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肆虐全港警察实弹镇暴 25警受伤180人被捕

■數名警察急救中槍者。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数名警察急救中枪者。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暴徒昨日将暴行推至近4个月以来最“癫疯”状态,在全港掀起空前的大暴动:暴徒在各区打、砸、烧大肆破坏,草菅人命,更多次向警员动“杀机”,使用致命性武器疯狂袭击“落单”的警员。众警员生死悬于一线,在别无选择下,分别在荃湾、旺角、油麻地和黄大仙合共开6发实弹制止暴徒,其中一名18岁暴徒中弹,已脱离危险。有暴徒更将汽油弹掷入深水埗、旺角、尖沙咀警署,企图杀警。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晚对暴徒有目的针对警务人员作出最严厉的谴责,并强调警员是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情况下开枪,初步判定合理及合法,但警方会继续深入调查是次开枪事件。

镪枪火箭弩远攻 伞藏尖金属近战

■暴徒以弓弩射火箭,阻消防車救火。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暴徒以弓弩射火箭,阻消防车救火。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煽暴文宣在网上“晒出”的杀人“武器大全”,在昨日各区暴动中几乎全部亮相:除了混入化学品的“加料”汽油弹外,更出现“镪水枪”及“火箭弩”远距离大杀伤力武器,近身武器则有藏在雨伞内的金属尖矛等,威胁无辜市民和警员的生命。

目击者铜锣湾见暴徒派短刀

警方前日捣破的暴徒武器库,发现有白电油、天拿水、玻璃樽、化学粉末、注满辣椒水的“气球弹”等,以及检获不同种类攻击性武器,如摺刀、弹叉、钢珠、伸缩棍及尖头行山杖,这些武器昨日全部出现,其中有目击者在铜锣湾看见暴徒派短刀,警方即通过电台通知前线警员留意。

昨日中午,逾百名暴力示威者在屯门政府合署集结与警方对峙,有暴徒突然举起水枪向防暴警“射水”,多名防暴警及记者猝不及防被“射中”,众人衣服随即被腐蚀性液体穿透、冒烟及皮肤灼痛,始知暴徒将镪水注入水枪施袭,“中镪”防暴警及记者需要实时用水清洗伤口,但见受伤位置的皮肤烧伤出水泡。

在港岛湾仔轩尼诗道近金钟道,有暴徒使用弩发射着火的箭远距离纵火,“火箭”四射,被射中的物件随即起火。而暴徒也根据“武器大全”自制“火车”,将烧着杂物的手推车推向警方水炮车图烧车,但被水炮车射水柱弹开。

无警驻守乱掟弹 记者裤着火滚地

■暴徒亂扔汽油彈。 法新社

■暴徒乱扔汽油弹。 法新社

暴徒昨日在沙田多处大肆投掷逾百枚燃烧弹,至下午5时许,人群撤退至近红十字会对出十字路口时,在远离警方防线、无大量警员驻守下,暴徒仍疯狂掟燃烧弹,火光如流星雨般横飞,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声,原来一名教育大学编辑委员会的学生记者“中弹”烧着牛仔裤,她马上在地上滚动灭火,才未致严重烧伤。在场有人破口大闹暴徒:“都无警察追嚟,你哋掟乜×?”

事后“猫哭老鼠” 大叫“对唔住”

受伤记者事后惊魂未定向香港文汇报记者表示:“烧着咗三四秒,虽然无烧穿条裤,但都感觉好痛。”该名乱掟燃烧弹的女暴徒事后“猫哭老鼠”,向受伤记者大叫“对唔住”;旁边的暴徒则“扯猫尾”作状责骂女暴徒几句,然后继续边逃离边掟弹。

腐液注水枪 无线记者“中枪”

此外,有暴徒在屯门将疑似通渠水的腐蚀性液体注入水枪,然后射向警员,导致多名警员受伤,同场的传媒都被溅中,其中无线电视摄影师及记者“中枪”,伤势比较严重,被溅中的部位灼痛要送院治理。无线电视发声明谴责有关暴力行为。

骑士搬路障被殴 洋人叫停即放人

深水埗有白背心鐵騎士疑因移開路障被黑衣暴徒圍毆。 網上截圖

深水埗有白背心铁骑士疑因移开路障被黑衣暴徒围殴。 网上截图

为了打压及排除不同意见者,暴徒“私了”、袭击持不同政见的市民情况变本加厉。在暴徒大肆破坏、堵路及纵火的旺角区,先后有最少4名市民分别因为用手机拍摄暴徒、怒斥暴徒破坏社会安宁,甚至搬开路障驶走自己的电单车而被行使私刑,均遭大批蒙面的黑衣暴徒冲前包围及疯狂殴打。其中一名事主不但被打至倒地头破血流,其手机亦遭暴徒抢去。

在暴徒堵路行动不久,一名铁骑士因为堵路被困路上。他下车搬走路障后,再骑上电单车准备离开,其间电单车失灵,知道路障被人搬走的暴徒抵达后,一拥而上围殴该名骑士。骑士头部及手脚遭乱拳打中,突然一名绿衣外籍人士到场调停保住骑士,奇怪的是暴徒们对该外籍人士言听计从,最后放过铁骑士。

