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男警闯产房? 煽暴"故仔"破绽多

■有照片顯示當時男警站在產房外,與大門有一段距離。 資料圖片

■有照片显示当时男警站在产房外,与大门有一段距离。 资料图片

医生绝不容男警在场 录取口供须无压力下进行

煽暴派继续捏造故事中伤警务人员。针对警方本周一晚在屯门兆康站拘捕一名19岁涉嫌非法集结的孕妇,有自称为屯门医院"助产士"者近日就在网上"爆料",声称该孕妇被送院检查时,有男警以录取口供为由"进入产房",更在场观看孕妇裸露身体接受产检。不过,该"故仔"最少有两大破绽,一是医生绝不会容许男警在场,否则医生也失职;二是录取口供必须在疑犯不具压力下进行,否则法庭不会接纳,令以录取口供为由进入病房不可信。屯门医院也发声明强调"孕妇在独立检查间接受检查时,没有医护以外人士在场"。

一名自称为屯门医院"助产士"的网民近日发帖声称"目击整个过程"。他声称当日有男警以需要录取口供为由进入产房,并"在场旁观"孕妇检查的过程。其间,孕妇须脱去全部内衣裤,换上病人手术袍,在产床上打开双腿由医生抽取下体分泌化验,而该男警"全程在场"。

女囚检查在场均女惩教女警

不过,稍稍知道产检流程的人,也会质疑这个"剧本"的可信性。曾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妇产科专科医生靳嘉仁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从未见过有男性惩教人员或男警陪同怀孕疑犯或在囚者接受妇科检查,"这位『助产士』说的情况,我虽然不在现场,不知道事件有否发生过,但过往为被锁上手铐及脚镣的女囚犯进行检查时,在场的都是女性惩教人员或女警。"

就算病人准许 医生也绝不容许

他续表示,根据医院守则,除孕妇的丈夫及未成年孕妇的母亲外,其他人一般不能陪伴进行产检;就算病人准许陌生男子在场,医生也绝不会容许,"如果涉事孕妇是我病人,除非她当时有实时生命危险,否则我必定会先请男警离开,再继续进行检查,我相信99.9%的妇产科医生均会有相同决定。"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亦指,男警在场旁观女性被羁押者接受妇科检查的事件绝不可能发生。他向香港文汇报指出,警方虽有法定责任看管被羁押者,但亦会尊重病人权益,"除非医护人员担心被羁押者会对其安全构成威胁,否则不一定要一直目视,警员检视环境,若现场没有可以逃走的通道,警员可以在外面等候。"

他质疑,提出指控的"助产士"所描述的过程存在多项疑点,最大破绽是被捕人如需接受医疗程序,警员绝不会急于录取口供,"正常情况下警员只会在医生认为病人情况合适时录口供,如果口供在病人感痛楚、具压力下时录取,在法庭上的接受程度亦会受影响。"

林志伟反问,若该"助产士"的指控属实,为何未有医护人员要求男警离开,"如果医护人员未有阻止,他们亦有失职!警方不是不讲道理,这情况下被要求离开不会控告医护人员阻差办公!"

屯门医院就事件发声明澄清,承认有男警在护士及职员陪同下进入过"独立检查房间",与该名孕妇核对资料,但该警员之后已马上离开,在产房内的家属等候区等候,"孕妇在独立检查间接受检查时,没有医护以外人士在场",并重申院方致力确保病人私隐得到保障,和病人服务运作畅顺。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