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严防“十一”暴乱 三招势在必行

香港这场暴乱已经闹了一百多天,民气、士气、人气都在急剧减退,但最核心的暴力分子并不甘心失败,幕后大台花了这么多钱,部署了这么久,本来打算毕其功于一役,自然也不希望收手。为了延续这场暴乱的声势,为了维系一班暴徒的“战意”,幕后大台不但要制作大量谣言、“鬼故事”来继续煽动暴徒的仇警情绪,更企图制造一场轰动事件为暴乱续命。毫无疑问,在国庆前后将是这场暴乱的高风险期,暴徒的行为将更加无底线,发动犹如恐怖袭击的行动。如果国庆出现暴力失控,造成严重伤亡,特区政府再没有理由以拖待变,紧急法届时将势在必行,以遏制暴力毁灭社会。

疯狂造谣挑动暴徒“战意”

对于十月一日国庆,暴徒势将孤注一掷,一方面乱港派文宣组近日已到了疯狂造假的境地,任何自杀案都被扭曲为“被自杀”,尽管死者家人已经澄清,文宣组还是依旧杜撰各种故事,消费死者,抹黑警队,不断挑动暴徒的仇警情绪,在不同地点设立一个又一个的“灵堂”,极尽“洗脑”之能事,利用仇恨来保持暴徒的“战意”。

另一方面,暴徒正在计划国庆日的恐怖行动,近日在多个讨论区已经流传多个相当具体,甚至已经有参加者的极端建议,当中包括五个行动,一是Life Candle,即自焚抗议;二是暴徒乔装暗杀反对派人士,以作嫁祸;三是扮警察到处杀人;四是全副装备出动抢枪杀警;五是组织南亚人为骨干的杀警察党。

帖文对这五个建议都有个别解释,部分更已有具体内容,包括指已有两名自焚人选,当中一位有末期癌症,又提到扮警察杀人的安排等。这些建议令人不寒而栗,部分人或者觉得是太过夸张,只是一些极端分子的自说自话。然而,经过这一百多日的暴力冲击,市民亲身经历各种黑色恐怖,这些恐怖行动究竟只是建议还是真有人在准备,恐怕不得而知。

可以肯定的是,国庆将是一个高风险期,也是这场暴乱的一个分水岭,如果当日整体平安度过,掀不起大浪,暴徒的声势必将进一步下滑。因此,对于“十一”前后高风险日子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民阵”现时已经堕落成暴徒的外围卫星组织,不断设法为暴徒暴力冲击搭建平台,协助他们催谷市民上街作暴徒的人肉盾牌,加大警方的执法压力。因应“十一”前后的高风险日子,警方根本没有理由对“民阵”的行动发出不反对通知书,虽然此举不可能阻止“民阵”及暴徒搞事,但至少向社会发出明确信息,这几日是高危日,不要成为暴徒火中取栗的棋子。

制订“禁蒙面法”不可再拖

警队虽然面对百多日的暴力冲击,面对沉重的执法压力,个人及家属受到安全威胁,但依然无畏无惧,守护在香港法治秩序的最前线,前线警员依然士气高昂。但也要看到,目前对警队执法最大的掣肘,在于在这场巨大的动乱中,特区政府依然是使用一般时期的法律去应对,并没有善用法律工具。例如在面对暴徒的恐怖袭击,大多数国家或地区早已引用了紧急法、戒严法去应对,为警方执法提供更大的支持和方便,也让一些假记者、假街坊难以搞局。但特区政府一直仍在考虑引用紧急法,只让警方以平常时期的法律进行止暴制乱,自然事倍功半。

如果“十一”暴力场面再失控,出现严重的破坏,巨大的伤亡,特区政府将没有理由再拖延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这条法例列明:“在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任何他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引用这条法例,行政长官即可以绕过立法会,在短时间内订立任何他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regulations)。有关规例具有法律效力,根据目前形势至少有三个规例可以即时推出:

一是大众呼吁已久的“禁蒙面法”,禁止在大型游行上蒙面。这是不少国家都有订立的法例,香港现时面对的动乱,已远较其他国家或地区面对的严重,更没有理由再拖延立法。

二是查禁造谣的媒体、网上讨论区、群组。法例授权政府“对刊物、文字、地图、图则、照片、通讯及通讯方法的检查、管制及压制”。针对这场动乱中各种别有用心的谣言满天飞,各种“鬼故事”此起彼落,严重威胁社会秩序,特区政府应立即查禁相关的媒体及讨论区。

三是延长对违法人士的还押期。规定所有违法者要还押至上庭,其间不能保释,此举是避免警察拉人,法庭放人的问题,以免暴徒保释后再去参与暴乱,令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完全是法例赋予的权力,也是特区政府可用之权,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这么大的权力,怎可能没有手段“止暴制乱”?这不是权力的问题,是决心问题,是意志的问题,特区政府必须拿出管治意志,及早平息这场风波。

作者: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