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启动《紧急法》刻不容缓

当大家聚焦在反修例暴乱的第一枪时,同日,手机也广传着一段短视频:一架绿Van在黄大仙不理暴徒设下的路障,快速驶过暴乱地,暴徒“妈”声四起,骂小巴司机收买人命。因为讯息太多,此段片未能引起大众注意。

没多久,连登把绿Van附有车牌的照片贴了出来,呼吁大家“好好招呼它”。同夜,一个叫“毓民支持者”的脸书专页贴了一张熊熊火光的相片,写着“今天追撞示威者小巴入夜自焚!”翌日,警察在绿Van停泊的新蒲岗大有街一条小巷,发现小巴已烧剩一个壳。

有留意此事的人气愤地问:只是冲你路障,暴徒就要把人家的揾食车烧掉,太过分了,为什么新闻没有报?

怪不得传媒,因为近日这类无差别打人放火欺凌老百姓的事例实在太多,没见血没人命伤亡的,大家都无暇顾及。

暴徒冲击 社会失控

同日,其实还有一个骑电单车的市民被一群黑衣人围殴,一个鱼档的一家三口被黑衣人围骂,还把他们的档口砸烂。这些,报章已没篇幅报道,因为油麻地有一场更激烈的袭警,荃湾更有暴徒中枪,零食店优品360被破坏抢掠,所有美心集团的食肆都被暴徒冲击……社会秩序的失控,已到了警察都自身难保,市民连基本人身安全都失去的地步。

这种状况,绝对已属于“紧急情况”及“危害公安”了。

香港法例第241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白纸黑字写明,只要特首会同行政会议认为社会属紧急状况或危害公安时,就可绕过立法会,在短时间内订立任何合乎公众利益并有法律效力的规则。

持续近四个月的打砸抢烧、无差别殴打市民、破坏公共运输系统、堵塞机场运作、骚扰商场商户经营……如果这些都不是紧急状况,请问,什么状态才是?

国庆日原本该普天同庆,但那天香港却火头处处,人人躲在家不敢外出,只能扭开电视看警察疲于奔命四出平暴。

不下重药 恶疾难除

失控乱局已成,如果仍犹豫不决,仍不肯承认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仍天真地相信暴徒玩厌了会归家,那将会铸成历史大错。

今日香港已失去自愈能力,不下重药,恶疾难除,而最奏效的一帖良方,就是立即动用《紧急法》。

透过《紧急法》,可立即立例禁止示威者“蒙面”;可立即堵截暴徒的通讯系统,中止Telegram、连登等散播暴力讯息的网络程序;可禁止人群在警署、机场、港铁、公路、隧道等地方聚集,让社会回复正常运作;可赋予警方更大权力追查暴徒幕后主脑、资金来源、物资供应链等,从源头打击;可对暴动金主的财产作出管制、没收等处置。

《紧急法》不同于戒严,政府可以用《紧急法》实施有效镇暴的条文,受影响只是暴动参与者。而戒严是全港施行,所有市民都会受影响,故以当前环境来说,紧急法比戒严更具针对性。

香港管治是行政主导,绝对不是反对派宣扬的三权分立,这点早已写入基本法,不容置疑。其实,怀缅殖民年代的反对派应该心里明白、应该告诉未尝过英国统治的年轻人,这行政主导,是源于港英政府、源于你们拥抱的那支英国旗。

回归之前的历任总督,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其权力来源于《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权力之大,类似美国的总统制,而非英国的内阁制。

譬如《英皇制诰》授权港督有法官任免权,他甚至可以干预及更改各级法官的刑事判决;港督亦享有毋须向任何人解释的官员提拔及罢免权,这权力在回归前的1996年还用过一次,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那年七月六日,在理由欠奉的情况下,勒令首任华人入境处处长梁铭彦退休,真正原因,至今仍是个谜。

今天的特首,虽没有《英皇制诰》赋予的特权,但在行政主导下,其实仍有很多可用权力。而其中一把可用利器,就是《紧急法》。

去年台风“山竹”袭港后,因为塌树满城,道路受阻,立法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曾要求特首林郑出动紧急法例,颁下行政命令,把台风翌日订为公众假期。

打一个风郭荣铿议员都觉得要出《紧急法》,现在四个月暴动的破坏,难道敌不上一夜台风?

有说政府内部担心引用《紧急法》会影响香港国际形象,这个担忧实属可笑,难道大家觉得今日香港仍有良好形象可言?当暴徒围堵机场、恣意辱打游客时,我们的丑行早已传遍世界。

存亡之秋 不能拖拉

现在无论你走到哪国,一听到“香港人”三个字,大家都紧锁双眉,眼神如遇曱甴。外国不断提升香港的旅游警示,内地来港游客更寥寥可数,所以形象的担心完全不是问题。

况且,启动《紧急法》可以只用来立针对暴乱的法例,如“禁蒙面法”,不能蒙面其实是国际标准,诸如法国除特别情况,禁止任何人在公众场所蒙面;加拿大、德国、俄罗斯、奥地利、丹麦、西班牙都禁止示威人士在集会游行中蒙面;美国、瑞典已有个别州份有禁蒙面法,西方标准如是,我们理应看齐。只要揭开勇武面具,曱甴就真的会变回一只曱甴。

今日香港,已进入危急存亡之秋,第一枪射出了,难保暴徒不会逼出第二枪、第三枪,甚至嫁祸警察的冷枪,到时,不再是伤者,而是死者、或者多条人命。亡羊才补牢,是下策;趁未搞出人命,请特首立即动用行政权力,启动《紧急法》,刻不容缓、不能再拖拉了!

作者:龚之平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