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梁振英轰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变脸为“甩身”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日前在公开信中大玩“感性”,在无证据无真相下,单凭学生一面之词谴责警方,又要求特首在现有机制外跟进云云。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向段祟智发公开信,批评段“彻底打倒昨日的我”,没有半句批评学生劣行,质问大学管理层有没有“顺便了解”同学在被捕时有无暴力恶行;梁振英指出“近年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都是玩政治的”,“但不是每个大学校长都是懂政治的”,反问段校长“你有没有入错行?”此外,同日亦有中大校友及学生家长发公开发信质疑段崇智。

段崇智本月10日与中大学生公开对话时,被大批学生粗暴无礼对待,其后更被包围不能离开,再次与学生进行了一场闭门对话。他前日发出公开信,取态与公开对话时大相迳庭,一面倒偏向示威学生。梁振英昨在社交媒体向段崇智校长发公开信,斥段彻底“打倒昨日的我”,对公开会面时学生的嚣张粗鄙、跳上枱面撒溪钱等恶劣行径,丝毫没半点批评,认为“只是为了你个人的解脱,用香港的俗话,是‘缩骨’、‘甩身’之举。”

学生逼校长表态反黑为白

对于近月以来各大学的部分学生、校友和教职员等一直咬着各校校长不放,逼迫校方表态支持所谓“五大诉求”,谴责警方等等行径。梁振英认为“过去四个月的违法和暴力运动,是政治问题和国际关系问题”,指有关人等“要的不是学校的所谓支援,而是通过压迫校长表态,将违法行为反黑为白,在校园内外确立运动的正当性,鼓动更多学生以违法甚至暴力行为和香港揽炒。”

梁振英对段崇智的多个观点逐一提出质疑(见表),表示自己虽然不是中大校友,但“教育兴亡,匹夫有责”,为了下一代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所以撰写公开信。他认为最能够保护中大学子的是他们本人,“一如黎智英等人的子女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人唆摆,不被捕、不受伤、不入狱一样,这些有为的青年人因此都不需要任何校长保护。”

梁又请段崇智揣摩一下中大学生会公开地“提醒段校长,公开信只是一切支援工作的第一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并指出“近年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都是玩政治的,当中还有无耻无敌的高手,但不是每个大学校长都是懂政治的,段校长,你有没有入错行?”

林郑:爱护学生应寻求真相

梁振英对段崇智的公开信中最后一段“不管前路多艰难,大学会坚守传播知识、服务社会、培育品德的使命,让校园成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会放弃教导同学博文约礼的精神。”表示同意的同时,提醒应该加上“知法守法、独立思考、从理不从众和多尊重国家”。

林郑月娥昨日亦回应事件说,爱护学生,就应该如他(段崇智)在信中所说,寻求真理或真相。她认为若有关学生自觉遭受不公平和不公义对待,段崇智应鼓励他们透过现行机制挺身投诉,一方面说出自身掌握的情况,之后再审视其他证据。

梁振英逐点批驳段崇智

图:梁振英批评中大校长段崇智公开信所言是“缩骨”之举

利用大学干涉审判?

段:对于部分同学就其被捕后的经历,向我表达的强烈诉求……各方都期望大学凭藉其公信力、影响力,让有关事件及受影响同学得到最公平的处理。

梁: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后续的检控和审判都有独立的机制和程序,你的意思不是用大学的“公信力、影响力”干预独立的检控和审判吧?

了解同学有否犯法?

段:我们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联络被捕的逾30位同学,详细了解他们在被捕后遇到的种种情况……以上都是同学亲自提出的指控……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件,在查明细节后,警方必须有清晰的交代和恰当的处理。

梁:同学们既然信任大学,向大学亲自提出指控,未知你和大学管理层有没有在“了解被捕后遇到的种种情况”的同时,顺便了解一下这些同学在被捕前的行为:他们有没有掟砖?有没有放火?有没有掟汽油弹?有没有破坏地铁站?有没有袭击警察?有没有毁坏大中小型企业的商店财物?有没有煽惑他人?如果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责任同样了解一下?如果你知道,你会报警吗?

为何要机制以外跟进?

段:希望行政长官考虑针对现时大学已掌握初步资料的约20宗个案,在现有机制以外作出严正跟进,让法治精神得以彰显,让信心得以重建。

梁:什么是“机制以外”的“严正跟进”?为什么要在“机制以外”?是因为被捕人士是中大学生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大学生比其他人更为平等吗?

校友家长怒斥失学者风骨

有中文大学的校友及学生家长昨先后发出“致段崇智的公开信”,校友在信中逐点批驳段崇智公开信的不当内容,质疑段让人觉得为了能安稳坐完任期,不惜讨好和盲从学生,令读者觉得校长对学生仁慈和爱护,却不顾教育工作者应有操守与大学校长的社会责任。校友直指段有欠学者风骨,“怪不得有校友登报暗讽‘宜诫翻奖、应诃反笑’!”

未审先判 姑息养奸

中大校友梁建锋更通过社交媒体,在加拿大越洋直播,批评段崇智公开信内容,指段将中大“正式改造成暴动大学”。

校友指出,段的公开信缺少了很多应有的内容,包括对警方没讲过一句公道说话,反而有“未审先判”的责难意味,对学生“姑息养奸”。

另一篇以“痛心的家长”署名的公开信指出,作为家长,希望孩子学到专科知识以外,还有做人道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段不但没有让入世未深的年轻人按照教训做好应该做人的基本要求,段本身甚至明辨是非能力也缺乏!“在这批人士的压力下,你的学者‘风骨’去了哪?”

中大校友致校长公开信

段校长:

作为中文大学的校友,看见校长的公开信,自感无法不动笔表达几句忠言。阅后发现校长完全站在学生立场,企图以“感性”盖过“理性”来处理事情,主要目的是令读者觉得校长对学生仁慈和爱护,且尽心支援和教育学生。

可是,如果以“理性”来分析,校长这封信就完全经不起考验:

(1)没叫学生以后应远离“危险”;

(2)没有提醒学生按法治去争取诉求(这已可暗示学生应和暴力割席);

(3)没有就某些同学前言不对后语之处提出疑问;

(4)关于警方,校长没有讲过任何一句公道说话,“如明白警察……”等,反而在言词间已有“未审先判”的责难意味。

以上种种,就成了对学生“姑息养奸”了,这是对校长公开信的简略批评。

而基于立场偏颇,成立所谓“紧急支援”,令人觉得不是为学生解决法律、心理和现实困难,而是为学生撑腰,动用所有资源让学生继续搞乱社会,那么社会又怎会平静下来??!!让人觉得完全置社会责任于不顾。

校长公开信让人觉得为了自己能安稳坐完任期,不惜讨好和盲从学生,不顾教育工作者应有操守与大学校长的社会责任,怪不得有校友登报暗讽“宜诫翻奖、应诃反笑”,实在有欠学者的“风骨”!犹记得蔡元培先生于五四后痛斥学生的过分行为,更毅然辞职以明其志,不知道校长是否觉得也到了需要明志的时候,以保中文大学博文约礼的校风于风雨飘摇、大树将倒之际⁈

校友 谨上

(标题为编辑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