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旅美学者:克什米尔和加泰罗尼亚对香港的启示

香港乱局持续逾四个月仍未平息,其间发生的两件国际大事令人深思。

第一件是发生在今年八月,印度突然废除克什米尔“自治地位”,一下子引发南亚的紧张局势。

查谟─克什米尔原本是英印治下的一个土邦。1947年印度独立时候,英国人主导的印巴分治计划,让各邦自由选择加入印度教为主的印度或伊斯兰教为主的巴基斯坦。君主哈利.辛格试图让克什米尔保持独立,成为另一个“瑞士”。英国撤军以后,亲巴基斯坦的普什图族部落和巴国士兵组成的军队试图控制克什米尔,辛格逃往印度,在10月27日与印度政府签订条约,宣布整个克什米尔并入印度。印巴爆发克什米尔战争,最后的结果是巴基斯坦占领北部,印度占领南部至今。

印度铁腕治理直辖区

印度属于特殊的混合联邦制的国家,行政区域分为中央直辖区和邦两种:邦有一定的自治权力,直辖区则完全由中央控制。克什米尔(南部)加入印度之后属于“邦”,但根据印度宪法第370条,享有“特殊地位”,享有的自治权力比一般的邦要多得多。可是,以后克什米尔的地位不断下降。最初,克什米尔还保留王公的称号,原君主辛格的儿子被任命为摄政王。1952年,王位被废除,小辛格的头衔变为“主席”,1964年进一步降为“总督”。在加入印度之后,印度通过发布49条总统令,不断侵蚀克什米尔邦的自治权力,逐渐架空了邦政府。

印度总理莫迪上任以来,印巴关系逐渐恶化,克什米尔地区冲突重新加剧,莫迪就构思加强对克什米尔邦控制的政策。本月31日生效的《查谟与克什米尔重组织法》,不但克什米尔没有了高于普通“邦”的“特殊地位”,还干脆被废除了“邦”的地位,变为中央直辖,完全丧失了自治的权力。

香港的情况与克什米尔有可以类比之处,两者均在宪法的架构下享有高度自治的权力。但两国中央政府的对两者态度显然有异。中国中央政府不断强调要坚持“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印度中央政府却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悍然废除了克什米尔的自治地位。

号称“全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对克什米尔的“粗暴”做法并非个例。葡属印度(果阿、达曼─第乌、达德拉─纳加尔哈维利)有长达450年的葡治历史。1961年,印度收回三地的时候,不但没有根据实际的情况让它们高度自治,反而连“邦”的地位也不给,直接中央直辖。相比葡属印度,香港和澳门能拥有“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真是非常幸运。

第二件就是2017年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的后续。上周,西班牙最高法院裁定九名推动独立公投的加泰自治政府领袖煽动叛乱罪成立,判处监禁9至13年。

2017年加泰罗尼亚领袖在西班牙中央强烈反对下,强推“独立公投”,虽然参加公投的人中的赞成比例超过九成,但投票的人不到合格选民的一半。即便在加泰原先的公投法律中,这样的结果也是无效的。可是独派领袖依仗议会人数优势事先“搬龙门”,修法取消的投票率的有效门槛的规定。结果这样的公投就被独派领袖承认为“合法有效”。紧接着,就宣布加泰独立,引发西班牙的宪政危机。

西班牙虽为民主国家,但对“加独”一点都不手软。政府宣布不承认公投结果。首相拉霍伊更援引西班牙宪法,中止了加泰的自治地位,并派出军队接管加泰的政府机构。在加独闹剧中,几乎全世界的国家都站在西班牙政府一方,包括一些传统上高调支持“民族自决”的西方国家。

西班牙严厉打击“加独”

独派领袖加泰政府主席普伊格德蒙特逃走到比利时,没有逃跑的独派领袖都被检控。这次宣判结果在大部分西班牙人看来并不过分,毕竟西班牙法官只是依法办事。但在加泰掀起支持独立人士的怒火,除了大规模游行,又堵塞机场、攻击警察总部,破坏部分交通设施。结果西班牙警方一点不手软,出动警棍和橡胶子弹,第一天就有131名示威者受伤。

与西班牙警察相比,被香港泛暴派抹黑为“黑警”的香港警队处理手法明显克制得多。同样是对堵塞机场的处理,在香港暴徒堵塞机场时,警察基本不干预,只是后来部分暴徒攻击无辜内地旅客时,才冲进机场救人。

西班牙已经如此,更不提其他国家了。就近期发生的几个事例就清楚不过。印尼示威头几天,警方就出动实弹,至少五人被打死。伊拉克和苏丹的示威,死伤更难以计算。香港示威暴动已经进入第四个月,至今还是零死亡,足以证明香港警方的克制。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和世界其他地方对比,就不会感受到,生活在“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中的香港是多么幸运。希望香港能尽快结束混乱。

作者:顾镰墨 旅美学者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