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获NED泵水 职工盟乱港冲最前

■李卓人(右)密袋美金亂港,其領導的職工盟被揭至少收取NED近1500萬元賬面外的資助。圖為他在本月1日與「禍港四人幫」等人領頭非法遊行。資料圖片

■李卓人(右)密袋美金乱港,其领导的职工盟被揭至少收取NED近1500万元账面外的资助。图为他在本月1日与“祸港四人帮”等人领头非法游行。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持续4个多月的反修例风波,煽暴派以冠冕堂皇口号说什么争取民主、自由,煽动暴徒到处大肆破坏,企图摧毁香港法治,动摇特区政府的管治,渐渐把“颜色革命”的狐狸尾巴也暴露人前。

煽暴派要动员庞大的人力物力搞破坏,涉及巨大资源,到底钱从何处来?香港《文汇报》深入研究作为全球“颜色革命”的最大“金主”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料,发现自2014年本港爆发非法“占领”运动后,该会食髓知味,自此加码泵水予香港组织,2015年至2018年间平均投放398万港元支持乱港活动,较非法“占领”前上升15%,其间本港一些工会组织获得的“黑金”更上升六成之多。作为近期不少非法示威和暴力集结大推手的李卓人,由他担任秘书长的职工盟是NED主要受惠机构,过去职工盟只曾承认从NED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每年获取约60万港元捐款,外界估计累积约1,300万港元。但本报发现这只是冰山一角,除了ACILS,NED旗下机构自1993年起,最少提供1,426万港元给职工盟在内的工会。到底仍有多少美国资金被隐瞒?可能是一个无底深洞。

由李卓人担任秘书长的职工盟,于2014年10月爆发非法“占领”运动不久,已有网民“旺角脑场起底组”上载大量网上文件揭露,职工盟由1994年起,每年均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bor Solidarity(ACILS))申请资助,至今已收受最少共约1,300万港元的黑金。

揭美NED资助“占中”搞手

最耐人寻味是爆料者同时披露,职工盟向ACILS提交的计划书文件,申请超过15万美元的拨款,文件指职工盟是本港其中一个争取民主和法治的主要组织,适逢当时反对派与北京中央政府的紧张关系升温,加上通胀加剧、楼价飙升令民怨增加,故申请款项用作于2014年10月至2015年9月底举行争取工人权益的行动,计划书列举的举行时间正是非法“占中”的爆发时期,令人有理由相信职工盟是非法“占中”的幕后搞手之一。

证据确凿下,职工盟不得不承认,每年平均接受NED约60万港元资助,职工盟声称每年均须向资助单位呈交年度财务报告及工作报告,所有收入及开支亦反映于该会的财政报告,并已如实呈交税局,绝无任何隐瞒。

职工盟当时的回应,讲到好似它们只有一笔NED捐款,又信誓旦旦说没有隐瞒。但香港文汇报搜集NED的网上公开资料,发现职工盟不只一个渠道接收NED的黑金捐款。

被指是美国政府“白手套”、与CIA关系密切的NED旗下有四大机构,ACILS只是其中之一。根据本报搜罗的数据,NED自1990年至2018年,向以香港为主的地区投放1,308万美元(逾一亿港元),平均每年折合为351万港元;若以2014年非法“占中”作分水岭,之前平均每年拨款约346万港元,但2014年后则提升15%,每年平均有398万港元,显示于非法“占中”后,美国有部署地利用香港对北京中央政府的举足轻重地位,进一步搞乱香港。

“占”后年均工会捐款飙六成

工会及工运是NED特别注重的范畴,NED会透过旗下的机构向香港、内地及亚洲地区的工会泵水,资料显示NED由1990年至2017年透过ACILS、Free Trade Union Institute(FTUI)、Solidarity Center等机构向这些地区的工会共发放 521万美元(约4,063万港元)的捐款,在 2014年非法“占中”前的十多年平均捐款为98.9万港元,但之后金额加大至159.8万港元,增幅约六成。

