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警员中镪水恐永久伤残 蒙面犯难追查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暴徒在面罩的掩护下制造一场又一场袭警血案,至今有300名警务人员遭蒙面暴徒疯狂袭击受伤。在10月1日屯门镪水伤警案中,一名便衣防暴警被蒙面暴徒用水枪射镪水,背和手臂灼伤,需要大面积植皮且神经线坏死,恐永久伤残。他讲述心声说:“无后悔加入警队,亦唔会因为今次受伤而退缩!”他勉励同袍以公正无私的态度执法。据悉,案发时在他身旁的女记者也受重伤有毁容之虞。新界北总区重案组已接手追缉凶徒,但因当时场面混乱,暴徒全部蒙面,调查工作困难重重。目前,大批涉及袭警和纵火等严重罪行的蒙面凶徒仍逍遥法外。

该名被镪水所伤的警员,原本驻守屯门警区反黑组,有13年的“差龄”。10月1日,他和同袍在屯门大会堂驱散暴徒期间,遭蒙面暴徒用水枪发射镪水袭击,背部及右手整条手臂内侧位置灼伤,属三级烧伤,因伤及皮下组织,皮肉坏死变焦黑。

他本周三(2日)完成第一次清创手术,但未来仍需要再进行两三次植皮手术,他日前口述现况并由友人撰信向同袍“报平安”。

他说:“受伤当日已经打咗8支吗啡止痛,可想而知我受的伤畀大家睇到的严重得多......医生虽然同我讲我无生命危险,但我右手神经死晒,需要做两三次手术......”

手部活动无法完全回复

据了解,受伤警员的治疗和康复过程将是非常痛苦和漫长,即使康复,其手部活动能力也无法回复到受伤前,属于永久性伤害。

该受伤警员表示:“虽然我今次受咗好严重的伤,但我无后悔加入警队,亦唔会因为今次受伤而退缩!”他坦言这次受伤是其警队生涯最大的挑战之一,但会一如既往地面对,纵使知道要面对漫长的复康过程,“但伤员唔会将我击倒,我会尽快康复,变得比以前更强!”

虽然身在病榻不能与同袍并肩作战,但他的心仍与前线同袍在一起,他提醒同袍一定要小心保护自己,同时鼓励同袍不要忘记警察身份,继续以作为警察为荣:“几辛苦、几难捱,都继续以公正无私的态度执法。”

他并感谢曾经照顾过他的医护人员,以及感谢在他受伤期间一直提供协助的警队福利部同事、上级及同袍。

女记者同中招脸留疤

据悉,当时站在该遇袭警员附近的多名记者也被溅中,其中一名女摄影记者面部和手臂也严重受伤,面部留下疤痕,她需要覆诊和进行康复疗程。警方将案件列为严重伤人案,由新界北总区重案组接手。

据了解,警方正翻查附近闭路电视追缉凶徒,但因暴徒众多且个个蒙面,辨认凶手身份及搜证有困难,且蒙面凶徒实时逃离现场,时隔多日恐销毁证据,但警方仍会坚持追查下去,并呼吁目击者或市民提供资料。

根据香港法例第二百一十二章 《侵害人身罪条例》第二十九条,意图造成身体严重伤害而导致火药爆炸等或淋泼腐蚀性液体罪,任何人意图使任何人烧伤、受残害、外貌毁损、成为伤残或身体受严重伤害而非法及恶意地,在任何地方放置或摆放,或对准或向任何人投掷、淋泼或以其他方式施用腐蚀性液体或任何破坏性、爆炸性物品,不论是否对任何人身体造成损伤,均犯可循公诉程序审讯的罪行,可处终身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