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煽暴派拟赴欧法再"告洋状" 政界批为私利添烦乱

■李卓人(右一)聲稱將「訪問」歐盟及法國搞所謂的「國際戰線」。圖為5月15日,他與李柱銘和羅冠聰等出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聽證會」。資料圖片

■李卓人(右一)声称将“访问”欧盟及法国搞所谓的“国际战线”。图为5月15日,他与李柱铭和罗冠聪等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听证会”。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继今年5月到美国乞求国际社会“关注”香港修例后,工党的李卓人昨日声言将于本月14日至21日“访问”欧盟及法国,要针对香港组成所谓的“国际战线”,“制裁香港”。民主党则称,正搜集警方在过去数月处理大型示威活动手法的资料,稍后将向美加等地开展“游说工作”。多名香港政界人士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香港的乱局仍未平息,李卓人等煽暴派为一己的政治利益,再乞求外国势力介入香港事务,是要香港添烦添乱,最终受害的只会是全港市民。

李卓人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声称,他此行将联同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及社民连的马云祺,分别“代表”工会、政界及“年轻一代”访问欧盟及法国,游说对方仿傚美国推出类似《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人权法案”,以“监察香港状况”,并称“国际战线”是“反修例”的“重要一环”。

一干人等此行首先会到欧盟总部,与候任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及部分委员见面,其后转往法国到访该国国会、行政机关代表及工会。他们还将出席法国相关人权委员会的“听证会”,及与法国外交部人权大使克罗凯特(Francois Croquette)见面。

鸽党称搜集“执法资料”

民主党近日则成立所谓“国际制裁暴警小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昨日声称,他们正搜集香港警方的“执法资料”,稍后会向美加等地游说。

梁志祥:图配合外力反华

全国政协委员、新社联会长梁志祥批评,特首早已宣布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所谓“反修例”已不存在,但包括李卓人等煽暴派继续以此为借口到外国抹黑香港,是为了继续配合外国势力的剧本,借势损港利益,围堵国家。

他狠批煽暴派在持续多月的暴乱中如何与暴徒合作搞乱社会,相信大家都会看得清清楚楚。这些人和外国势力里应外合,为谋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在不同议题上煽风点火,借势向特区政府施压,图夺取管治权,罔顾香港社会及港人福祉。

何启明:港人沦政治筹码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亦,煽暴派过去数月与暴徒如何互相配合、利用港人作为政治筹码,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批评煽暴派挟洋自重,以“出口转内销”的手法到欧盟及法国抹黑香港,配合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为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添烦添乱。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这些人以为可以趁中美贸易纠纷未解决之机,和外国反华势力里应外合、搞乱香港,中央政府就会让步,但事实是,香港倘因持续的暴乱而失去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优势,中央总有办法可以解决发展的问题,但香港全体市民最终就会蒙受损失。

何俊贤:市民终蒙受损失

他批评煽暴派不走为香港贡献的路,而是走上邪道,通过暴力、破坏、揽炒来推动“港独”,相信这些“唱衰香港团”仍会继续,但相信在大家经历过因动乱而带来的恶果后,就会明白自己今日只是被煽暴派所利用。

美专家:港搞“革命”不会成功

香港暴徒在连月暴力冲击中,以所谓“时代革命”作口号,鼓吹“港独”,美国知名亚洲问题专家卜睿哲(Richard Bush)在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如果在香港发生针对中国主权的“真正革命”,他不相信这种行动会成功。他也劝说香港的示威者,不要将美国国会有关立法视为对他们真正支持的表达,否则他们就会去冒不该冒的风险。

警方在10月1日执法时,一名示威者中弹受伤,中评社2日报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卜睿哲10月1日在此间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有人中弹受伤是一起不幸的事件,但要指出的是,抗议已经进行了将近4个月,这是第一起事件。

倘在美暴冲或已尸横遍野

他说:“如果(类似的暴力冲突)是发生在美国,或许已经尸横遍野了。”从警察动武和开枪而言,香港警察是非常克制的:“我们应当庆幸这只是第一次发生,我们应当希望这是一次例外,而不是一种新的路线。”

卜睿哲此前呼吁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停止暴力行为,尤其在十一国庆期间不要有过激行为,但事实上暴力冲突并没有停止。他说:“我已经批评那些更激进的抗议者的行动和策略,我不觉得他们有策略。”

他认为,抗议示威者没有意识到他们想对付的中央政府有多强大;他们没有意识到,“有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宣布胜利,然后回家去,他们早些时候就应当这么做。”

被记者问及香港有人鼓吹这是一场“革命”,“需要牺牲才能取得胜利”,卜睿哲说:“他们会牺牲他们自己,却没有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非常强大的政府。如果决定有必要,他们有权威可以介入香港。我不相信一场发生在香港的针对中国主权的『真正革命』会成功。”

连月风波如何“收场”,卜睿哲认为,这取决于当地的人们。问题在于,激进者没有意识到中方在国庆期间的相对克制,却将之解读为中方的软弱;中国政府本可以借机宣布紧急状态,至少可以在国庆期间,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勿当“人权法案”是真支持

至于美国国会正在酝酿的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否真会起作用,卜睿哲指出,目前该法还在立法程序的早期阶段,参议院或许很快会介入对特朗普的弹劾,会分散对别的事情的注意力。人们还应当注意法案的最后文本,看法案是否真反映美国的政策。

在国会山工作过多年的卜表示常会发生变化,有些事情可能开始很强硬,后来随着形势变化又软化下来。 有些时候,法律取决于不同的解读,意图是什么,如何执行?有些时候,法律可能无法实施。会否改变中方的行为,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我希望更激进的香港抗议者不要将这个法律通过视为美国对他们真正强劲支持的表达,如果他们这么想,他们可能会准备冒不该冒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