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谁最不想见到梁天琦减刑?

因暴动罪被判刑6年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早前就定罪和刑期提出上诉,案件明日在高等法院审理。才服了六分之一刑期的梁天琦,迫不及待地希望透过上诉缩短刑期,早日出狱,然而香港却有三个人不那么愿意见到梁天琦这一愿望达成。

第一个,是一直与梁天琦“称兄道弟”的黄之锋。作为近年风头最劲的两位青年政治人物,二人在公众面前总是惺惺相惜。然而,6月17日黄之锋刑满出狱时,在支持者簇拥下表示,对自己错过两次反修例的占领示威感到遗憾,强调未来自己会继续抗争。其借势复出,博取政治光环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11月区议会选举提名期开始当日,黄之锋马上报名参选港岛海怡西选区,显示不论是其个人,还是其背后的“香港众志”,首要目标还是在现行的政治体制内获得议席。因为没有议席支撑,黄之锋或“众志”只是一个政治icon,而无实际的权柄或叫价筹码。

从区议会选举,进阶至立法会选举,才是黄之锋的如意算盘。若名气和风头都不逊色于黄之锋的梁天琦提前出狱,在两人拥趸高度重叠的现实下,黄之锋如何能够忍受梁天琦这位“好兄弟”来搅局呢?更何况,梁天琦作为首批因暴动罪被判重刑的被告,且没有弃保潜逃外国,头上光环的光芒远光亮过因刑事藐视法庭只服刑2个月的黄之锋。综上所述,黄之锋是万万不愿见到梁天琦提早放监的,起码在其坐上立法会议员席位之前,这一立场都不会改变。

黄之锋不甘被抢风头

第二个不愿乐见梁天琦愿望达成的,乃罗冠聪女友袁嘉蔚。此女凭藉“罗冠聪女友”的身份,从路人甲渐渐攫取少许知名度。眼见男友由默默无闻的“电竞聪”,一跃成为尊贵的立法会议员,袁女士便也动了藉着从政实现阶级跨越的心思,决定从“幕后走得更前”。由于她与黄之锋都深谙“名气不变现,就是Nobody”的道理,毫无政绩的袁嘉蔚,只能绞尽脑汁地消费男友的光环和知名度,但凡接受媒体访问,三句不离罗冠聪,且一边抱怨不喜欢别人给她安上的“代夫出征”这一标签,一边又动情地忆述她与罗冠聪的“烽火战地情”及她为了两人共同的“事业”作出了哪些牺牲。这种精神分裂式的表演,就连其前党友,被喻为“学民女神”的周庭也颇为不耻。

第三位不愿意见到梁天琦提前假释的是初尝成名滋味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岑子杰在“泛民跑马仔”中苦熬十多年,终于迎来出头机会,透过担当“民阵”召集人这一角色,在短时间内获取了相当的政治本钱和名气,更荣升为黎智英的座上客,参与乱港行动的关键决策,风头一时无两,连外号“大将军”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锋芒也被其盖过。

曾经只是无名小卒的岑子杰,能够有今时今日的风光,全靠“民阵”召集人这一光环,且预计未来还将继续消费这一光环。据悉,他有意代替“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出战沙田沥源选区,同样也是剑指议席,然后坐等“上岸”,位列头面人物。

然而,这场政治风波衍生的暴力已全面失控,就连汉奸黎智英亦呼吁“示威者”要冷静思考,放弃武力对抗,显然是担心群众运动朝着更加暴力血腥的方向发展,其与暴力割席的用意跃然纸上。岑子杰未免被贴上支持暴行的标签,预计也会很快紧跟黎智英步伐,与所有的暴行割席,转投主攻所谓“和理非”票源。在这一进化过程中,初试啼声的岑子杰恐怕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看到梁天琦复出夺其舆论焦点,甚至与其“同场竞技”的。

在利益面前,上述这几人估计都是决意要“各自努力”了。所谓同一阵营的情谊,可能最终还是那句:“我当你兄弟,你当我契弟”,不知梁天琦又作何感想?

作者:王曦煜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