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假文宣煽暴冲 诬警性侵激化民粹

■縱暴派死咬「831」太子站「有人死」,站外更被佈置成「靈堂」,阻街兼擾民。 資料圖片

■纵暴派死咬“831”太子站“有人死”,站外更被布置成“灵堂”,阻街兼扰民。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这场百日暴乱中,煽暴派的文宣工作发挥了极大作用,一方面推出“抗争”口号、宣传单张甚至歌曲,将暴徒破坏法治、挑起暴力的行径,美化成一种“正义诉求”,同时更扭尽六壬,散布各种谣言,利用剪辑或修改过的影片和图片制作假新闻,企图扰乱公众、混淆视听。由早前的“爆眼少女”、“警察性侵被捕女子”,到近期近乎荒唐的“警察卧底放火”、“港铁死人”事件等种种谣言,目的就是煽动民众情绪,鼓吹极端暴力,制造社会分裂。

“该煨囉!又系花圈、又系蜡烛,成个灵堂咁,真系日日都睇到眼冤!”住在旺角太子站附近,每日都要途经该处接送小孩返学的刘太说。

她对香港文汇报记者说,目前仍然封闭的港铁站弥敦道出口处,被人布置得像个灵堂,“有鲜花遗像、有烛台香火,仲有人喺呢度烧冥镪!”长此下去,无论是对现场环境,还是对附近居民的情绪,都会带来不良影响。

炒作“831” 制“灵堂”阻街

“831港铁死人”是煽暴派一直死咬不放的假文宣。他们刻意渲染事件,大肆散布有多名“义士”831当晚在太子站内“遭警察打死后其尸体被偷偷送走”的谣言 ,就算警方、消防处等政府有关部门展示各种证据并多次就站内发生的事情作出澄清,说明当日并没有任何死亡个案,但煽暴者继续“扮听唔到”,继续炒作“有死人”。

为增加“可信性”,煽暴者更找来多名“神婆”到太子站与亡灵“对话”,以“证实”太子站“冤魂不散”。一个如此经不起推敲的“死人事件”,竟制造出如此匪夷所思的场景,就算一个头脑稍微清醒的正常人也感到荒唐可笑。

在用“神婆”做“证人”的同时,煽暴者亦强行将831事件与香港近日发生的多宗自杀案挂钩,几乎每次有人堕楼死亡,或者海面发现浮尸,连登讨论区立即有人拿来大做文章,要不绘声绘色地指死者是因不满修例而跳楼自杀,要不就是一口咬定这是被警察打死的“义士”。

消费往生者 横死必“义士”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本月24日,警方接报荃湾海滨位置发现浮尸,网上有人就一口咬定该浮尸是“831死者”,更发动多名黑衣人到现场拜祭。虽然死者家属其时在现场证实事件与831无关,但煽暴者仍透过“文宣组”在网上坚称事件涉及831,更“图文并茂”地称死者是在831太子站现场的韩×生,声言要为他复仇,怎知事隔一天,事件峰回路转,韩×生贴文澄清自己仍然在生且十分安全,谣言便不攻自破。

不过,煽暴者仍然不肯罢休,每天都动员到太子站出口处放满白花,更散播大量虚假文宣,事件亦间接令暴徒们可以有所谓的“合理原因”而多次针对港铁大肆进行恐怖式破坏。

诬警射“爆眼” 借题煽搞激

其实自7月开始,煽暴派为煽动仇警情绪,开始疯狂用假新闻煽动。8月11日,一名女子在尖沙咀冲击现场不慎眼部受伤,煽暴者当晚便在网上散播消息指该女“爆眼”,更称“朋友的亲戚的医生朋友”已证实该女子已永久失明”,其后并对“爆眼”大做文章,不但在网上散发各种设计出来的“遮眼”文宣,还以所谓“以眼还眼”来鼓励将暴力活动升级。

其后,该女被证实并没有“爆眼”,只是眼部受伤,并正逐渐恢复视力。而该“爆眼女”至今仍不肯报警甚至拒绝警方调查,令人更怀疑事件另有内情。

8月下旬,煽暴派改为散播有被捕的女暴徒在警署遭性侵的谣言,更言之凿凿地声称有女疑犯在新屋岭被“轮奸”,“大台”的“文宣组”更附上多个所谓“对话图”以资“证明”,但很快便有人质疑为何没有受害者出来指证,而“文宣组”非但未收敛,反而“食过返寻味”,越讲越离谱,称有“三十多名女子被数十个警察轮奸”。

在发放假消息的同时,“文宣组”亦用假图散播有人被性侵的“假文宣”。9月20日,有“文宣组”成员在港大校园内贴了数千张诬蔑警察在新屋岭性侵女暴徒的海报,该海报上有一张蓝衫人性侵女性图片,只在左下角用一行细字标示图片是“示意图”,企图鱼目混珠误导市民。

“文宣组”还针对警方放出多篇抹黑假新闻,包括在8月31日发生暴力冲击时,有媒体记者拍到现场一张黑衣人在金钟投掷燃烧弹的相片。由于该名黑衣暴徒被拍到腰间藏有一把“曲尺手枪”,相片被“文宣组”打造成警方派人乔装成暴徒去抹黑“抗争者”,更诬陷所有燃烧弹都是由警方“自导自演”投掷。