这笔捐款大部分无明确指明给什么工会,分析指是“分猪肉”式给每个工会一定份额,但当中最少6笔、共涉及1,426万港元的捐款指明职工盟是主要受惠机构,当中大部分是全数给职工盟,例如,1998年,美国豪掷268万港元给职工盟在内的工会,用作于“大中华地区”宣传工人权益,翌年再泵133.3万港元指明全数给职工盟改善会员联系及举办活动 。美国NED更“无微不至”地于2003年,发出一笔逾203万港元的捐款,特别提到要改善元朗工人训练中心。

但自职工盟被人踢爆接收NED捐款后,NED旗下机构往后给香港的黑金捐款,再也没有指明给哪一间工会,令外界难以统计具体金额,但就本报发现的数笔捐款,已远远超过职工盟官方承认的每年收受约40万至60万港元NED捐款。

未提海外献金 李卓人涉瞒报

根据2012年至2016年立法会议员的申报机制,议员必须申报他们所收受的捐款,包括任何本地及海外政府提供的献金,惟消息人士出示李卓人于2012年出任立法会议员期间的申报文件,当时他报称没有收取任何政府机关的捐款。消息人士反问:“这样算不算虚报?”

揭职工盟为“接头人”出粮

早在2014年有文件披露职工盟卷入美国资助风波时,有网民披露NED旗下的Solidarity Center(SC)香港联络处代表黄静文的电邮显示,黄发电邮给SC的人权和工会权利部的Stephen Benedict,指香港税务局正调查职工盟财政,尤其是收取海外资助的情况;廉政公署又复印李卓人银行户口资料。黄静文还在信中建议“清理”职工盟一笔涉及12万元的借款记录,作为两个月行政开支。

有文件更显示黄静文虽然是SC香港联络处代表,但薪金由职工盟支付,两个组织的财务关系错综复杂,疑点重重。

职工盟近年才被揭发获NED的“长期饭票”,恐怕95个属会数十万会员都是蒙在鼓里。事实上,于1990年成立的职工盟,根据其官方网页的自我介绍,该会是一个“自主(Independent)及独立于任何政权(regime)或财团(consortium)的工会组织,但多次被人揭发它收受外国政府机构的资金,与该会宣称的独立于“任何政权”,显然不相符,愧对当初以为他们是自主独立而加入的工会会员。

高调“反修例” 祸港遍“人”踪

反修例风波中,经常见到李卓人的身影,从风波刚刚萌芽到后来“遍地开花”,他都高调积极参与,包括透过职工盟属会发起所谓的三罢;早前搞到机场大瘫痪、断送香港机场安全高效美誉的航空人员大罢工,也是职工盟旗下的航空公司工会主导参与。

伙祸港者领头非法游行

到最近警方评估风险,以游行会破坏社会秩序及参加者安全为由,多次拒绝“民阵”举办的游行,但李卓人竟罔顾所有人的安全,一意孤行领头搞非法集会游行,其中10月1日的非法游行中,他伙同“祸港四人帮”壹传媒黎智英、李柱铭、何俊仁等身穿黑衣,公然排在队头,带队参与这次非法活动,他们更厚颜地表示:“出嚟行街啫!”

最后活动又是爆冲突收场,黑衣魔狂性大发、发起冲击,四处流窜破坏,在多个地区大肆堵路、纵火、掟砖及汽油弹,演变成全港骚乱。

不过外界较少为意的是,李卓人近年积极参与NED的活动。今年7月,修例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文件显示李卓人当时参加由NED成立的机构“世界民主运动”(WMD)在马来西亚举行的20周年庆典活动。

李卓人更曾撰文称赞“世界民主运动”是全球民主运动的“希望的灯塔(the beacon of hope)”。WMD是NED重要的机构,秘书处设在华盛顿NED总部内,近年活跃于亚洲地区,以联系社运分子作幌子,目的是在各地策划所谓的民主化浪潮,以推翻美国政府不属意的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