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引《紧急法》取缔煽动平台

多间传媒昨日引述政府消息,指政府最快今日会宣布以《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紧急法”)就《禁蒙面法》立法。有关《禁蒙面法》立法,自暴乱初期已有类似声音,政府至今日采取行动,不能谓及时,但总是聊胜于无。同时也不能寄望《禁蒙面法》出炉后,便可以迅速止暴制乱,要是各级法院司法不公正严明,《禁蒙面法》只会沦为装饰品。

首先,政府必须厘清,《禁蒙面法》重点针对的是什么人。对核心暴徒而言,恐怕并不在意《禁蒙面法》立法与否,之前多次游行、集会,即使警方事前发出反对通知书,也未能阻止大批示威者参与,遑论围殴途人、打砸车站、纵火、袭警等更严重罪行,暴徒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正在犯法,那他们又怎会介意区区多一条罪呢?何况暴徒蒙面本身就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即使法例禁止蒙面,也不能期望对方乖乖照做。

《禁蒙面法》最应该针对的,其实是在背后支持暴徒的“和理非”。这场政治风波之所以扩散得如此快如此广,其中一个原因是“和理非”与“勇武”示威的交互配合。某些“和理非”的心态,说到底就是不想冒违法风险,所以只敢在背后支持或放任暴力。

须切断“和理非”与“勇武”联系

以同样有实施《禁蒙面法》的加拿大为例,违例者最高可被处以十年监禁。如果能让“和理非”发觉,参与违法游行集会,甚至为暴徒提供协助,不能用口罩掩饰身份之余,被捕后甚至可能身陷十年囹圄,他们支持暴徒前便会三思,久而久之,则可切断一定数量“和理非”与“勇武”的联系,当暴徒失去“和理非”在后提供“民心”,“勇武”就再无正当借口,暴徒也会被孤立,警方就能更易执法。

而比《禁蒙面法》更重要的,是政府引用“紧急法”的操作空间,在协助警方执法、搜证的同时,也要在社会上制造止暴制乱的气氛。由六月至今,尽管冲突场面日渐升级,但香港社会始终未有一致反暴力的声音。究其因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某些传媒、网上讨论区、社交平台、“连侬墙”不断向市民煽动仇警、与政府对立的情绪。

比如《苹果日报》公然用“克警”一词指称警方,已完全失去传媒应有的客观和职业操守;连登讨论区一直作为暴徒交流和分享策略的地方,竟然可公开讨论如何制作汽油弹攻击警员,甚至提倡杀警;而更加多的,是社交平台和各区“连侬墙”上数之不尽的仇恨言论,当中不乏老师、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更有一大堆警员的个人私隐资料被示众。

如果任由这些鼓动仇恨的言论继续蔓延,警方执法动辄得咎,政府举办对话寸步难行,止暴制乱从何说起?“紧急法”的授权包括对刊物、文字、地图、图则、照片、通信及通信方法的检查和管制,既然如此,政府便应该禁止所有具煽动性的刊物出版、禁止市民在网上和“连侬墙”发布仇恨言论,清扫社会上的仇恨气氛。同时,也希望法庭能明白当前社会情势危急,重判违法者,才能向大众传达法治的正确意识。当市民得以从一个客观角度理解事件,相信终会齐心止暴制乱。

当然,要彻底走出目前的乱局,以上这些还远远不够,政府要做和可以做的还有很多,有人提出赋予警方更多权力,例如延长拘留期限方便搜证,甚至建议干脆推出“宵禁令”,这些都值得斟酌。据传媒报道,政府引用“紧急法”后视乎情况,或会有更进一步的辣招,目前已在草拟中。姑且拭目以待。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