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衣入魔屡袭警 丧心病狂须严惩

■3個多月來,黑衣暴徒屢屢施毒手襲擊警員。圖為7月中暴徒圍毆警員。 資料圖片

■3个多月来,黑衣暴徒屡屡施毒手袭击警员。图为7月中暴徒围殴警员。 资料图片

咬指挥棍泼腐液罄竹难书 6月至今最少280警员受伤

沙田新城市广场7月14日爆发袭警案,22岁黑衣暴徒杜启华涉嫌咬断一名警长的无名指和用伞攻击警务人员,被控袭警、有意图而伤人等罪,案件明天(10月8日)再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事实上,3个多月来,黑衣暴徒企图破坏香港繁荣稳定,冲击“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并在煽暴派多番煽动下,掀起连场暴力冲击。由今年6月中及7月初,“黑衣魔”先后两次以暴力突袭立法会,冲击警方防线,令接近40名警员受伤,有警员血流披面;在其后多场暴力冲击中,“黑衣魔”袭击警察的事件更层出不穷。更甚者,有“黑衣魔”在网上公然煽动杀警,并详述埋身杀警的方法,而且后来真的有暴徒付诸行动,所幸警员及时开枪制止。

警员每次出动止暴制乱时,都要面对燃烧弹、腐蚀液等致命武器的攻击,以自己的性命在最前线守护香港。连同本月1日平息暴乱过程中受伤的30名警员,由6月中至今,已有最少280名警员受伤,伤势包括断指、骨折、被踢中头部致面骨爆裂、被投掷腐蚀性液体灼伤等。对于“黑衣魔”丧心病狂的恶行,实在罄竹难书,必须依法予以严惩,不能让尽忠职守执行职务的警务人员白白受伤。

“6.9”踢伤眼角 “7.1”狂撒石灰

■遇襲警員遭暴徒踢倒致右眼角受傷,需入院縫15針。 資料圖片

■遇袭警员遭暴徒踢倒致右眼角受伤,需入院缝15针。 资料图片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开始初期,已有目无法纪的暴徒出动,向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务人员施袭。民阵今年6月9日发起游行当晚,即有“黑衣魔”搞事袭击警察,逾20名警员当晚受伤,有警员血流披面。警方合共拘捕11人,分别涉及袭警、扰乱公众秩序、非法集会及其他暴动相关罪行。

民阵在6月9日举行反修例游行,大批“港独”及激进组织分子亦混入游行人群中,他们在游行结束后,留守立法会一带,近午夜时分,多名戴口罩暴徒开始拆毁铁马及向警方投掷杂物,情况非常混乱。

遇袭警须鏠15针

警方一度展示黄旗及红旗,惟警告不果,遂向黑衣暴徒施放胡椒喷雾及出动伸缩警棍。“黑衣魔”制造的暴乱中,有多名警员被袭受伤,有警员更血流满面。警方当晚一共拘捕11人,他们分别涉及袭警、扰乱公众秩序、非法集会及其他暴动相关罪行。事件中共有22名警员受伤,伤势最严重的男警因被暴徒踢倒,致右眼角受伤,需入院缝15针。

在今年7月1日的暴力冲击中,也有最少15名警员遇袭受伤。“黑衣魔”当日早上先在湾仔及金钟一带肆意破坏,以铁马及杂物冲击警方防线,再在立法会外向在场驻守的警员,投掷怀疑通渠水弹及石灰粉,13名警员即场出现呼吸困难及皮肤红肿需送院。

同日下午,“黑衣魔”在撞击立法会大楼的玻璃幕墙期间,再向在场警员施以袭击。有暴徒突从毁烂的玻璃幕墙缺口,向在大楼内防守的警员投撒大量怀疑石灰粉,警员需实时戴上防毒面罩,但仍有两名警员疑被撒中,背部皮肤实时出现大片灼伤红肿。

燃弹投警署 烧伤执勤警

■警員遭燃燒彈襲擊,遍體鱗傷。資料圖片

■警员遭燃烧弹袭击,遍体鳞伤。资料图片

暴徒在反修例示威初期,不时向警务人员投掷砖头及铁支等硬物作出攻击,其后武力逐渐升级,今年8月开始更大量使用燃烧弹,向警署随意投掷,罔顾人命,曾有警员在尖沙咀警署内被燃烧弹掷中,致身体严重烧伤。

