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印尼女记混暴徒群误中弹 煽暴文宣屈警故意射记者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9月29日的暴动中,一名印尼籍女记者在湾仔采访暴徒冲击期间,疑被警方为击退暴徒而射出的一发橡胶子弹击中。然而,煽暴文宣及“黄媒”扭曲事实指,警方“对住”记者来射击,甚至有人杜撰当时子弹射出的方向只有记者而无暴徒在现场,企图抹黑警方同时为始作俑者的暴徒开脱。香港《文汇报》记者当时在场,并拍摄到一批暴徒当时确身处其中,涉事女记者混入暴徒人群中而被殃及,不存在警方“对住”记者乱射。

一批暴徒上月29日于港岛区大肆破坏,其间多次纵火,更向警方投掷燃烧弹与砖头等,金钟、铜锣湾、湾仔一带成重灾区。其间,印尼籍女记者Veby Mega Indah在湾仔港铁站通往入境事务大楼的行人天桥上,怀疑被警员开枪击中。尽管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在事发翌日的记者会上已实时澄清,当时桥上有大量暴徒,并向桥下的警员投掷两枚汽油弹,警员别无选择下使用相应武力处理,并强调警员“并不会刻意瞄着记者射击”,但煽暴派为了达到煽动仇警的目的,不断借这次不幸事件大做文章。

网民声称桥上仅游客记者

其中,网民“Clary Ho”在社交网站上发帖自称,她在事发时“正和朋友身处对面天桥离远眺望”,更声称当时“本身条桥得d(啲)记者同游客,下面有好多警车同防暴,但一个示威者都无。”香港教育大学学生会编辑委员会亦在fb发帖并上载影片称,“防暴警察撤退时,由桥下向上开一枪,当时大部份(分)也是记者,没有明显冲突情况。”

暴徒站正前方 记者误中流弹

再者,无论是教大编委上载的片段,抑或怀疑中枪女记者Veby在中弹前直播片段均看到,警员开枪前,一名暴徒冲至楼梯顶正前方欲有所行动,相信其位置刚好在Veby前方,暴徒避开了,Veby却不幸地被误中副车。

真相是什么?香港《文汇报》记者当日下午4时许在湾仔港铁站一带采访时,现场目击当时有大批暴徒,何来“一个示威者都无”的说法?

记者现场目击,以至所拍摄的照片均清楚显示,当时确有大批暴徒在港铁站外,与守在通往入境事务大楼的行人天桥上的警察对峙。暴徒破坏多个车站出入口,以大量杂物将之“塞死”,更将垃圾桶、路牌、栏杆等杂物置于马路中心。

警方劝喻他们离去无效,多次施放催泪弹以作驱散,惟暴徒多次去而复返,更以雨伞及盾牌进攻。接近下午5时,桥上的警员退至近入境大楼一方,当时有不少记者在采访,还有小部分市民或旅客。其后,大批暴徒突然于港铁站旁的楼梯冲上天桥欲进袭警方防线,包括香港文汇报记者在内的大批记者即尾随他们上楼梯。

手持砖头、盾牌等武器的暴徒与在天桥上的约十名警员对峙。不久后,暴徒向前冲,警方见暴徒人多,即从告士打道的楼梯撤退。暴徒“敌进我退”、冲至楼梯顶,更向正在撤退的警员投掷砖头及燃烧弹。

一名后退中的警员开枪(未知是布袋弹还是橡胶子弹)还击,该十多名警员其后乘坐警车离去。之后,众人发现Veby怀疑右额中枪倒地,并伤及右眼,但神志清醒,在场救护员即上前为其包扎。她其后由救护车送院救治。

上国际法庭告港警? 印尼驻港领馆否认

他人的不幸成为了煽暴派造谣的时机。中枪印尼女记者Veby的代表律师Michael Vidler日前称,医生经诊断后认为其右眼将永久失明。有媒体昨日则引述一名自称曾为印尼女记者Veby急救者声称,印尼驻港领事馆曾联系她,并向她透露不排除将香港警察告上国际法庭,但印尼驻港领事馆均予以否认。有大律师指出,香港的司法制度足以处理索偿问题,毋须牵涉国际层面,“国际法庭基本上是用来处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纷争的。”

针对有关的谣言,印尼驻港领事馆副领事昨日在接受传媒查询时指,医生正观察Veby的右眼伤势,目前断定她将永久性失去右眼视力属“言之过早”,并强调领事馆从来无承认会向海牙国际法庭提告,亦从无接触为Veby急救的急救员,但若Veby想向香港警察提告,可以个人名义提出,领事馆会提供协助。

大律师陆伟雄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国际法庭一般只处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纷争,例如领土主权问题等,而香港有一个健全司法制度处理索偿问题,受伤记者只需循民事途径向警务处索偿即可,如双方未能达成和解,就会交由法庭处理。由于举证责任在索偿一方,原告必须证明警方蓄意或疏忽导致记者中枪。

“执行职务、止暴制乱是一回事,但如果过程中涉及不小心也要作出赔偿,但许多时很难界定不小心与意外。”

他坦言,但法庭作出裁决时亦会考虑“分担责任”的因素,如警方是否无选择下开枪;记者是否在警方已警告该处可能出现危险下仍留在现场;若有被捕示威者最终被认为是导致记者中枪的“始作俑者”,可能也要分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