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止暴制乱 | 暴徒频施攞命毒招 逾百警受伤

图:七月十四日,一名警员在沙田新城市广场遭众多暴徒围殴,严重受伤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乱港暴徒武力持续升级,连月针对警员招招攞命,导致逾百名前线警员受伤,有警员被暴徒咬断手指,有警员被暴徒打到头破血流,更有警员被腐蚀性液体淋中,身体多处严重灼伤。为应对暴徒暴力升级,警务处修订《程序手册》,修订部分武力对抗定义,并新增更多可供选择的武力。

暴力冲击愈演愈烈,激进乱港暴徒每星期,甚至每隔数天便于不同地区大肆破坏,包括焚烧杂物、堵塞主要交通干道、恶意毁坏港铁站设施、打砸商铺。

暴徒针对警员的袭击,更是得寸进尺、招招攞命,包括:高空掟砖头,近距离投掷汽油弹、喷射镪水,以铁槌、士巴拿及尖棍埋身攻击。有人甚至在网上鼓吹恐怖主义,订出暴力战术对付警察,更计划用短刀袭击警察,明目张胆声言“何时才能杀警?”

休班警亦遭下毒手

连月来,数以百计前线警员受伤,有警员被钢珠射爆嘴,有警员被砖头及硬物袭击受伤。在7月14日的沙田新城市广场冲击中,有警员被暴徒咬断手指;8月22日,尖沙咀警署一名警员被暴徒投掷的汽油弹烧伤双脚,手部也受伤。

暴徒在10月1日国庆日更倾巢而出,不但武力升级,更用镪水枪等新招突袭警方,导致30名警员受伤,有警员被腐液淋中致身体多个部位三级严重灼伤,右手神经坏死,急需进行植皮手术。

暴徒甚至多次袭击休班警。有驻守屯门的男警,身穿印有机动部队C连标志的恤衫,下班后途经屯门市广场,被暴徒认出恤衫标志辱骂他是“黑警”,对他拳打脚踢和用硬物围殴,休班警头破血流送院治理。另有休班警在东铁大围站出示警察委任证捉拿“跳闸”青年时,也同遭暴徒袭击受伤。

定期检视及引入新装备

为应对暴徒武力升级,警务处修订《程序手册》第29章,修订部分武力对抗定义,并新增更多可供选择的武力,包括近期应对暴力攻击时使用的催泪弹、催泪水剂、橡胶弹、布袋弹及水炮车等。

警方行动科高级警司汪威逊昨日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警方会定期检视及引入新装备,并会适时修订《程序手册》,以令全体警员有更清晰理解及选择更合适的装备。

汪威逊不评论坊间流传的《程序手册》真确性,但承认警方曾修改手册。对于有人质疑改动令警员使用枪械空间扩大,汪威逊重申,警员用枪指引没变,仍是基于保护自己或他人免受严重伤害、拘捕干犯严重罪行后逃走者、平息暴乱的三大原则,修改该手册只是通知警员新增了什么武器。

玛丽急症室医护 阻警向被捕者落口供

玛丽医院急症室医护人员被指有意阻挠警方工作,积极配合律师寻人,却阻延警员向被捕人录取口供,警员担心大量被捕人家属进入急症室会阻碍通道,要求维持秩序,反遭指责骚扰病人。急症室医护更任由被捕人的家属在医院范围拍摄警员样貌。医院管理局证实正了解跟进事件。

积极助律师寻疑犯

网上近日流传消息称,警员于9月29日下午在政府总部外拘捕大量暴徒,并押解到玛丽医院求医,玛丽急症室登记处人员及护士积极协助律师查询被捕人资料,却完全无视警方登记。警员看守被捕人等候治疗期间,护士协助律师于急症室内游走,寻找被捕人,但当警员着护士问医生,被捕人是否适合录取口供时,护士却称被捕人可以见律师,但不能录口供,与早前协助律师时的积极态度大相迳庭。

