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师”肆虐 | 暴徒低龄化 教育教坏人

■9月29日,又一城的非法集結中青少年的比例不低。 資料圖

■9月29日,又一城的非法集结中青少年的比例不低。 资料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法治是香港长久以来的核心价值,但蒙面暴徒持续数月暴冲,就严重破坏了这个多年来建立的基石。最令人心痛的是,尊重法纪、理性和平彷彿再不存在于年轻一代的观念之中,取而代之是自以为“正义”地使用暴力,令沦为暴徒的青年学生愈来愈多,不少更是只得13岁、14岁的中学生。令人不禁问,香港教育是否应为此负责?教育到底存在何样的深层次问题?

香港文汇报邀请多名教育界人士现身说法,揭示“暴徒低龄化”成因复杂,包括通识课程推行问题、国教缺失、品德及价值观教育不彰等,加上“黄师”不顾专业操守,教协更经常兴风作浪影响学校教育,千丝万缕、日积月累,最终招至如斯恶果。

连月的暴乱中,年轻人被不负责任的煽暴派推上前线,包括最年幼的12岁少年在内,多名十多岁学生干犯严重罪行被捕,而18岁中五生曾志健日前更因涉嫌疯狂袭警而中枪,被控一项暴动罪及两项袭警罪(见表),反映“暴徒低龄化”问题愈趋严重,社会不容忽视。

尤其令人担心的是,这些少年暴徒竟被吹捧为“义士”、“英雄”,严正执法的警察则被看作仇敌。当是非黑白逐渐颠倒,“崇尚暴力、蔑视法纪”的扭曲价值观不断在学生群内发酵,学校教育是否难辞其咎?

教评会:通识太聚焦批判

“成因是比较复杂的,学校教育既有一些问题存在,而学校以外的社会教育,影响亦不容忽视。”教评会主席何汉权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分析指,首先,高中通识科课程推行出了问题,过度聚焦“批判”能力,“可想而知肯定只会集中在负面事情上批评,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往往成为对象。”

他解释,有别于中国历史科,通识科并无涵盖全面的中国历史知识,“中史课对‘中国’两字看得很重,批判之余更重落叶归根,爱国、爱中国文化才是根本;相比下通识科只有左批判右批判,不断放大负面情况,却甚少提及内地改革开放等伟大成就。”

同时,通识科课本不设送审机制,部分教师或信手拈来一些零碎资料便作“批判”,甚至将“黄媒”报道当成教材,“导致一代学生的国民身份认同产生极大危机,甚至老师本身都潜移默化。”他说。近月不断揭发、有违教师操守的“黄师”个案正是明证,为数不少就是任教通识科的。

何汉权慨叹,教育局多年来对“一国”的价值观教育不够重视,导致“两制”不断放大,而以政治先行的教协更兴风作浪,对学生暴力事件及“黄师”违规极力包庇纵容,也对年幼学生起了一定“教育”作用。

中学校长:品格教育不足

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认为,近月有份牵头参与暴力行为的青少年,为数不少都是学业或课外活动成绩平平的学生,“在学校得不到成就感,似乎有较大可能沉迷在这些政治活动之中,以获得满足感,甚至是英雄式的自我崇高。”

他认为,这现象或反映学校的品格教育及德育辅导工作有所不足,“始终学校较多聚焦在读书好,或在活动上为校增光的叻仔叻女,至于相对普通的学生,关顾度未必足够。”

邓飞并点出,近月接连揭发多宗“黄师”个案,亦反映教师操守问题需要关注,情况不容忽视,“鼓动煽动学生上街游行示威、参与暴力,更可怕的情况是部分老师竟然变成煽动校园欺凌的主角。”教育局有必要带头予以整顿,主动重塑正向教育,端正价值观,不能再以一句“校本”卸责学校。

家长会:教师失德应调查

香港优质家长学会总干事奚炳松表示,近月接连有学生积极参与暴力事件,“之前实在很难想象,原来有些年轻人的思维会是如此恶劣。”这在某程度上反映本港的品格教育及道德价值观存在很大缺失。

他批评现时的通识科“无王管”,教师专业操守参差,期望教育局有所承担,落实通识书送审制度,及加强学校课程国民教育及品德教育的内容比重,提倡多元思维,而并非一味“批判”。同时,教育局在面对教师涉嫌违反操守个案上,应更主动作出调查,并向公众交代,以释众疑。

奚炳松又批评,自称“教育专业组织”的教协,不断包庇纵容个别学生使用暴力及参与违法活动,枉为“教育组织”:“当佢支持的一方做错,只会避重就轻低调处理;相反一旦是政府或其政敌出事,随即大声谩骂,甚至动员老师学生群起‘制裁’,这根本是极其差劣的政党行为。”

