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衣狂徒打足两日 炒作自杀案毁灭知专

图:黑衣人连续两日疯狂打砸知专设计学院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利用一宗学生自杀个案,为达造谣抹黑警方目的,黑衣暴徒连续两日对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作毁灭性破坏,课室及图书馆的玻璃、课室拍卡机全部损毁、扶手电梯被灌水,墙壁被喷写大字,更有一批身穿黑衣的学生在地下设祭台。学校昨起停课三天,但仍未确定周五能否复课。校方对校园多处遭破坏深表遗憾及痛心,学界谴责暴徒不问是非大肆破坏,是“香港文明的大倒退”。

继前日数十暴徒打碎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地面课室多块玻璃、喷漆涂污后,约20名黑衣暴徒昨午四时再突击校园,闯入图书馆、学习资源中心等地方,打烂玻璃及部分电脑,墙上喷写“交出完整CCTV”、“学校隐瞒”等字句,亦有人士拉出消防喉向电梯灌水,再到不同楼层破坏房门玻璃、课室拍卡机。

黑衣人设灵撒溪钱

更有一批身穿黑衣的学生在地下设祭台,走廊上冥纸碎玻璃一地狼藉,令校园弥漫着惊悚的氛围。

知专校园建筑外墙主要由玻璃组成,成为暴徒肆意破坏目标,记者昨傍晚进入校园发现地下部分玻璃整块被打烂,碎片散落一地。各个楼层的课室门口均有拍卡机被砸坏,部分课室甚至教员室门上的玻璃亦被打碎;图书馆外墙玻璃全部碎裂,不能入内。

地面、楼梯、墙壁均被涂污,有的被喷上“不交出CCTV,后果自负”、“小心狗咬”、“枉为人师”等威胁性字眼。楼层间有摄录镜头的地方,只剩下跌落地上的镜头和残余的电线。多个楼层地面充满大量积水,所有电梯暂停使用,包括扶手电梯和升降机,有地面升降机大门打开,里面不停在滴水。

附近居民往返港铁站均需途经校园地下的“祭台”和破碎的玻璃,一位住在调景岭的婆婆拄着拐杖蹒跚走过,她说:“将学校搞成咁,真系行过都心慌。”有仍需值班的保安表示进行破坏的学生(暴徒)很激动,周围涂画学院外墙,打砸玻璃,“睇到都惊惊地,唔知几时先整得返好”。有保安说:“果班人已经将成栋楼(外墙)的玻璃都打烂晒,我哋自己都唔敢再上去。”

图:暴徒污蔑学校隐真相\大公报摄

教育界痛责“文明大倒退”

知专校方回应《大公报》查询表示,校园多处地方遭到破坏,深表遗憾及痛心。使用同一校舍的香港专业教育学院(李惠利)、香港知专设计学院、青年学院(国际课程)─设计课程、卓越培训发展中心(珠宝业),因应院校损毁情况,取消从10月15日至17日在调景岭校舍所有的日间及晚间课程,其他安排容后公布。

教育局发言人强烈谴责暴力行为,重申任何言语上或行动上的暴力均不可接受,支持院校严肃处理。发言人说,有关暴力行为严重罔顾在场学生、教职员及其他人士的人身安全,并干扰院校的正常运作及教学工作。

教联会主席黄锦良批评黑衣暴徒不问事实,对校园设施进行毁坏,影响到其他学生,是非常不负责任、无法容忍的做法。“我们对暴力行为强烈谴责,对于这些社会人士和学生表示十分失望。”他呼吁其他学生应该坚决和暴徒切割,更不要参与其中,强调这种做法最终要负上责任。

教评会主席何汉权认为,在学校内出现这样的暴力行为是“香港文明的大倒退”。他认为自杀事件应该交给警方或者法律解决,不应该去质问校方,希望学生冷静下来之后可以自己去找院长承认错误。

彦霖母悲愤:受够了,请停手!

陈彦霖死讯传出后,乱港分子连日来大肆炒作,不但编造出各种似是而非的“质疑”攻击警方,又编辑陈彦霖生前的视频片段摆上网,“作故仔”混淆视听,在死者亲属伤口上洒盐。陈彦霖母亲Ho Pui Yee昨在fb发帖,痛诉近日丧女悲痛之余更被卷入政治漩涡,令她和家人饱受二次伤害,深感悲愤,“我们实在受够了!请你们停手!”她表示,希望香港早日回复宁静。

陈彦霖母亲帖文题为《请保护我女儿私隐及还我们一个宁静》。文中强调,火化女儿遗体是她和家人决定,因为想她早日入土为安,请大家不要作无谓揣测。

陈母并希望知专校方不要因为“持强烈政见人士”要求,而发放和她女儿相关的闭路电视片段。“我想问大家:我女儿已经死去,是否连她的一点私隐,都不可以保留?我女儿从来没有因为近日事件而被捕,请不要玷污她的名声。”

饱受持强烈政见人士滋扰

陈母透露,自己手机不断受到滋扰,甚至平日工作也饱受持强烈政见人士滋扰。她恳请大家放过她和家人,“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我十分疼爱的女儿,我不想连我和家人的宁静的生活也失去。”她恳求还她和家人一个安宁,让死者可以安息,让执法机关去处理。

陈母最后更希望,愿香港早日回复宁静。

事实上,早在陈彦霖死讯被炒作初期,已有陈彦霖的亲人在网上要求自称“陈的好友”的炒作者不要扮代表在网上发言,然而“连登仔”继续化身“侦探”,不断就事件大做文章。

死者妈妈的信

《请保护我女儿私隐及还我们一个宁静》:我是陈彦霖母亲,近日因为女儿逝去而被卷入政治漩涡,令我和家人饱受滋扰及二次伤害,深感悲愤,我们实在受够了!请你们停手!这个帖文是呼吁大家:还我和家人一个安宁,让我女儿可以安息,也让执法机关去处理。我必须强调:火化女儿遗体是我和家人决定的,因为想她早日入土为安,请大家不要作无谓揣测。我也希望学校不要因为持强烈政见人士要求,而发放和我女儿相关的CCTV片段,我想问大家:我女儿已经死去,是否连她的一点私隐,都不可以保留?我女儿从来没有因为近日事件而被捕,请不要玷污她的名声。因我女儿的事,我的手机不断受到滋扰,我平日工作也饱受持有强烈政见人士滋扰,我恳请大家放过我和我家人。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我十分疼爱的女儿,我不想连我和家人的宁静的生活也失去。请持强烈政见人士远离我和我家人,让我们静静地疗伤,疗女儿离世的创伤。最后,愿香港早日回复宁静,大家可以安居乐业!

抹黑警方 为暴乱提供燃料

蒙面暴徒不但大肆破坏职业训练局(VTC)旗下校园,更不理死者家属的伤痛,图藉机造谣生事,抹黑警方,为延续暴乱提供政治燃料。年轻学子若不能挣脱思想盲从的枷锁,势必衍生出更多悲剧,葬送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

近期在校园制造矛盾、肆意破坏的暴徒,很多都是蒙面群涌而来,很显然,单靠学校保安已难以阻止。在这种情况下,校方高层除了透过调解协商缓和学生情绪外,必要时也应考虑报警求助。

学校有义务保护没有参与暴力的学生,亦有责任拯救那些受蒙骗参与暴力的学生。首要的是尽可能与没有蒙面的学生沟通,把他们与毫无底线的蒙面暴徒区分开来,任教教师应与学生展开有质素的对话沟通,引导他们与暴力“割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