家途中或有意外,见到新闻报道有人包围旺角警署,“饭都唔食立即回家,取消老友记聚餐”。Sandy说,“我们都是寻常百姓,只想好好生活。”

食街坊店残喘 扩展梦碎

图:Wyan表示,若最后一间食店都执笠,或离港发展

暴徒乱港摧毁香港经济,标签异见商铺滋扰捣乱,专做街坊生意的食肆掀起结业潮。80后港青Wyan本着狮子山下精神,短短四年打拚了六间连锁街坊食店,却被暴乱打砸辛苦建立的饮食王国。

“消夜时段静了,(打工仔)收工都急急脚早些回家!”Wyan忆述2015年加入餐饮业时,茶餐厅、粥粉面店开得成行成市,“我就盲舂舂去试,更想过好似满记,做好品牌再进军内地市场”。创业四年,Wyan一口气连开六间食肆,有小食肠粉店、川菜火锅、潮州菜馆及街坊式粉面店等,一度雄心壮志计划以加盟形式,扩展其饮食王国,惟愈演愈烈的暴乱打碎了他的饮食梦。

暴徒屈请饮豆浆

他的六间店分布在铜锣湾、旺角及尖沙咀等暴乱重灾区,每有合法或非法集会、游行,商店均会提早落闸,“我几间店都有落过几次闸,一落闸就无生意可做,落闸一日无三至四万元,两日就无七至八万元。”他说有业界人士指曾有暴徒进入食店问店主可否免费提供豆浆,并表明若不提供免费豆浆,会被标签是支持警察的“蓝色店铺”,他们会网上呼吁杯葛,甚至破坏闸门和玻璃门。

Wyan慨叹连月来营业额大跌一半,只有寥寥可数的打工仔光顾:“如今只剩下打工仔会在中午时段来吃饭,较旺的消夜时段已水静鹅飞,一片死寂,而家无人食消夜,收工都系早些回家。”最惨是连周末内地客也近乎绝迹。生意少了,但成本不减,遇上暴乱落闸,损失更大,“好似食物煮好不可能放到第二日,只好当垃圾倒掉,或者打包回家,而员工返几粒钟亦要计全日”,但业主不会减租。Wyan说其中一间店迟交租,已收到业主的律师信,他说食肆已向冰河期。

六月至今旗下食店已损失共300万元,早前他与另外三名合作伙伴商议,决定关闭三间店减少亏损,肠粉店上月底租约届满他不再续租,让它自然“死亡”:“仲有两间铺仍在找人顶嚟做,蚀到入肉就送畀人做,捱一个月都蚀足30万元,不如豪畀人30万元,输蚀少少当赚咗”。

恐再裁一半人手

Wyan为了余下的三间食店能熬过难关,已由高峰时员工100人减至60、70人,未来恐会再裁一半人手。他又指公司只保留一名会计处理所有行政事务:“或者裁埋两万多元月薪的送货司机,三间店由我做埋司机呢份工”,Wyan苦笑:“若最后一间都执笠,我未必再留喺香港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