任由家属拍摄警员

该消息称,其后有大量的被捕人家属走入急症室,当时警员人手不足,无法阻止,与家属及律师理论,又向医护人员及保安表示,大量人群会阻碍急症室通道,但反遭护士指责“唔好喺医院喧哗骚扰病人”,更有人特意推轮椅与病床经过,指责警方阻路,而且任由家属于医院范围拍摄在场警员的照片。

玛丽医院发言人回覆《大公报》查询时称,医院管理局已经与警方建立一个两层的沟通平台,双方会透过平台,反映及跟进医院内的工作安排,院方已透过该平台了解及跟进上述事件。

四警察工会抗议公共医生协会扣帽子

警察评议会职方协会四大警察工会昨日联署去信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抗议该会早前发声明谴责警察开枪射伤市民,批评该会的声明“超越专业范畴、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立场偏颇、乱扣帽子”,四大警察工会对此感到极度遗憾及忧虑,并对该会三番四次就香港政治问题提出跨越本身专业范畴的看法和意见,深感惋惜。

协会对暴力袭警只字不提

信件由警司协会、香港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联署。信中指出,一个专业团体跨界别地对另一个专业团体作谴责是很罕见,正如他们不会质疑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在医疗范畴的专业性。

对于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声称开枪警员“只是被棍攻击手部”,生命并非受严重威胁,联署信驳斥指出,警员被袭影片显示,超过十名暴徒手持铁槌、汽油弹等武器攻击警员,但声明内却只字不提。

对于声明批评前线警员对市民、记者、医护人员怀有敌意,联署信指出,声明并无提出相关证明或例子,有关指控是“无中生有”。

联署信强调,警队没有以武力试图消灭任何人,警务人员使用武力有清晰指引,当达到目的便停止使用武力。

警队是政治中立的队伍,根据法律赋予的权力执行职务。警队由始至终只针对违法行为而采取行动,从无干涉当中的政治部分,对一个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协会提出毫无根据、刻意抹黑警队以误导公众的指控,感到惊讶。

支持警队提升必要武力\(文|关 昭)

警方日前发布经修订后的《程序手册》,就有关使用武力作出新的行动指引,包括面对顽强对抗及暴力袭击时可以使用的武力手段和装备。

《手册》列出警员面对不同程度对抗时可使用的六个武力层级,包括面对“顽强对抗”及“暴力攻击”时,可使用包括胡椒弹、催泪弹、伸缩警棍、橡胶弹、布袋弹及“水炮车”。

《手册》还列明,面对“致命武力攻击”时可使用枪械,致命武力攻击的定义为“以殴打行动引致或相当可能引致他人死亡或身体严重受伤”。

毫无疑问,《手册》是根据已经持续三个多月的暴乱而作出,具有较强的针对性;而更必须指出的是,面对眼前违法分子不断升级的暴力,警方就武力使用作出提升,不仅及时,而且绝对有其必要。

事实是,眼前对执法警队使用武力问题的看法,已经成为是支持止暴制乱、维护治安和恢复法治,还是赞同违法暴乱摧毁香港的“分水岭”。

《面对违法暴乱分子已经陷入失控的“无差别暴力”,面对公共设施被任意砸毁破坏的事实,面对大批执法警员被“下下攞命”的疯狂袭击以及受伤警员人数增加,可以说,再严厉的执法手段也不为过,再强力的武力也算不上什么“滥暴”和“滥捕”,包括必要时开枪自卫及镇暴。

反对派议员林卓廷等人昨日抨击警方的修订是什么“可以任意开枪”,完全是一派胡言,执法者的武力完全是因违法分子的暴力而起,没有违法分子的暴力就不会有执法人员的武力,是非不能颠倒,本末不能倒置。

三个多月来,若非警员合理、适当、有效使用武力,若非执法人员勇于承担起止暴制乱的重责,暴乱分子还不知要嚣张疯狂多少倍,港人社会还不知要被害惨到什么程度。

眼前,任何支持法治、爱护香港的市民,都必须支持警方使用必要武力执法,包括必要时开枪止暴制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