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克服阻碍“止暴制乱”的心魔

中央提出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务之急是“止暴制乱”,为什么难以落实?一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得到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大力支持,一小撮暴徒人数不少,却获得源源不断的金钱和物资供应,有力量确保在香港的街道、商场、港铁、机场以及其他公共场所制造暴乱,而且,暴力程度不断提高。

金融界对“紧急法”过度忧虑

再有一点,便是社会上有不少人尽管反对暴乱,但是,对于如何“止暴制乱”存在着“心魔”。具体而言,一是担心中央贯彻《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会使“一国两制”变作“一国一制”;二是担心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订立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譬如《禁止蒙面法》,会损害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据说香港金融界有些人以倘若特区政府诉诸《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很可能打开“潘朵拉盒子”为理由,劝止了特区政府。其逻辑是,今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以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制订和实施《禁止蒙面法》,那么,明天也可以援引该条例制订和实施限制资金流出入香港的法律,如此,则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严重受损。此类传言如果属实,那么,便是典型的强词夺理。

禁止蒙面参与示威活动,是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实施的法律。其中,美国纽约州早于1845年就立法禁止蒙面。全球最大金融中心纽约市的警方经常援引禁止蒙面法律规管示威活动;在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期间,以部分示威者蒙面而将他们拘捕。禁止蒙面无损纽约全球金融中心地位,为何香港作为区域金融中心反而不能制订和实施《禁止蒙面法》?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宁,是投资和营商的基本条件,遑论国际金融中心。

“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受美国操纵,发动“黑色革命”,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正面对的最大威胁。特区政府在既有常规手段和办法都不能“止暴制乱”的背景下,不得已诉诸《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会做的。香港金融界及其他界别一些人阻止特区政府启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他们所顾惜的不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而是变相支持“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以“黑色革命”夺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进而,谋求“香港独立”!

正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不仅“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而且,特区建制和社会各界的一部分人,都竭力阻挠和反对中央启用《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他们借口,一旦根据有关条款中央支援特区政府“止暴制乱”,“一国两制”便将荡然无存。

这种借口的前提,只是把“一国两制”理解为“保留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而无视同时国家主体(内地)实施社会主义制度。如此曲解“一国两制”,是同这些人支持或同情“黑色革命”夺取香港管治权、追求“港独”是一致的。

《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确实不是寻常手段,是在“一国两制”遭遇空前恶劣挑战时不得已才动用,其宗旨是恢复“一国两制”的寻常运作,不会也不可能简单地引进内地管治方法。

必须坚定果断处理暴乱

实践证明,“保留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必须顺应和适应香港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的深刻变迁,2019年的香港不可能是1997年6月30日的香港。“黑色革命”正带给香港以更加深刻的变化。

“黑色革命”已持续逾114天。中央政府展示高度容忍,给了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以足够时间来调动香港本地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止暴制乱”。

行政长官希望以“对话”来谋求政治和解,愿望是良好的,但是,不可能“止暴制乱”。首先,不仅暴徒反对对话,而且反对派政治团体都抵制对话,对话欲促成政治和解便成了缘木求鱼。其次,暴乱继续恶化。9月24日《明报》社评指出:“暴力吞噬香港,仇恨不断蔓延,暴力愈演愈烈固然令人忧虑,更可怕的是美化、合理化暴力的文宣也在不断升级,围殴‘私了’说成是‘除暴安良’和‘人民自卫’,甚至还有所谓‘狮鸟’的形象化标记,作为‘合理化’私了的文宣工具。”

同日《大公报》评论版刊登陈光南的评论《“以拖待变”是与虎谋皮》指出:“女娲补天”,以拖待变,成了特区处理动乱的总路线。“什么时候香港可以真正止暴,关键在于特区政府什么时候承认香港的秩序已经失控,实行立法禁止戴上了面罩参加公众活动和非法集结,什么时候公开宣布暴徒如果使用汽油弹攻击公共设施和警队,或者企图抢夺警察的枪械,警察可以采取任何武力进行反击。”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