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校园欺凌严重 “零容忍”得把口

曾健超公然鼓吹欺凌警察子女的行為。曾健超fb截圖

曾健超公然鼓吹欺凌警察子女的行为。曾健超fb截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校园欺凌严重,纵使教育局不断声言“零容忍”,惟政策措施成效备受质疑。香港《文汇报》整合资料,分析香港与台湾两地校园欺凌情况,当中香港中学生受欺凌比率超过三成属全球最高,较文化相近的台湾高21个百分点,而后者亦是全球最少欺凌地方之一。事实上,台湾在近10年间落实强制通报、专线举报、第三方监察等五大招数应对欺凌,令情况显著改善,相比起来香港只做到当中“校本”一招,欠缺其他有效措施,让欺凌问题死结难解。

校园欺凌禁之不绝,在社会动荡撕裂的今天,更衍生出针对政见不同者及警察子女,鼓吹杯葛甚至攻击的威胁,令学校欺凌危机雪上加霜。香港文汇报整合多项国际及本地研究资料,分析港台两地的校园欺凌及应对状况。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7年发表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研究,香港15岁中学生一个月内受欺凌数次或以上的比率高达32.3%,属全球最严重。不过,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校园欺凌比率却只为10.7%,是全球第二低的地方。香港与台湾文化相近,但欺凌比率却高出21个百分点,应对校园欺凌政策措施的差异,被视为当中关键。

立法会资料研究组“信息述要”便显示,台湾于2012年推行规管改革,落实强制通报、专线举报、实时调查、第三方监察、校本政策等五大招数应对,显著遏制欺凌情况。

反观香港,学校欺凌个案持续出现,教育局以“零容忍”为口号的反欺凌政策成效备受质疑;而对比台湾的五大招数,香港仅仅只能做到校本政策这一点。立法会议员及教育界都指,台湾政策足见其打击欺凌的决心,认为香港应全面检讨,于“校本”以外的各方面亦要加大力度,才能更有效保护孩子。

由于无强制学校通报校园欺凌个案,教育局只透过中小学训育及辅导个案问卷调查收集相关资料,数据被质疑欠全面。局方数字显示,2017/18学年中小学涉及校园欺凌个案的学生有202名,较2016/17学年的124名大增逾六成,不过相比2013/14学年的254名则下降约两成。而教育局于2017/18学年始增设“网络欺凌”分类,额外涉54宗个案,加上“传统”的校园欺凌,问题似有恶化趋势。

欺凌或损校誉 学校倾向淡化

而“信息述要”亦指,香港的校本政策要求各校订立举报机制和处理程序,但因无须向局方呈报所有欺凌个案,加上欺凌案件或有损校誉,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学校管理层倾向淡化事件,甚至指鹿为马,辩称欺凌行为只是学生之间的“嬉戏”。另由于香港缺乏简便、保密和可信任的举报机制,学生一般不愿举报,甚至少于一半的欺凌受害者会向朋友、家长及教师求助。

另外,纵使局方建议学校采用自愿性质的“全校参与模式”机制打击欺凌,但因在考试主导的教育制度下,学校管理层及教师往往以较低的优先次序处理欺凌问题,故校本政策成效不彰。

教师处理欺凌能力亦是一因素,“校园欺凌”是教师学生培育及辅导证书课程的必修内容。但由于学校仅指派训导教师参与相关培训,故截至上学年,只有3%、约1,700名教师完成相关培训,反映大部分前线教师均缺乏处理欺凌案件的训练及经验。

打击欺凌港成效不彰因素

一)教育制度以考试为主导,学校管理层和教师以较低的优先次序处理欺凌问题;

二)缺乏强制通报和第三方监察机制,学校因而倾向淡化欺凌事件,以减低对校誉影响;

三)缺乏简便、保密和可信任的举报机制,令学生一般不愿举报欺凌事件;

四)学校多指派训导教师参与欺凌相关培训,前线教师欠缺训练或经验处理欺凌事件。

■资料来源:立法会“信息述要”

教界吁订指引助师正确评估跟进

早前有大量校園欺凌短片曝光。資料圖片

早前有大量校园欺凌短片曝光。资料图片

因应本港反校园欺凌的不足,教联会主席黄锦良认为,教育局有必要建立有效的通报机制,以便及时转介专业人士处理,而随着社会动荡,教师需要处理因不同政见而引发的欺凌个案,局方亦应订立更清晰指引,协助教师进行正确评估和跟进,保障学生安全。

黄锦良表示,教师遇到疑似欺凌个案时,需要花时间了解和调查,要仿效台湾“24小时内”通报执行上或有困难,但香港亦应该按实际情况设立更有效的通报机制,以便跟进及处理欺凌个案。他形容,学校教师有如“守门员”,为防止校园欺凌个案把关,提醒校方、教师需要以学生福祉为依归,不要害怕会影响校誉而逃避欺凌问题。

