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中大女称被警性暴 反口覆舌疑点重重

中文大学女生吴傲雪日前自揭面罩,声称曾被警方以"性暴力"对待,引起全城关注。有关的一面之词获煽暴派大肆渲染,更成为鼓动非法集结的"象征人物"之一。然而,如细心留意整件事,即可发现当中疑点重重。

首先,吴傲雪过去曾多次参与以新屋岭为题的场合下指控警方,前日的言论亦令不少人,甚至连传媒也误以为她在新屋岭内遭性暴,后来连番改口是发生于葵涌警署,且其最先所谓的"性暴"本质原来是"非礼"。

由"性暴"降呢为非礼后,她昨日仍继续企图引起外界对事件的关注,称"知道有男被捕者遭『强奸』和『鸡奸』",她却既不主动,亦不回覆警方就其指控作证;加上原来她本身是网上讨论区的"红人",出名负评多兼被人大爆她说谎成瘾,并与煽暴派过从甚密。以上种种,俱令人质疑其证供的真确性及背后用意,还望她早日向警方提出实质证据,让警方能严正执法。 ■香港文汇报记者 文森

疑点1

新屋岭改口称葵涌警署

吴傲雪对着中大校长段崇智,一句:"你是否知道新屋岭的搜身室全黑,你是否知道不止我一人受到警方性暴力。"旋即令吴傲雪冠上"新屋岭受害人"的称号,连《苹果日报》实时新闻当晚都以"新屋岭受害人首公开除口罩"为题报道事件,然而昨日她突然改口说,"事发"于葵涌警署,而非新屋岭。案发地点也搞错,令案件真确性受疑。

《苹果》"炒车"改标题

过去数月,网络上不时有人声称有警察于新屋岭内非礼、强奸甚至杀害被捕者,即使一直未有受害人站出来指控警方,警方亦多次主动澄清从未接获任何在新屋岭发生的非礼及强奸投诉个案,但部分人在无任何实质证据下,仍一口咬定新屋岭有唔见得光的事发生,每每提到"新屋岭",也会牵动"黄丝"的神经。

就在这个时候,吴傲雪与段崇智的对话,全程只提及一个案发地、即新屋岭,故外界都以为她在新屋岭被"性暴力",就连《苹果日报》实时新闻也如获至宝,把她冠以"新屋岭受害人"大肆报道。没料吴傲雪急急"澄清",指"本人只在葵涌警署受性暴力对待"。《苹果日报》实时新闻随后亦将报道的标题改为"警暴受害人首公开除口罩"。

再度"人格谋杀"警队

她更声称终于明白为何性暴力受害人很难站出来讲,原因是"既被警方威吓,又被网民人格谋杀,再加上同路人私怨"云云。不论她是否遭受性侵,不论她是有意或无意误导公众,"新屋岭"曾发生性暴力事件已深深烙入不少市民脑海,警察又再一次被"人格谋杀"。 ■香港文汇报记者 文森

疑点2

身份时而龙小姐时而S伤者

吴傲雪并非一名普通的中文大学女生,过往更与煽暴派关系密切,先后3次出席煽暴派或"黄丝"的活动,包括9月初出席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所举行的记者会,当时她自称是"龙小姐",自认是8月31日太子站事件的伤者。其后,她分别现身于9月27日"新屋岭被捕人士集会"及民间记者会,自称是"S同学"、"S伤者",自认是新屋岭被捕者,更在集会上自爆曾为《苹果日报》提供新屋岭扣留中心的平面图。同一人化身不同身份,却分享不同的"经历",其"证言"令人质疑。

曾蒙面现身毛孟静记者会

前日以"中大学生"身份与校长段崇智对话,已是吴傲雪讲述"经历"的第4个身份。之前,她曾经以"龙小姐"的化名,在毛孟静的记者会上以8月31日太子站事件伤者的身份,声称自己当时目击一名被捕者晕倒站内,在场人士为他抢救却"无反应"云云,企图令人相信8月31日有被捕者失救,但由始至终,她都无法提供真凭实据。

为《苹果》画新屋岭平面图

吴傲雪之后又曾分别以"S伤者"及"S同学"的身份出席民间记者会及9月27日"新屋岭被捕人士集会"。在集会上,她自爆曾为《苹果日报》提供新屋岭扣留中心的平面图,更以该图辅助说明,称自己曾在一间没有门、没有灯、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被女警搜身,但试问全黑的环境下,警员搜身也不方便,警方会这样设计自己玩自己吗?

