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今日连发两文,呼吁速立禁蒙面法,并请老师以良心保护学生

星岛环球网消息:国庆假期本该是普天同庆的日子,但在香港,却沦为三个多月来最血腥、最暴力、最疯狂的一天,汽油弹、镪弹横飞,邪火焚城,恐袭连连,港九新界遍体鳞伤。一名十八岁中学生在暴力袭警时被子弹击中胸部,经抢救后侥幸捡回一命。

事件发生后,反中乱港势力猫哭老鼠,借题发挥,又是谴责警方“滥暴”、“谋杀”,又是威胁提起司法诉讼,又是呼吁外部势力联手施压。如此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香港乱局何日到头?

今日,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先生连撰两文,呼吁特首请即运用紧急法赋予特首的权力,下令执行禁蒙面法,止暴制乱,保护执勤警察、民众以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否则几代香港人共同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另外,劝诫香港年轻人不应再受到唆摆和利用。何柱国先生指出,一名正在求学的年轻人中枪倒地,揭开了千疮百孔的香港教育丑陋真面目。

何柱国先生的这两篇文章发表在今日《星岛日报》上,全文如下——

特首应速立禁蒙面法保护无辜生命

一名中学生在暴动中袭警而受枪伤倒地,特首林郑月娥女士,您可有想到阁下本有机会让他免受枪伤的呢?如果不是您一再拖延,这场暴力冲突是有可能不会发生的。

连月来自称“勇武”暴青有一个不可缺的装备,就是蒙面口罩。戴上一个可遮掩他们真正身分的面罩后,让这些暴青立时“勇武”起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以无所不为,无恶不作了。“蒙面”正合互联网世代年轻人的行为心态,他们习惯了在键盘背后虚拟世界里隐藏身分,也就不再是自己了。

众多示威现场视频所见,嚣张跋扈的暴青一旦被撕去面罩后,有如泄了气的气球,盛气凌人的嘴脸顿时消失,彷彿把他们从虚拟世界拉回现实似的。另一些暴青蒙面是为了逃避刑责,当本相暴露后,自然便不敢公然犯法。可见,如果立法禁止蒙面上街示威或集会,发生暴力的可能性必将会大大降低。可以大胆的假设,如果参与群殴警察的那位荃湾中学生不是蒙着面,会冲前用铁枝袭击持枪警员吗?没有袭警,也就不会中枪了。

很难理解特首迟迟不推出禁蒙面法的背后思考是甚么?香港已经到了极其荒谬的地步,可以说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最艰困和悲哀的日子。谁会想到香港人会沦落到连过正常周末的权利都失去了;蒙面暴徒成了香港街头主人,商店不敢开门营业,百业萧条,民不聊生,而政府竟然不思作为。

止暴制乱是大多数市民的共识,面对社会即将崩溃的临界点,特首必须敢作敢为,下定决心担起管治责任。从过去三个月所见,特区政府软弱无比,乏善可陈。特首不能再依赖某些毫无建设性的行政会议成员,请即运用紧急法赋予特首的权力,下令执行禁蒙面法,止暴制乱,保护执勤警察、民众以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否则几代香港人共同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这后果您更承担不起。

何柱国

~~~~~~~~~~~~~~~~~~~~~~~~~~~~~~~~~~~~~~~~~~~~

请老师以良心保护自己的学生

十月一日,以万计欢欣雀跃的青少年参加了七十周年国庆典礼;但在香港,却发生了令人极度痛心的中学生因持械袭警而被枪伤事件。事发后,教协和反对派阵营抨击警察滥用暴力。敢问这些反对派,这名向警员施袭的黑衣人全副武装,根本看不清面孔,他有显示学生的身分吗?指责警察连学生都开枪的人,根本是颠倒是非。

大家更值得细想的,应该是为甚么一名中五学生,全身暴动装备,手持盾牌和铁枝,与一群暴徒一起围殴警察,这是普通高中生的正常假日活动吗?难道受伤学生的老师不该反省,你们平日是怎样教导他的呢?当你们一副义正词严的嘴脸谴责警察时,就没有一丝一丁点良心责备吗?抑或你们要做暴徒的帮凶?

社会必须要追问:是怎么样的教育,会使到一名中五学生,甚或更低年级的学生变成街头暴徒;学生为甚么会放下手中的书本,蒙上面,拿着铁枝、铁锤、汽油弹等武器冲上街头呢?为甚么他们不在操场上打球,而去打警察呢?本该天真纯净的青少年,为何变得如斯暴戾?他们在课堂内都听了些甚么?当老师在教室里滔滔不绝地谈政治时,可有想到把政治仇恨灌输给最信任你们的学生,就会有今天犯法受伤,倒卧街头的结果呢?年轻人一腔热血,对老师百般信任,你们就忍心教唆他们走上犯法不归路吗?

参与示威的学生说自己是在争取自由,但可知香港已是全球最自由的城市。至于反中仇中更是莫名其妙,中国政府有伤害过香港年轻人吗?是谁种下的无端仇恨?谁误导了我们的年轻人?香港的教师和校长,你们都难辞其咎。

一些年轻示威者舞动美英国旗,他们可能以为这些国家会真心地保护和收留他们,别犯傻了,哪个国家会接收暴徒的呢?又有哪个国家会接收不认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流寇?香港年轻人不应再受到唆摆和利用。一名正在求学的年轻人中枪倒地,揭开了千疮百孔的香港教育丑陋真面目。

何柱国

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