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纵暴派与暴徒割不了席只能“揽炒”

反修例暴乱已经演变成“恐怖袭击”,暴徒行径愈来愈暴力极端,对于政见不合者,动辄“私了”拳打脚踢,将市民打至重伤,之后还要在网上沾沾自喜的炫耀;暴力冲击更在不断升级,暴徒制造大量汽油弹在街上乱掷,更针对前线警员大量投掷,目的已是要置警员于死地。近日警方更破获多个武器库,反映暴徒正在不断制造大杀伤力武器,企图在冲击中制造大量伤亡,罔顾市民性命安全。

这些都反映这场暴乱已经到了失控状态,少数暴徒已经陷入疯狂,不造成大量伤亡不会罢手,为了补充大量暴徒被捕而出现的“减员”,他们更在一班“政治上脑”的教师协助下,将大批被“洗脑”的学生推上前线,做宣传作人盾,其行为已是丧心病狂。

“兄弟爬山 不切不割”

这场反修例暴力运动,纵暴派与暴徒一直同气连枝,“兄弟爬山,不切不割”,不是因为什么“同志情谊”,而是有利可图。如果说5年前的非法“占中”是“学民思潮”和学联指挥,那么这场反修例暴乱就是由一众暴徒及其幕后大台发动,运动由一开始已经被暴徒主导,纵暴派曾经企图争夺运动主导权,却难以染指,所以只能跟在暴徒后面,摇旗吶喊,企图争取一些存在感,捞取一些政治油水。

在暴动爆发初期,经常见到一些反对派政客如邝俊宇、林卓廷、毛孟静之流走出来插科打诨,阻碍前线警员执法,其目的不过是在显示存在感,以讨好暴徒及一众激进支持者,显示纵暴派与他们齐上齐落。而暴徒也不会拒绝这些政客的示好,令到整个反对派阵营一度出现所谓“大团结”。

然而,这个“大团结”只是利益同盟,暴徒要的是政客的支持和掩护,纵暴派着眼的是11月选举,他们要在区议会变天,需要借助这场政治风波,令到区选变得高度政治化,并且推动激进派票源集中给反对派参选人,为此他们才要向暴徒示好卖乖,目的就是为了11月区选。

但现在形势却开始逆转,暴乱的声势正在急剧下跌,增加人数大幅减少,近期暴徒的暴力程度愈来愈升级,但参加人数却愈来愈少,已是最明显例子。同时,暴乱持续超过百日,香港社会遭受严重破坏,法治秩序遭到重创,经济环境雪上加霜,校园也被政治化污染,这些局面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反感,包括反对派支持者。

反对派支持者虽然在政治立场上靠近反对派,但不希望见到暴乱连连,不希望见到地区烽火连天,更不认同暴力“私了”,反对派支持者尤其是中产支持者本身与暴徒的价值观格格不入,不过因为这场政治狂飙而联成一气,随着暴乱的失控,暴徒的疯狂,不少反对派支持者已由支持暴乱改为不作声,不表态。

纵暴派是罪魁祸首

对于这种民意转变,反对派是察觉的。所以谭文豪之前突然出来说不支持“港独”、不支持暴力,出自社民连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也表示要反思暴力云云。为什么他们突然与暴力切割?为什么他们3个月前没有出来阻止暴力,反而成为纵暴派?说穿了,不过是为了选举考虑,担心暴力失控会影响其得票,于是出来摆出一副不支持暴力的样子,其实是要与暴徒划清界线,以免被其拖累。

然而,纵暴派的切割太迟了。暴乱3个多月来,纵暴派的所作所为市民都看在眼里,这场暴乱带给香港社会的破坏、带给市民的痛苦,纵暴派同样是罪魁祸首,同样要承担最大责任。纵暴派现在想割席,可惜席割不了,反而进退失据,两面不是人,只能继续跟随暴徒“揽炒”,当暴徒的暴力升级到一个无可挽回的地步时,纵暴派必定会后悔当日为了政治利益,与暴徒共同走上一条不归路。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