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纵暴政棍搬龙门 反口阻引《紧急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反对派搬龙门纵暴!对于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止暴制乱,公民党郭荣铿等24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竟向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及司法覆核许可,千方百计抹黑阻挠。然而,去年台风“山竹”袭港后,极力建议特首林郑月娥动用《紧急法》的却正正是郭荣铿,公民党杨岳桥和人民力量陈志全等当时也不断附和。本港各界狠批反对派患“政治健忘症”,立场飘移、政治投机,为了一己私利,不惜置香港于水深火热。

尽管特区政府已多番表明,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是以“先订立、后审议”的方式处理,政府已按程序向立法会提供文件,待月中复会时审议,绝不存在绕过立法会的说法,但一众反对派仍死咬“立法绕过立法会”不放,其中身为法律界议员的郭荣铿更声称,政府引用该法是褫夺立法会权力,迈向极权,箝制港人自由、破坏香港法治,使社会进一步撕裂云云。

然而,郭荣铿如今虽将《紧急法》形容得百般不堪,但他一年前却对该法倍加推崇,曾极力推荐特首林郑月娥使用。去年九月,台风“山竹”袭港后,因塌树满城,道路受阻,郭荣铿曾要求特首出动紧急法例,颁下行政命令,把台风翌日定为公众假期。他还义正词严地引述香港法例第241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强调特首可以就“紧急情况”订立规例。当时一众反对派议员亦随声附和,与郭同党的杨岳桥在社交网站撰文称,“以法论法,特首其实是可以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陈志全亦称,政府可运用该条例宣布停工,条例并无为“紧急”作出定义,赋予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很大的操作空间。

投机取巧 患政治健忘症

对于反对派就《紧急法》的态度发生180度的变化,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表示,这恰恰显露了政棍最丑恶一面,“他们为了政治利益,可以随意搬龙门,其本质就是毫无立场的政治投机分子”。他指出,暴乱已持续近四个月,而且暴力不断升级,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反对派依然为暴徒说话,处处与政府作对,其目的就是要将香港陷于无法管治的地步,“他们这是与全港市民为敌!”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黄英豪批评反对派如患“政治健忘症”,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是非”:“当有利于他们的时候,动用什么法律都可以,当不利于他们的时候,用什么法律都不行,简直就是双重标准!”

反对派屡次打倒昨日的我

•高铁“一地两检”

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审议前后,反对派“拉布”、抹黑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自导自演“钉书健”事件,企图制造恐慌;“一地两检”正式启用后,举办高铁团活动最多的就是反对派。

•《逃犯条例》

民主党何俊仁及李柱铭分别于一九九七年及一九九八年在议会中提出,要求特区政府尽快与内地就移交疑犯达成协议;二○一九年何俊仁反对修例,声称内地司法制度欠透明,李柱铭则指《逃犯条例》伤害香港人及所有外国人利益,令香港失去国际城市优势。

•“泛民”初选机制

二○一七年十一月,反对派为立法会补选制定初选机制,九龙西名单原本是姚松炎排第一,民协冯检基排第二,民主党袁海文排第三,按顺序递补。但姚松炎面临被DQ消息传出后,一众反对派以冯检基“胜算”不大为由,迫冯放弃替补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