疑手机拍暴徒 灰衣男挨打

在昨日傍晚6时许,一名身穿灰色短袖衫及蓝色短裤的男子,在旺角弥敦道疑被暴徒发现他用手机拍摄,即遭多名蒙面的黑衣暴徒上前质疑他偷拍各人的大头照,要求将相片删除,男事主拒绝,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未几,多名暴徒向事主拳脚交加及用硬物扑其头部,一轮暴打后再一哄而散。

男事主遇袭后,顿告头破血流倒地,左手受伤,附近有“义务急救员”见状,实时上前为他止血包扎,此时受伤事主发现手机已被暴徒抢去,但暴徒已逃去无踪。他大呼冤枉说:“我只是拍摄人群及环境,没做其他事,但他们二话不说就郁手打人。”

在旺角弥敦道,晚上7时45分左右,一名穿拖鞋及背斜袋的中年男市民,被指出言指责暴徒恶行,即遭多名蒙面的黑衣暴徒冲前包围狂殴,倒地后仍遭暴徒用硬物袭击身体,有暴徒更乘机向事主面部喷黑色液体,又被人用啤酒“兜头淋”,暴徒逞凶后迅速散开。

晚上10时许,再有一名中年女子在旺角太子站对开,疑与暴徒一言不合而遭暴徒向其面部喷射黑色漆油。

一警倒地遭狂殴 一警擎枪警告反受袭

■在油麻地,一名警員被打倒在地,兩名分別穿白衣和紅衣的市民上前營救,一名警察向天鳴響手槍並持槍逼退暴徒。

■在油麻地,一名警员被打倒在地,两名分别穿白衣和红衣的市民上前营救,一名警察向天鸣响手枪并持枪逼退暴徒。

为逞“杀警”图谋,大批亡命暴徒昨日杀气腾腾,袭击警员招招攞命。警方面对暴力攻击,处处杀机,被迫开真枪止暴。在荃湾,有半百暴徒围攻8名防暴警,其中1名警员被暴徒打倒在地遭乱棍狂扑,其同袍擎枪警告及施救,反被18岁暴徒挥铁通击打手臂图击甩警枪。该警员为防佩枪被打甩,及救出命悬一线的同袍,果断开枪击中暴徒左胸,但刚脱险即遭汽油弹袭击险焚身。同时,油麻地有9名警员被数十名暴徒围殴,其中两警披血共向天鸣枪两响,才逼退暴徒脱险。截至昨晚11时半,共有25名警员受伤,180人被捕。

在昨日暴动现场可见,各区暴徒全力实施之前策划的主动攻击人少或“落单”警员的“杀警”计划,寻找“埋身肉搏”机会刺杀警员后速逃,不少地点出现图抢犯和反攻防暴警。

挥铁通打向警员右臂

昨日下午4时左右,在荃湾杨屋道有近千名暴徒纵火掟汽油弹。防暴警先后施放多枚催泪弹,抵挡暴徒猛烈攻击。约9名警员撤入大河道一幢大厦防守时,1名防暴警“落单”,被50名暴徒打倒在地,遭铁支、棍棒猛击猛插。

此时,1名持长枪警员折返营救遇袭的同袍,他右手拔出左轮枪向暴徒警告,但被另一班暴徒冲前阻止,更向他掟砖和抛铁通。

一名左手持盾牌、疑为18岁暴徒的曾志健用右手挥铁通打向警员右臂,该警员被逼退到商店铁闸边。在生死一线间,警员果断开枪,击中其左胸,但其他暴徒仍未反应过来,继续围殴警员。直至曾志健倒地,众暴徒才知惊,四散溃逃,另一名警员随后冲出制服另一名暴徒。

开枪警再受火弹袭击

不过,丧心病狂的暴徒仍不死心,再度冲前投掷一枚燃烧弹,刚开枪脱险的警员又险被击中,幸及时跳开才不致变“火人”。

中枪的怀疑暴徒曾志健,就读荃湾何传耀纪念中学中五,在倒地后自行脱下面罩呼救:“我心口好痛,送我去医院!”警员十分紧张,立即为他急救及召救护车。救护员约5分钟后到场,为伤者戴上颈箍及初步包扎后,在下午4点33分送上救护车送院。

他被送院救治时清醒,其左胸肋骨碎裂,情况危殆,但无生命危险。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晚在记者会上指,警察是生命受到严重威胁而开枪,并对有人受伤深感痛心。据资深警官透露,警员开枪瞄准的范围,一般要选择瞄准目标的躯干,而非头和四肢,故该警员开枪符合程序。

油麻地两响实弹示警

同日,一名休班警在上班途中因批评在地上贴海报的暴徒而被打伤,其后他安全返回旺角警署,并在另一名便装同袍陪同下,坐警车就医后返回警署。当时,另一辆警车同行,途经油麻地窝打老道弥敦道交界时,目击暴徒设路障,于是下车阻止,但赫见上千暴徒在场,遂撤回车上欲离开。

其间,警员被暴徒追打及围攻,前面警车上的警员和两名便装警员下车救同袍,但9名警员被暴徒分开围殴,其中3名警员已拔枪示警,但暴徒仍陷疯狂状态,继续持凶器猛击警员,一警被打倒在地复遭围攻,另外两警头破血流。其中一名受伤警员向天开枪警告,但无阻暴徒施击,另一警再向天开枪一响,众凶徒才四散。

医院管理局表示,截至昨晚10时,共有66人(53男13女)送院,年龄由11岁至75岁,其中2名男子情况危殆、2名男子严重、24人稳定、2人未有资料,36人治理后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