“文宣组”通过大量谣言混淆视听,从多方面抹黑警方,制造巨大的警民撕裂,同时也耳濡目染进行渐进式洗脑,为的都是可“名正言顺”将暴力升级,以海量文宣和假新闻去为“前线暴徒”的暴行作掩饰。

乞援外力“反华” “遍地开花”播“独”

“文宣组”在“反修例”事件中一直发挥很大影响力,更以“渐进式”和各种各样的“遍地开花”宣传策略,煽动社会对特区政府的不满情绪。在临近新中国70周年国庆前,“文宣组”终于露出真正底牌,就是将“反修例”变成“反华”,企图藉国庆70周年的日子,拉拢全球反华势力展开一轮反中的活动。

网络唱衰中国 肆意丑化国旗

一批分裂分子目前仍赖在国外继续乞求西方势力的“支援”,“连登”上的文宣近期亦将宣传目标转向“反华”,不断在网络上抹黑中国,肆意丑化国旗。

有煽暴者策划在9月29日发起全球性的“反极权”游行,实行全球“遍地开花”,煽动外国势力帮忙挑战中国主权。有关文宣宣称“已有十多个外国地区加入全球游行”,但香港煽暴者害怕身份暴露,只透过“连登”公布活动细节,更不敢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

事实上,近月多个活动,都充斥着当年违法“占中”时“遍地开花”影子,先有人在各区建立所谓“连侬墙”,再透过“连登”煽动群众每晚在家中对窗外大叫“港独”口号、用“Telegram”煽动群众到各区包围警署,至今月更发展到在各区搞象征“港独”的人链活动,以及在各大商场高唱“独歌”活动。

9月开学后,有煽动者不断煽动学生进行不同形式的政治表态,令不少大专院校和中学都相继有人链、口号和唱歌的活动,有煽暴派政党甚至提供彩色印刷传单予学生在校园附近派发,煽动学生将社会撕裂情绪带进校园,将魔爪伸延至正在求学期、思想还未成熟的学生。

由最初单纯的“反修例”慢慢演变成“反警察”、“反政府”,再引申到近期“反华”,一切都是由“幕后大台”将群众拉往支持“港独”,煽暴者利用文宣从“反修例”逐渐“孕出”分裂国家的妄想,势必要将香港推向一条“港独”的不归路。

“火法师”掟弹烧车 反诬警抹黑暴徒

“哗!好嘢!烧×死佢哋!”9月21日晚,一名身上有佩戴与防暴警察相似标记的黑衣人拿起燃烧弹大力投向警车,在玻璃樽“砰”的一声响后,一道红烈火光突然在警车底爆出来。这宗针对警方的极端暴力行为明明就是暴徒所为,但在煽暴者的文宣中,却变成“警察卧底故意掟汽油弹来抹黑抗争者”。

煽暴派早前声称掟汽油弹者是“卧底警员”,但根据香港《文汇报》记者当日现场目击,多名黑衣暴徒在屯门非法游行后再到元朗冲击,入夜后冲击活动越演越烈,有数队身穿黑衣的“火魔法”暴徒小队在元朗到处以“快闪”形式打“游击战”。每一队暴徒身上都佩戴不同闪光灯颜色的特殊标记,作为各自队伍的分辨。

“921”横行元朗 佩闪光灯记认

记者当时目击三四名暴徒鬼鬼祟祟走到一个幽暗后巷,在现场制作汽油弹,其余队员就在附近街道和转角位“睇水”,这正是传闻中的“火魔法”小队。约10分钟后,暴徒离开后巷,只见每人最少手持一个“玻璃樽”,更迅速在街中四处游走,似是在寻找着可以攻击的目标。

当该所谓“火魔法”小队走到元朗大马路附近时,突然发现一部警车,其中一名暴徒即似发疯般跑上前,大力向警车掷出一枚汽油弹。汽油弹在警车下爆开,马路随即出现一片火光,其后赶到的暴徒接连欢呼,不断叫嚣,其余暴徒亦不甘示弱,接连冲上前向警车方向投掷汽油弹。在得手后,这些所谓“火魔法师”迅速逃之夭夭。

“连登”文宣“发功” 嫁祸卧底警察

正当人们纷纷谴责这种“火攻”暴力时,“连登”的“文宣大台”即出现怪论,竟诬指投掷汽油弹者是“黑衣卧底警察”,他们所持的“理由”是这些“黑衣卧底警察”配有与防暴警察相类似的闪灯,因此就是“故意抹黑抗争者”。

有“勇武派”暴徒私下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这些闪灯其实是“火魔法”小队成员的唯一识别方式,因为在“Full Gaer”(全副武装)下,根本无法辨认对方,夜晚更只能靠闪灯识别队员,不同颜色的闪灯也代表不同的“火魔法”小队,“我可以百分百确认,佢哋就系‘火魔法师’。”他说,闪灯标记原本只用作辨识队友,但也可以“顺水推舟”,将投掷燃烧弹的行为全都嫁祸给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