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朱凯廸、区诺轩发号施令 湾仔暴动指挥密窦曝光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纵暴派议员朱凯廸、区诺轩进出暴徒“私窦”断正!乱港派昨日在全港发动恐袭式暴动,更有“黄媒”、“黄店”里应外合,充当暴徒补给和物资站。大公报记者昨午现场目击湾仔富德楼一所“独书店”及“独媒”办公室,除了供大量黑衣暴徒更衣变装,朱凯廸、区诺轩昨午窜入大厦单位,发号施令,单位俨如暴动指挥中心。

“乱港四人帮”头目黎智英、何俊仁及李卓人等昨午已充当港岛区非法游行的带头人。暴徒昨日下午早早堵塞湾仔一带主要道路期间,约三时许,大公报记者目击一队打扮新潮、染发穿黄色背心的采访队,带备摄影器材由湾仔轩尼诗道富德楼外出。未几,区诺轩携同扬声器连同几名助手,由富德楼外出。

暴徒按密码窜入躲避

当防暴警推进到金钟、湾仔交界放催泪弹驱散人群,又逐步推进到湾仔时,多名已知该大厦密码的黑衫暴徒,随即进入躲避,两、三名穿黄背心疑似假记者紧随进入富德楼。记者暗中跟踪他们进入大厦内的去向,这班黄媒、假记者、暴徒搭升降机上14楼,两个单位开门让他们出入,其中一个单位正是独立书店“艺鹄ACO”。

富德楼地下大堂、电梯墙上贴满“反送中”及“港独”文宣及标语,俨如反对派“大本营”,除了14楼“艺鹄ACO”及相邻单位是暴徒的换衫站及物资补充站,九楼是“香港独立媒体”的总部。记者目击,一些黑衫暴徒上14楼后,换了其他颜色便服离开大厦,再外出购买大量水及其他物资返上14楼。几乎同一时间,香港民间电台在轩尼诗道设立物资站,更向黑衣人派发头盔、口罩、猪嘴等物资。

看更教路搭船逃遁

傍晚六时半,防暴警沿轩尼诗道发射催泪烟推进,暴徒在富德楼外掷汽油弹,当时一对中年男女特意开了大厦门闸,让逃避警方的暴徒进入大厦,直上14楼。有些换了便服的暴徒,与这对开闸男女及大厦看更熟稔,向他们教路搭船离开暴乱现场。晚上约七时许,朱凯廸与他的议助黎国泳、陈树晖等人到富德楼,黎国泳按密码开闸,乘电梯进入14楼。

富德楼14楼艺鹄书店经常举行“独”书发布会,与接受“台独”资金的“独媒”关系密切。今年7月17日,艺鹄与“独媒”合办“港独”分子刘康《轻论时政》的新书发布会,刘康是前“学生动源”成员,退出后自组另一“港独”组织,今年7月22日被揭假扮记者。

《大公报》今年二月报道,富德楼九楼“香港独立媒体”会址曾借用于“港独”分子举办记者会,“学生动源”锺翰林、吕俊贤、香港民族阵线梁颂恒等人现身。

教会变暴徒私窦 有衫换 有凉冲

湾仔、金钟一带昨日又沦为暴乱现场,暴徒下午开始集结到处设置路障及纵火,街上店铺差不多全都关门避祸之际,大公报记者现场直击,在湾仔星街的天主教圣母圣衣堂、湾仔轩尼诗道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俨如暴徒的“避警私窦”,不时有黑衣暴徒入教会内躲避,甚至有伤者被抬入教会内,然后有穿白衣的人行出来。当防暴警察到达循道卫理时,教会立即落闸。

防暴警一到即落闸

在天主教圣母圣衣堂,有人在教会门前叫嚷,“入来啊!入面有衫换!入来冲凉都得!”、“入来啦!入来啦!除低装备啦!”有人呼叫,“快啲入来避难啦!叫埋你哋啲朋友!警察唔会入来㗎!休息一下再出去!”

记者现场直击,教堂守卫森严,把守在教会外的人,只邀请黑衣人或带有装备的逃窜者入内。短短半小时已招引逾百名黑衣人进入,不少人戴有头盔、防毒面罩等装备。而步出教堂的人,都换上白衣,与“普通市民”无异。

教堂门外守卫森严,一旦发现有可疑者,或有警方防线贴近,暴徒就马上通报,“有防暴啊!准备冲上来啦!”其间,有20多人抬着一名似已昏迷的受伤暴徒冲入教会,沿途大叫,“让路啊!有人受伤!入教会!”

在轩尼诗道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一样有人向正在街上逃走的暴徒呼喊,“可以入嚟休息”,记者现场目测,最少有30名暴徒进内。当防暴警察到达时,教会随即落闸。

针对建制派 多间议办被纵火

图: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及黄国健位于黄大仙的办事处冒出火光

昨日暴徒在多区捣乱,四处纵火破坏公共设施和商铺,多个建制派议员的地区办事处遭到严重破坏。

昨日下午六时,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及黄国健位于黄大仙横头磡邨的办事处冒出熊熊火光,浓烟从破碎的玻璃窗滚滚涌出。何启明接受《大公报》访问时,对于此等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他怒斥,暴徒已经失去理智,呼吁警方严正执法擒拿罪犯。办事处之上就是居民所住的公屋,何启明批评暴徒行暴全然不顾后果,“如果火势大到影响到民居,后果不堪设想。”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位于石硖尾邨的办事处亦遭纵火。梁美芬称,暴徒先是破门闯入办事处,到五时许纵火。虽无人受伤,但黑烟熏到楼上民居,令到居民感到惊恐不安。她谴责暴徒摧毁每个香港人都极之珍惜的法治精神及言论自由。

暴徒亦闯入民建联沙田支部,大肆破坏,更偷走手提电脑并从高处掷下,意图插赃嫁祸,手段无耻卑劣。民建联多位黄大仙区议员,包括何汉文、袁国强及黎荣浩的办事处被暴徒打烂门窗,而简志豪和深水埗区议员陈伟明的办事处亦被暴徒淋黑油和涂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