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美国再施"颜色革命"故伎 黄之锋乐做"汉奸"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委员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排期两院全体会议审议。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早在五年前非法“占中”爆发时,就由一班美国国会鹰派议员提出,法案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借人权、民主之名,为美国干预香港内政制造所谓“法律依据”,为当时的非法“占中”打气鼓劲。而通过外交制裁手段,与当地的反对派里应外合,从而推翻政权达到夺取管治权的目的,从来都是“颜色革命”的故伎。

暴徒里勾外连破坏香港

不过,五年前的非法“占中”最终惨败收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自此也束之高阁,但每当一班香港反对派到美国“哭秦庭”时,也会拿出来消费一番。但现在美国国会竟然在反修例暴乱还在持续之时,通过这样一个公然干预香港内政、带有明显“颜色革命”色彩的法案,完全是不安好心,一方面反映华府企图以人权、民主之名介入香港事务,为修例暴乱火上加油。前一段时间,不但已有大批反对派政客络绎不绝到美国游说国会议员通过有关法案,而且香港也有反修例人士到美领事馆卑躬屈膝地要求美国通过法例。这一连串的政治闹剧,明显就是为美国国会通过法案造势,为美国干预香港大开中门。

另一方面,美国此举等于是赤裸裸的介入香港反修例暴乱,配合暴徒的里勾外连,说明美国正是这场“时代革命”、“港版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美国在各地策动“颜色革命”早已积累了丰富经验,有固定的一套步骤,而这些伎俩在香港社会这100多日的黑色恐怖岁月中,市民已经亲历其境,而通过外交施压作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是“颜色革命”的最后一招。

现在美国正是要披挂上阵,由后台走上前台,公然配合这场“港版颜色革命”,自暴其幕后黑手身份。不过,美国要亲身上阵,某程度也反映这场动乱已是后劲不继,参与人数愈来愈少,人气不断下插,民意反弹愈来愈大,对于警队防线依然难越雷池,香港的管治并没有旁落。这不禁令幕后大台心急如焚,要加大力度燃点这场风波。美国国会在这个敏感时间通过这样一个敏感法案,怎可能是巧合?

“港独”甘当美国“带路人”

这场反修例风波的底牌已经尽显于市民面前,所谓反修例是假,五大诉求是假,真正目的是“时代革命、光复香港”。如何“光复香港”?就是将香港管治权交到西方反华势力及其代理人手上,这样就是“光复香港”。毫无疑问,这场风波的本质就是一场“颜色革命”,针对的是香港管治权,最终达到变相“港独”。而所有的“颜色革命”都不能缺少一种人,就是“带路人”,也就是“汉奸”。在这场风波中,最卖力、最拙劣表现的,除了一众反对派政客之外,就是“香港众志”的黄之锋。反对派政客或许也要顾及一点颜面,在一些“卖港”问题上不敢走得太前,相反黄之锋却没有这种顾忌,勾连外国、出卖香港,做得比谁都彻底,比谁都要高调。

他不但与过气艺人何韵诗到美国国会“作证”,扭曲事实,唱衰香港,甘当鹰派政客的扯线公仔,在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后,黄之锋更喜不自胜,在其脸书上为自己有份推动法案通过评功摆好,指自己“投入国际倡议好几年时间,能够开始喺对美嘅游说工作上面略见进度”;对于被指是“汉奸”,黄之锋更唾面自干地指“由十五岁开始反国教畀政府闹汉奸,到依家都闹咗七年啦,被外交部或者港澳办嘅批评,我实在与有荣焉”云云。黄之锋究竟与有荣焉什么呢?是成功完成外国主子交办的任务?还是成功推动美国国会通过一条打压香港的法案?原来这对黄之锋而言就是最大的光荣,这不是“汉奸”是什么?

这条法案从来不是为了什么人权、民主,而是作为“颜色革命”的工具和武器,目的是通过制裁、打击香港经济,令香港民不聊生,社会动荡,让“颜色革命”可以落地生根。这是一个祸港的法案,对香港方方面面百害而无一利,但黄之锋却视为一生最大政绩,除了说明他自甘当“汉奸”、乐于做“卖港贼”外,又如何解释呢?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