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禁蒙面法”初见效 纵暴派急吁收兵

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正式出台“禁蒙面法”,引发暴徒的垂死反扑,连日来暴徒的破坏程度进一步升级,而且是有组织、有预谋、有目标的破坏商铺、港铁等,并且公然袭击政见不合的市民,动辄“私了”,导致多名市民身受重伤,大部分市民都失去了应有的安全、自由和人权,这就是所谓的“时代革命”吗?

乱港派再动员不了市民

有人认为,“禁蒙面法”出台令到局势火上加油,是弄巧反拙云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天强调,凡是新法例或是新政策都要一段时间才能够看出它的成效,不能说因为在这几天看不到它的成效,所以这条法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她说订立这条法例至少有两个目的,一是协助警方能够识别而有利于执法,其次就是阻吓作用。“我们不希望更多人因为以为戴了面罩不能识别身份,于是可以罔顾法纪做出一些违法行为,而这是特别针对一些未成年人士。”

事实上,暴徒的暴行并非自今日始,更不是“禁蒙面法”引出来的,一开始暴徒已打算暴力破坏香港,难道没有“禁蒙面法”他们就会变回“和理非”?这是不可能的,暴徒始终是暴徒,岂能倒果为因反过来批评“禁蒙面法”?

至于有意见认为“禁蒙面法”作用有限,因为法不责众,如果有大批市民犯法,警方将难以执法,变成有法而不能执。然而,如果是因为法不责众,难道凡是涉及大众可能触犯的法律都不要订立,因为法不责众就干脆不立法、不执法?法不责众是执行的问题,立法与否是是非的问题,怎能因为执法难就不立法?

况且,“禁蒙面法”真的是无效吗?也不见得,暴徒虽然破坏程度不断升级,但立法后一般示威者戴口罩的情况确实大为减少,而上周日乱港派本来扬言发动三百万市民一同戴口罩游行反对“禁蒙面法”,但结果如何?有多少人上街?乱港派说都不敢说,就是因为非法游行动员不了市民。

再说在暴乱中,暴徒固然失去常性,到处破坏,但以往一大班“和理非”戴着口罩在路边为暴徒摇旗呐喊,甚至做“人肉盾牌”的情况也大为减少,这正是“禁蒙面法”发挥作用,令示威者不敢造次,也令暴徒有所收敛。现时暴徒流寇式的破坏、纵火、打砸,并非示强而是示弱,正说明其民意支持不断滑落,行动没有多少人响应,所以只能流寇式破坏,索性孤注一掷。

这场暴乱之所以成为席卷全港的风暴,百多日来也禁之不绝,当中不在于暴徒的武力如何厉害,论武力、装备、能力,警队完全可以平定暴乱,真正难处理的是暴徒背后的民意,包括乱港派支持者以及一些市民的“盲撑”,令警方执法投鼠忌器,令暴乱迟迟未能止息。但随着“禁蒙面法”的出台,随着暴徒的暴行引发市民愈来愈大的不满,暴力破坏无日无之,今日砸商铺,明日毁港铁,其行径是纯粹的发泄、破坏,完全失去了道德高地,市民还会支持一班疯狂暴徒吗?

暴徒疯狂破坏犯众憎

暴徒已经穷途末路,他们到处破坏,四处打人,但他们已没有了民意背书,逐一被拘捕检控只是时间问题,这场暴乱也会再次惨败收场。这点纵暴派看得很清楚,前一个月还在鼓动青年做炮灰的黎智英,日前已经撰文呼吁暴徒“鸣金收兵”,其豢养的文人也开始撰文呼吁暴徒收手,要打持久战,不要引发民意反弹,连反对派政客也出来要求各方冷静。冷静什么?是谁一直在煽动暴乱,推青年学生做烂头蟀?现在眼见形势不利,这场暴乱将惨败收场,如果不尽快收缰,反对派之前捞取的政治利益随时付之东流。纵暴派开始担心了,这些暴徒愈来愈难控制,再让他们闹下去,到时民意反弹迁怒反对派,区议会还如何选下去?所以纵暴派开始要求暴徒收手,但现在看来,暴徒不毁掉香港是不会收手,纵暴派现在想割席恐怕也是割不了。

“禁蒙面法”的出台,意味特区政府已经统一立场,全力平息暴乱,完成止暴制乱重任。暴徒的疯狂令他们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但同时这也是最凶险的时候,不排除暴徒会垂死反扑,会制造更暴力、更血腥的行动,以严重伤亡来延续暴乱。在这个止暴制乱的决胜时刻,特区政府更应该做好准备:

一是坚定立场,不要再在平乱与讲和上犹豫不决。暴徒是不会讲理,必须果断执法平定暴乱。在平乱时最忌和战不定,一时平乱一时讲和,特区政府必须统一立场。

二是整合全政府的力量,包括所有纪律部队的力量,形成一套指挥体制,支持和配合警方执法。平息暴乱不单是警队的工作,也是所有纪律部队,整个政府的责任,但这一百多日警队在平乱,其他纪律部队在哪里?其他政府部门在哪里?政府要尽快制定统一指挥体系,全力平乱。

三是继续研究其他法律工具,包括延长羁押期,不让违法人士保释;查禁不断散播谣言、煽动暴乱的媒体、讨论区,用上手上法律工具。只要政府集中力量,加上民意支持,这场暴乱将不可能逞凶多久。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