他相信,普遍老师都会以学生为重,积极应对校园欺凌,而受社会对立气氛影响,学校亦可能要处理因不同意见或立场而出现的问题,“改改同学花名、不请某人吃零食,这需要如何处理呢?校巴驶出了校园,车上出现的又算不算‘校园欺凌’?”他认为局方需要订定更清晰的指引,协助教师有效评估和跟进。

一直有跟进校园欺凌问题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则指,台湾对欺凌的态度明显较香港更严肃,亦有更大决心打击欺凌,例如当中的强制通报,便可确保处理欺凌个案时不会有漏网之鱼,更有效做到“零容忍”,同时亦向社会传递“欺凌事件终会曝光”讯息,对预防欺凌也有阻吓作用,值得香港研究效法。

张国钧表示,与台湾以5大招数全方位反欺凌相比,香港只集中以“校本”方式处理,无须将个案上报教育局,令局方较难判断整体欺凌的个案总数及严重程度;而缺乏额外渠道予受害人投诉,学校亦有机会为保校誉而低调处理欺凌事件,让个案未必能妥善处理,也会影响打击欺凌的成效。

张国钧:社会各界有责任抵制

他提到,部分教师或会认为强制通报是质疑学校处理欺凌的能力,所以当局更应要耐心解释,特别是在社会严重撕裂充满对立气氛下,除了学生间欺凌外,来自“外部力量”如社交媒体、校外组织人士的言语欺凌威胁亦增大,处理欺凌的责任不仅在于教师,社会各持份者均有责任共同抵制欺凌。他表示,当完善了校内外申报及监测制度,学校及教师亦可依循机制处理欺凌问题,反而可替教师减轻压力。

【内地】修法增措施 加强防欺凌

对于校园欺凌问题,内地亦同样重视。近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其中一个重点便是针对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问题。

修订草案规定,学校应当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制度,亦要对教职员、学生开展防治学生欺凌的培训和教育。修订草案同时规定,学校应当配合有关部门,根据欺凌行为性质和严重程度,依法对实施欺凌行为的未成年学生予以教育、矫治或者处罚。

此外,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日前亦下发通知,要求开展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需要会同相关部门,加强对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事件特点规律的分析和研究,做到“早发现、早预防、早控制”;同时应加强对校园周边重点区域、重要时段的排查力度;密切家校联系,共同防范欺凌事件和暴力发生。

通知又提出,各地要切实加强中小学生道德教育、法制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进一步严格学校日常管理,强化校园周边综合治理,不断完善学生欺凌和暴力预防和处置机制,为广大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提供良好的环境。

【台湾】昔欺凌严重 改革后减七成

在2010年代之前,台湾校园欺凌亦曾是严重教育问题。在2004年至2007年间,当地有约10%学生面临“每星期被欺凌”,随后接连发生多宗严重欺凌事件,促使当局在2011年修订《教育基本法》设立新机制打击校园欺凌,翌年7月再颁布《校园霸凌防制准则》行政命令,至去年再加入详细指引,完善反欺凌机制。

根据《准则》,台湾学校如接获疑似欺凌个案的举报,须于24小时内通报“教育部”;而“教育部”亦先后设立了24小时校园欺凌举报专线及推出专门网站,为学生提供举报欺凌事件的额外渠道,所有举报个案均会转交相关学校进一步调查。

调查时限方面,台湾当地每所学校须自行成立“防制校园霸凌因应小组”,成员包括校长、教师、社工、辅导人员、家长代表、学者及高中生。当小组接获疑似欺凌事件举报后,要在3个工作日内举行会议,调查报告亦应在两个月内提交予投诉人,并在完成上诉程序后(如有)呈交“教育部”。

台湾的校园欺凌调查亦有第三方监察,当案情严重时,学校会寻求警方和外间社福机构协助,另教育部门亦会定期进行评估,确保所有学校妥善处理欺凌事件。此外,与香港情况类似,台湾学校亦要制订校本反欺凌政策,并每个学期为教师举办反欺凌培训。

港台应对比较

【香港】

欺凌概况:

32.3%15岁中学生一个月内受至少数次欺凌,于54个参与研究的国家及地区中最严重

反校园欺凌政策:

(a)校本政策,“全校参与模式”自愿参与打击校园欺凌

(b)反欺凌运动,半数学校举办“反欺凌日”或“反欺凌周”活动

(c)教师培训,1,700名教师(3%)完成“校园欺凌”有关培训

校园欺凌相关统计:

没强制通报。根据学校训育及辅导个案呈报,2017/18学年,全港涉及校园欺凌个案学生有202名,另涉54宗网络欺凌个案。

【台湾】

欺凌概况:

10.7% 15岁中学生一个月内受至少数次欺凌,于54个参与研究的国家及地区中排第二低

反欺凌法规要点(2012年后实行):

(a)强制在24小时内通报所有疑似个案

(b)欺凌举报专线及网站

(c)实时调查及订定明确时限

(d)第三方监察

(e)校本政策及宣传工作

政策成效:

强制通报及调查后,2011年至2016年间确认成立的欺凌事件数目,由554宗大幅下跌70%至168宗。

■资料来源:立法会“信息述要”、财委会文件、PISA