被捕低龄暴徒

8月25日

■12岁中一新生涉“非法集结”被捕时身上有5呎长铁支、喷漆、头盔及防毒面罩。

8月29日

■13岁女童在深水埗警署附近被捕时被搜出激光笔及口罩。

8月31日

■13岁男童在太子站附近被捕时被搜出两枚汽油弹和打火机。

9月21日

■13岁女童与另两人被控在屯门大会堂外公开及故意焚烧国旗。

9月21日

■15岁少年于屯门交汇处被截查时藏有改装雨伞、行山杖、激光笔及混有腐蚀性液体的绿茶,还有口罩、面罩、喷漆及头盔等物品,被控一项藏有攻击性武器罪。

9月22日

■16岁少年曾×杰在旺角警署附近被捕,涉放火烧垃圾桶、纸皮等杂物,被控以暴动罪及纵火等罪名。

9月30日

■17岁至31岁的5名青少年(包括两名学生)在湾仔骆克道一幢大厦单位内藏有玻璃樽、白电油、天拿水、镁粉等可制作汽油弹的物料而被捕。

10月1日

■18岁中五学生曾志健涉在荃湾围殴一名警员,另一警员上前擎枪喝止反被袭击,警员开枪,曾志健中枪倒地。曾志健被控以一项暴动罪及两项袭警罪,昨日下午提堂。

2119被捕者 学生占650

根据警方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自6月9日至10月2日为止,涉及反修例有关而干犯不同罪行的被捕者共有2,119人(12岁至83岁),包括1,674名男子和445名女子,其中650人报称是学生。至10月2日为止,被捕者中已有391人被落案起诉相关罪名。

媒体影响 + 校友洗脑 = 烂头卒

■9月28日,港島有非法遊行。警方晚上在港灣道截查巴士,乘客中有很多樣貌似是少年男女的黑衣人。 資料圖片

■9月28日,港岛有非法游行。警方晚上在港湾道截查巴士,乘客中有很多样貌似是少年男女的黑衣人。 资料图片

除了学校教育外,互联网、媒体等社会教育亦对青少年有深远影响。在连月暴乱中,激进分子藉此散播极端思维,在年轻一代中埋下仇恨及暴力种子。一众纵暴派政党政客更或明或暗地煽动,有不少人更以所谓“校友”的身份,明目张胆对在校中学生作政治洗脑,利用他们成为暴乱烂头卒。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戴耀廷提倡的所谓‘违法达义’;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早前曾公开宣称‘暴力有时或可解决问题’;‘黄媒’的偏颇报道都为学生带来不同程度的‘教育作用’。”教评会主席何汉权批评,这些政党政客所带出的不同“讯息”,毫无疑问都是在“教育”学生。他认同教育要为“学生暴徒化”负上责任,惟绝非只有学校需要承担。

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亦指,今日所以有愈来愈多年轻人行为极端化,某程度是当年非法“占中”提倡的所谓“违法达义”扭曲观念的延伸,“只要自己认为系‘啱’的事就做,不惜以暴力手段胁迫他人屈服。”教育最大的缺失,在于未能阻止这些错误观念蔓延并渗透学生,招致今日恶果。

偏好单一讯息 易变偏激

他续说,网络世界渗透不少激进主张,如学生只偏向关心单一立场讯息时,就容易变得偏激,但“网络入侵”问题难以根治,或只能通过加强教导学生应对网络讯息,尽力而为。

就近月连串政治事件中,大批激进分子以“校友”身份向学校施压,更煽动在校年轻学生参与违法活动。邓飞认为,校友关心学校的情感可以理解,但不代表可干涉校政,此等行为绝对不能接受,“早前甚至有所谓‘校友’,杀入某学校大肆喷漆。”他呼吁学校务必严肃处理,保护学生勿受这些“校友”的影响。

香港优质家长学会总干事奚炳松表示,近月不少政党政客在有意无意间煽动学生,令他们盲目相信“自己可以做多点”。

他近月接获一个团体的讲座邀请,其中一个环节竟是“教导”年轻人在上街期间遇上“情况”时,如何有效地避过法律责任,“不排除他们的初衷是‘保护学生’,但这类活动其实正是鼓吹学生违法而且不用负责任。”

面对校内外的种种危机,奚炳松提醒家长有必要看顾好子女,不能将教育责任完全推卸他人。尤其网络以及朋辈都对学生有深远影响,并呼吁家长务必关心子女日常状况,宜以理性态度开展沟通,包括以正面态度探讨近日社会议题,引导学生正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