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学生成暴徒孰令致之?孰使为之?

原标题:讲真D|学生成暴徒孰令致之?孰使为之?

文/方靖之

香港的反修例暴乱全面失控,暴徒已经失去了理智和人性,不断将暴力行动及破坏程度升级,在性质上已经近似于“恐怖袭击”。近日反修例暴乱正呈现出两大趋势:一是变成纯粹的暴力发泄,行动与所谓反修例、“五大诉求”相差十万八千里,暴徒只为破坏,到处纵火、打砸、打人、堵路、毁坏私人商铺,将政府机构及港铁站拆个稀巴烂,把香港搞得烽火连天。这些暴行与所谓反修例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与争取民主自由更是背道而驰,暴徒的目的就是要破坏香港,对政见不合者肆意毒打,要将异见声音灭声,将香港的秩序和法治摧毁,整个行动已呈现恐怖袭击的特点。

■有網媒日前發表帖文,聲稱在畢打街近德輔道中交界發現「年齡最細的示威者」。 fb截圖

■有网媒日前发表帖文,声称在毕打街近德辅道中交界发现“年龄最细的示威者”。 fb截图

二是暴徒年青化,并逐渐以青年学生为主力。在反修例暴乱初期,警方拘捕的违法人士主要以成年人或大学生为主,中学生以至小学生只占极小比例,但在开学后,有关数字却急剧上升,未计近日的拘捕人数,涉及暴力被捕学生的比例,已由开学前的两成半,大增至开学后的四成三,其中最小的只有12岁。估计经过这几日的暴动和拘捕,青年学生的被捕人数将会继续上升。

青年学生被捕人数大增,在近期的暴乱中亦可见大批童稚未脱的小童,有的一身装备走在最前,有的则在附近犹如“背书”般大喊反修例口号。为什么青年学生逐步成为暴徒的生力军?孰令致之?孰使为之?

一是经过连月来的暴力冲击,警方果断执法,大批暴徒主力已经被捕,其他侥幸未被捕的暴徒也有所顾忌,不敢再走到最前,于是开始将大批入世未深的青少年推上前线,以补充“兵员”的不足。二是大批青年学生变成暴徒,正正暴露香港教育出现严重问题。一些教师罔顾师德、罔顾专业操守,肆意利用自身的权力和身份,在校园内煽动“仇恨”尤其是“仇警”思想,向学生灌输非法抗争理念,潜移默化之下将大批青年学生变成暴徒的第二梯队。

■真道書院校監鍾嘉樂盛讚仇警的戴健暉有「優良品質」\大公報記者攝

■真道书院校监锺嘉乐盛赞仇警的戴健晖有“优良质量”\大公报记者摄

这场反修例风暴凸显香港众多深层次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在教育层面的问题。在这场风暴中,一些本应教导学生明辨是非、遵守法纪,保护学子以免受到激进政治毒害的教师,并没有尽好自身的责任,没有扮演好保护学生第一责任人的角色。更令人侧目的是,一些政治上脑的教师不但亲身参与各种示威抗争运动,更公开发表各种煽动仇恨的言论,例如嘉诺撒圣心书院赖得钟,早前在社交平台上张贴“黑警死全家”的图片;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更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帖称,“祝福”所有用过暴力的“黑警”的子女活不过7岁,或20岁前死于非命。这些言论不单是赤裸裸的煽动暴力和仇恨,更超出正常人应有的道德底线,严重违反教师的专业操守。

这些有恃无恐在网上公开发表这些仇恨言论的教师,在课堂上能否客观、中立的教导学生认识这场风暴,令人怀疑。这些教师公然散播仇恨言论,鼓吹仇恨、欺凌警员子女,已经严重违反《香港教育专业守则》,教育局完全有理由引用《教育条例》第279章作出惩处。该条例明确授权教育局常任秘书长“觉得该教员不称职”或“专业上的失当行为”时,便可依法取消教员注册。然而,教育局对于这两个“典型”案例,却轻轻放下,只是口头谴责了事,没有作出惩处,更没有依法吊销两人的教席。

■9月24日,多個團體要求教育局立即取消兩名仇警「黃師」的教師註冊。 大文傳媒記者 攝

■9月24日,多个团体要求教育局立即取消两名仇警“黄师”的教师注册。 大文传媒记者 摄

两人的言论不但违反专业守则,更是公然散播仇恨、煽动暴力报复,这些言论在西方早已触犯了仇恨罪,一般人尚且不能发表如此言论,更何况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教育局的不作为令人费解,更向教育界传达一个极错误的信息:即教师散播“仇恨”思想,在校内煽动仇恨,也不过受到口头谴责,不必承担责任,变相令一些仇恨教师者更加有恃无恐。所以在开学后,保良局何荫棠中学又被揭发有教师在自制的中文科中一测验卷中,借成语填充题诬蔑警察“与黑帮暗中勾结”,意图利用渗透方式对学生“洗脑”。

先有教师在网上煽吹仇恨,再有学校公然派发“仇警”的工作纸学生,相信这些被揭发的案例不过是冰山一角,在香港校园有大量这样的教师,利用其权力和身份,将自己的一套极端政治理念“植入”学生脑中。一个可以在网上高喊“黑警死全家”的人,又怎可能理性教导学生明辨是非?这样的政治教师充斥校园,煽暴播毒,鼓吹仇恨,自然培养出暴徒一代。

不少参与暴乱的青年学生不过十多岁,不要说对于《逃犯条例》修订以至所谓“五大诉求”根本不清不楚,只是鹦鹉学舌的高喊口号,就是他们的仇恨也不知从何而来?中央有什么对不住他们的地方?特区政府又对他们做了哪些“暴政”,他们根本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样请问,他们的仇恨孰令致之?为什么不惜自毁一生前途参与暴乱,当中一些失德教师、教协之流的煽暴播毒,传播“违法达义”歪理,正是罪魁祸首。救救孩子,让他们远离违法暴力,是社会各界的责任,对于任何煽暴、“洗脑”教师,一经发现理应立即吊销其教席,否则香港一代,随时被他们毁了。

来源: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