她在集会上的发言更加入假设性情况,例如她说:"由于该处没有门,透过走廊的微弱光线,如果有男警在外面,他可以看到整个过程"云云。

■香港文汇报记者 文森

疑点3

性暴力忽"降呢"变非礼

吴傲雪前日声泪俱下,问中大校长段崇智:"你是否知道新屋岭的搜身室全黑,你是否知道不止我一人受到警方性暴力,其他被捕人被不止一名警员、不分性别性侵及虐待。"她笼统地说自己被"性暴力"(是强奸、非礼、性骚扰等的统称),却将其他人的"性侵"(即强奸)"经历"混为一谈,有误导外界以为她被"性侵"。

昨日,她就改口称,自己口中的"性暴力"是指被男警大力拍打胸部,这个情节本质是非礼,严重程度大降,令人质疑她以"性暴力"包装有关指控有夸大之嫌;或者她也知道事件已失焦,昨日再以道听途说的口吻说:"知道有男被捕者遭『强奸』和『鸡奸』",企图保持公众关注度。

吴傲雪前晚与段崇智的对话,只用"性暴力"来概括其"经历",还东拉西扯说其他人一些未经证实的"性侵"或虐待"经历",外界被混淆视线下,以为她也被人"性侵",旋即在网上引起巨大回响。

称"被大力拍胸"

到昨晨,知道"讲大咗"的吴傲雪在电台节目上补充,"我受到性暴力对待是在葵涌警署,当时女便衣警员不够力,在场有其他女警,但该名女警员没有邀请其他女警帮忙,然后邀请她旁边的一名男便衣警员帮我索这条索带,该名男警员索完带,很大力用手拍打我的胸部。"她又声称,被捕后需要如厕时,女警全程目视其私处,而附近更有男警站岗。

由前日的"性侵"变成昨日本质为非礼的指控,相信如果她一开始就说这些被非礼情节,回响势必大打折扣。或者她也感到外界关注降温,昨日又改口说"知道有男被捕者遭『强奸』和『鸡奸』"。

■香港文汇报 记者 文森

疑点4

该报警不报警 回避什么?

要"性暴力"受害人站出来指控绝不容易,但如有人已突破心理关口站出来,又不愿报警让警方公正调查,等同是对被指控者的一种不公。吴傲雪前晚主动说出"经历"后,警方循多方渠道一再尝试联络她,协助查明真相,惟吴傲雪却声称"担心再被警方拘留48小时",报案不同被扣查,警方哪有权再拘留她?明显她在回避。但连站出来也不怕,她怕什么?

警方在前晚得知吴傲雪自揭曾遭"性暴力"对待后,已实时表明会主动联络她,希望她提供实质证据。投诉警察课迅即于昨晨启动调查,又承诺会作出一切配合,如安排监警会成员、社工,或中大代表陪同下录取口供,惟一直未能成功联络上。偏偏传媒就很容易找到她受访,昨日傍晚她接受电视台访问,仍死口说未有警方人员联络她及其律师。

报案人拘48小时不成立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以证人身份落口供与被捕后协助调查属两回事,吴说怕"被拘留48小时"之说并不成立,"加上可以找律师陪同,完全毋须担心。"

执业大律师陆伟雄则表示,根据法律而言,吴傲雪如属"受害人",能够向警方落口供、交代事件的始末,当然会对调查有帮助。现在她选择拒绝接触警方,就随意说自己的版本,毋须承担任何刑责,连诽谤罪也不成立,"一日唔落口供,她点讲都无法律责任。"

一旦落口供,就涉及报假案、浪费警力等刑事责任。难道她就是怕这些? ■香港文汇报记者 文森

疑点5

朋友负评:常讲大话 惯吹大咗

声称被捕后遭受警方施以"性暴力"的中大学生吴傲雪原来是连登讨论区的"红人",出名负评多。有网民在她公开自己"经历"后指,吴傲雪经常将自己当成"悲剧女主角",更提醒想支持她的人要小心谨慎,有社运界人士亦称,吴傲雪不时将事情夸大,有人更大爆她说谎成瘾,与"港独"分子、2016年中大学生会"星火"会长周竪峰关系暧昧。

曾自称被前男友性侵

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与吴傲雪曾经是好朋友,她在facebook留言透露,对方过往曾自称被前男友性侵,之后被指是诬蔑男方,黄子悦说:"后来我都从好多人口中得知佢成日讲大话/吹大咗......。"

除社运界人士外,吴傲雪的其他朋友亦同样对其诚信存有质疑,"识佢既(嘅)人都知佢果(嗰)种悲剧女主人格去到几咁病态地步!"

吴傲雪更被指与周竪峰关系暧昧,男女关系复杂,有一名网民表示,吴傲雪多次以家庭问题及精神有问题等借口到心仪男性家"过夜",又报称自己父亲患有精神病而假扮"弱者"以换取别人同情。

有留言的网民则指,"认为吴傲雪有问题的人不只一人,他们亦不是现时才突然指出其问题。"提醒其他网民说:"吴傲雪不是简单的女生,打算支持她的人要小心谨慎。"然而,"黄丝"的"盲撑病"也病入膏肓,有网民说就算知道事件有跷蹊也会盲撑到底。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