燃烧弹在8月3日的“旺角再游行”中首次出现,当晚有暴徒将燃烧弹掷向尖沙咀警署。之后暴徒在多次违法游行及暴力冲击中均不时使用燃烧弹,包括8月11日在铜锣湾、湾仔及深水埗等多区同时发生的暴力冲击。

当日,在香港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有违法者到香港多个地区游行。其中,暴徒在长沙湾警署、尖沙咀警署、湾仔警察总部等地,向警务人员投掷燃烧弹,并用强光照射警务人员。一名警员在尖沙咀警署内执勤时,被暴徒投掷的燃烧弹烧伤双腿,初步诊断左腿10%二级烧伤,右腿3%一级烧伤。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探望受伤警员时表示,对于有同事在执勤时受到严重伤害,感到非常难过。对于暴徒罔顾他人安全的非法暴力行为,感到非常愤慨,并予以最强烈谴责。他又表明,针对任何引致他人身体严重受伤,甚至威胁生命安全的暴力行为,警队必定全力追究。

“光头Sir”擎枪 正气喝退暴徒

■「光頭警長」劉澤基舉槍勇退暴徒。 資料圖片

■“光头警长”刘泽基举枪勇退暴徒。 资料图片

今年7月底,有暴徒包围葵涌警署并进行暴力冲击,其后更围攻及袭击警员,导致5名警员被灼伤。事件中一名光头的警务人员,危急下取出雷明登长枪举起示警,喝退施袭暴徒。

今年7月28日港岛西区发生暴乱,警方其后控告45人,其中44人被落案控以暴动罪。部分疑犯被扣留在葵涌警署等候保释。7月30日晚上,逾千名蒙面“黑衣魔”包围葵涌警署叫嚣,占据警署对出葵涌道3条行车线,不断大叫“放人”,又用黑色喷漆在警署围墙喷写字句。

其后有人向警署闸内投掷杂物,有警员在闸内向闸外的“黑衣魔”喷射胡椒喷雾。接着多名头戴防暴头盔及持盾警员从警署步出,尝试驱散,但反被暴徒包围、追打和投掷镪水弹,至少5名警员被镪水弹掷中灼伤。

数名警员被追至警署附近的葵芳港铁站,一名光头警长遭暴徒包围和攻击,情况危急下他一度取出雷明登长枪举起示警,喝退施袭“黑衣魔”。这一幕其后在网上疯传,不少人对这名警长的英勇表现留下深刻印象。

“光头警长”刘泽基描述当日事发经过时指,当晚和同事接到命令,前往救援一名因政见不同而被人殴打致休克的男子。但在行动期间被暴徒围攻,有人将他推倒,导致他身上多处受伤,暴徒又试图抢走其装满布袋弹的霰弹枪,因此他不得不举枪自卫。

暴袭“新城市” 咬断警长指

■警長遭暴徒咬斷指。資料圖片

■警长遭暴徒咬断指。资料图片

暴徒罔顾法纪持续破坏社会秩序,更不断向尽忠职守执法的警务人员施袭,在今年7月14日于沙田新城市广场发生的暴徒围攻警员事件中,有13名警员受伤送院,其中一名侦缉警长更惨遭暴徒咬断无名指。被捕暴徒正面临5项控罪包括袭警罪,案件将于明日再讯。

事发当日在沙田区游行后,晚上有数千人在新城市广场一带非法集结,警方由晚上7时开始,已作出8次清场的警告。控罪指,约晚上9时40分,22岁的被告杜启华在没有受到挑衅及作任何宣示的情况下,用雨伞打中警员叶卓轩的后颈,高级警司梁子健和侦缉警长梁启业见状上前支援。

混乱中,梁子健倒地,遭杜启华以雨伞打头,梁子健以手挡格,令右手无名指骨折;而杜启华被制服后仍然挣扎,将梁启业的右手无名指前节咬断。

杜启华现时一共面对5项指控,包括两项蓄意伤人、一项袭警及一项未能出示身份证明文件,以及其后新增“在公众地方作出扰乱行为”。

警方发言人事后表示,事件中共有13名警员受伤,警方共拘捕至少47人,涉嫌非法集结及袭警等。

执勤警员挨铁支插肚

另外,在前一日即7月13日举行的“光复上水”游行,最终演变成长4小时的暴力冲击。在游行结束后,黑衣人即变身蒙面暴徒,更有货车载来头盔、铁支等物资以围攻警员,堵马路毁药房,向警员掷石头、用雨伞扑、以铁支插、淋渠液、泼粉末等,至少10名警员遇袭受伤,其中一名被铁支插肚的便衣警员,腹部留下一个圆形伤痕。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