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当前三种最可恶的人

在这几个月香港出现的动乱中,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我在二○一七年写“香港,你的明天在哪里”有详细描述,这里我就不再重复。但我认为在动乱中出现了三种人是最可恶,这里希望提起各方注意。第一种是鼓励中学生罢课和上街的幕后推手,第二种是公务员(公职人员)上街搞事的人,第三种是一直煽动年轻人上街暴力抗争的幕后指挥者(“金主”)和他们的文宣,包括部分本地和国际传媒。

推青少年去死的教师社工

2002年联合国通过的一项儿童保护公约的附加条款生效。根据这项法律,不允许强征17岁以下的少年入伍;自愿入伍者必须年满16岁才可接触武器;不允许18岁以下的少年直接参加战争。但现在香港出现越来越多中学生受到诱惑、鼓励上街。究竟谁是幕后推手?是老师?是学校社工还是谁?起码我们看到是部分学校老师不单没有想尽方法去阻拦学生上街,反而好像是推波助澜。近期被捕不少是16岁以下的学生都是因为参与打烂店铺,袭击警察的暴力行为。从五四以来有学生参与的群众运动,都少不了中学生。但难道我们眼见香港尚未成年的学生全副装备手持器械走到街上与警察搏斗,不应该制止而鼓励吗?这些幕后推手无论他们是谁,他们的行为与塔利班、ISIS这些国际恐怖分子有本质的分别?

经过几个月的“抗争”,香港多个行业受到重创。但有一小撮公务员或政府资助机构的工作人员下班和周末就上街搞事。虽然我不知道真正数目有多少,但看来不是少数。按照香港法律,我们都有参与游行集会的权利,但前提是游行集会是要得到警队的批准,而且更重要是和平的游行集会。非法的示威和用蒙面来进行下半场的破坏活动就是另一回事。这些公务员如果有种的,就应该辞职或起码请长假才参与,不然就是吃里扒外的“二五仔”。这些人月月有人工,但就去打烂别人饭碗。还有一些公务员包括政府医院的医生虽然不一定有上街,但他们在工作中并没有主动配合警队镇暴工作,反而不时阻拦警队工作。这些新闻都有报道,我不再描述。

第三种是一直煽动年轻人上街暴力抗争的幕后指挥者和文宣,这部分还包括一些本地、国际传媒、本地专业团体。他们无视甚至美化“抗争者”暴力行为。他们口口声声维护公民权利,却对那些不同政见者横加指责。支援“抗争者”的法律人士与记者,声称“暴力有时或可解决问题”和发表文章公开为暴力分子动用“私刑”辩护。为了维护暴力“抗争者”,他们一而再制造攻击警队的“新闻”。他们给了“抗争者”一个错误的资讯,以为全世界都在支持他们暴力行为,他们就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理应及早止暴制乱,却没有采取果断行动,并持续容忍暴力的升级。这个我部分同意,但特首已经撤回修例,也公开道歉了。就算她马上下台,问题能解决吗?现在决策官员出现的问题是能力问题,不是态度问题,也不是他们在搞阴谋诡计。林郑不一定是一个政治家,她没有及时做出调整策略或进行妥协,只继续做她自已认为适合的事,最终弄出大麻烦。但有一点需要说明,“抗争者”相信早有既定剧本,暴乱迟早会在香港发生,修例风波只是一引线而已。

也有其他香港朋友在说,特区政府答应这些年轻人的诉求不就成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得好:“这些诉求主要是想羞辱与推翻政府”。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这句话适用于大部分香港人,过往一直对政治冷感,现在180度转为发政治“高烧”的香港人,但他们却不知道政治这潭水有多深?我相信香港没有人有胆量说他的政治观察力能够与李显龙比较吧?

那决策官员应该做什么?现在除了一直支持政府的人,开始有越来越多专业人士包括医生、律师和国际传媒开始对暴力和乱象说不。九月底,香港著名医生方正平曾经发出个人声明“今早看见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发出对警员开枪事件的谴责声明,简直令人怒不可遏。在事件上,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在未深入调查了解整件开枪事件之前因后果,便对事件作出片面的指控,未审先判,其表现出的轻率鲁莽,实非专业医生应有的态度,在上次‘爆眼女’事件中,已经如此。另外,在那么短的时间,以协会名义发出谴责声明,令人十分怀疑有否对会员作出充分谘询,以确保谴责声明内容代表大多数会员的意见。”

10月15日,曾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副主席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发表个人声明,不满大律师公会“对示威者暴力保持可耻的沉默”。

止暴制乱要有软硬策略

现时特区政府应该使用的是“忍辱负重”方针,具体策略是“稳定队伍、组织群众、重视文宣”,这里面就有一手硬一手软策略。硬的如警队行动就不需我多说,但需要尽快稳定公务员队伍,使得公务员队伍能够全心全意支援特区政府和警队止暴制乱;同时特别要组织并保护好敢于站出来向暴力分子说“不”的一般市民。软的方面,特区政府要让港人意识到“抗争者”使用童兵的可耻;第二是要在文宣这个战场投入精力。现在特区政府在这几方面,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我认为现在不是问责决策官员的适当时机,现在重点是止暴制乱,这个工作还是需要决策官员指挥,这也给他们一个“立功”的机会。但特首与一众决策官员可以考虑拿起更大的担当,在这个动乱时期与市民一起承担,自动减薪,直到社会回复平静。相信香港民众不分政治立场。没有不赞成的,最好减薪也包括那些一天到晚只会示威、搞事的议员。”当然特首也可以表明在社会回复平静后她可以考虑采取更多措施。

最后我希望通过这次事件,香港的青少年能够在政治上成熟起来,保持政治热情,把眼光放远放大,放弃一蹴而就的天真幻想,准备做艰苦细致的工作,正视自己是中国人的身份与内地同胞同心同德,在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发挥作用;也期望中央政府能够正视香港在实行“一国两制”面临的困难,既然是“一国两制”,就要充分理解其差异,严格遵守各自不同的规章制度,而核心在于价值观;未来的香港也应该认真检讨一下,在法律、教育、医疗、传媒能否最大限度“脱政治化”,保持中立和专业。我这些期望是否有点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作者:罗海雷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